過於喧囂的孤獨
        過於喧囂的孤獨      Bohumil Hrabal

         有人問我,重讀一本書的樂趣在哪裡?既然情節都早已瞭然於胸,重讀還會獲得什麼嗎?我的答案是:「去除障礙!」,不論是書本還是電影電視,創作者往往會遮敝某些東西而去突顯他所要陳述的重點,並引導讀者到被作者所設下的閱讀目的裡頭,另一方面,讀者也往往會陷入主觀意識而出現閱讀盲點。

       這本書有一段寫得很棒:「我讀書的時候,實際上不是讀,而是把美麗的詞句含在嘴裡,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詞句像酒精一樣溶解在我的身體裡,不僅滲透我的大腦和心靈,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騰,衝擊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在進入這本書之前,作者的這段話或許可以幫忙自己重新拾回閱讀的樂趣。

         三年前第一次看這本書時,很執著於追尋Bohumil Hrabal在文字中想要傳達的中心思想,別笑我!以前的我天真地認為一本書與一位創作者就鐵定有中心思想要傳達,於是犯了讀書過於認真的茫然,而忘了「閱讀者」自我本身的感受,這次我重讀了這本書,感受就是一個「痛」字,痛的來源並非書中這位廢紙站的打包工人的結局,而是從字裡行間所透露出來。

       沒有得到別人的尊重,在別人眼中就是個無用。老碎紙工人漢斯讓我爲他心疼,當他又被主管罵的時候,心中想著:「雖然我不知道要他寬恕我什麼,這就是我的命運;永遠請求寬恕,甚至自己請求自己寬恕,寬恕自己是這麼個人,生來如此……」。被時代無情拋棄的人往往還要背負一些莫須有的原罪,好像這個世界就是因為這些人才變得進步緩慢,Bohumil Hrabal用文字作出很沉重的控訴;老工人做了三十五年的舊書碎紙工,面對大量被丟棄的舊書中,書的墳場中往往也會有珍貴書籍綻放奪目光彩,就像偶爾會在渾濁河水內也有不經意出現的美麗小魚,漢斯不知不覺地從被他救回的書中獲得了大量知識,然而,珍貴書本獲得漢斯的救贖,但是書上的知識卻一點都無法回報在這位老工人上面;一如Bohumil Hrabal用鼠輩來嘲諷現實社會:

       「只要掀開鐵蓋到井底,到處到處都在進行一場老鼠的最後戰爭,看起來煞是最後戰爭,它將以一片歡呼告終,然而一旦找到什麼證據,一切便將從頭開始。」、
      「為了使語言也成為血淋淋的肉,我翻開了尼彩『瞧!這個人』。」真是對近代的思潮作了相當的嘲諷,法西斯v.s資本主義、法西斯v.s共產主義、資本主義v.s共產主義、東方資本主義v.s西方資本主義…..這些包裹著華麗哲學外衣的鬥爭一如捷克下水道那兩派老鼠的戰爭,勝利的一方將有文字的闡釋權。

        那位將自己肖相與歐巴馬並列在自家售屋廣告的炒地皮大亨,無動於衷,若無其事,繼續受信徒的膜拜,因為他得到了文字的勝利,他決定了那些文字該被丟棄到新穎的高速碎紙機中。

        痛的是當這個城市引進了更大的廢書處理機器時,一如社會有了更大的毀滅力量,可以更有效率地丟棄那些必須被丟棄的事物與價值時(這不禁讓我想到希特勒對猶太人的態度),新的年輕工人對於老機器和老工人的嘲笑態度;而老工人所信賴的書本竟然沒有一本前來解救,作者Bohumil Hrabal在這些文字中所流露出的感情,字句直接刺入讀書人的心中。

       本書中最好看的段落就屬於耶穌與老子的那一大段諷刺的詩篇:
      「耶穌不停地登山、老子卻早已站在山頂。
          耶穌神情激動一心想要改變世界、老子卻與世無爭地環顧四境。
          耶穌通過祈禱使現實出現奇蹟、老子則循著大道摸索自然法則。
          耶穌置身於充滿了衝突的戲劇性處境、老子則在安靜惪沉思中思考著無法解決的矛盾。」

        看這本「過於喧囂的孤獨」,請忠於自己的感受,也請將一字一句的慢慢唸出。有機會的,兩三年前後再去讀一遍,你將會發現「這本書,怎麼不一樣了!」


       評:五顆星。

      
五月份要寫的書評:

上億資金怎麼玩? (重讀)
廚房  (重讀)
夜間遠足(重讀)
穿條紋衣的男孩
繼承失落的人
盲眼刺客
奧杜邦的祈禱  (重讀)
死神的精準度 ( 重讀)
波上的魔術師  (重讀)
砂之器   (重讀)
點與線  (重讀)
D之複合  (重讀)
白夜行  (重讀)
超完美!日本鐵道旅遊計畫 (重讀)
火車(重讀)
一郎二郎
深夜特急
遺愛基列
沉向麥海的果實
退休酷斯拉(重讀)
第八日的蟬
波上的魔術師(重讀)
24個比利
北方夕鶴2/3殺人(重讀)

購買過於喧囂的孤獨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