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器 松本清張

         購買砂之器


      「用砂鑄成的名器, 是如此地不堪一擊。」

       不知道是第幾次重讀砂之器了,我記得上次閱讀本書已經是三年前,而我這三年來卻不知不覺地遊歷了書中所提到的一些日本地區,像今西刑警到出雲查訪死者身世所經過的琵琶湖與福知山,搭著中央線將血衣剪成的碎片沿著大月、相模湖一路從火車車窗丟棄到荒野之中;還有刑警為了辦案而造訪的伊勢神宮和北陸山中溫泉;看到這些熟悉的偵探旅情對照自己的遊歷經驗,松本清張和讀者的距離感無形中就越拉越緊密。

     「砂之器」應該是台灣四~五十歲推理迷的共同記憶,它是民國七十年代初期的最紅的兩齣日本電影之一(另一片是里見八犬傳),影片中的那對麻瘋病父子在五十年前日本山區行乞,搭配雪國的場景,松本清張的砂之器是許多推理迷的經典,也由本書從此陷入日式推理世界而無法自拔,而這本經典也替日本推理小說開創了新局。

        松本清張說故事的步調緊凑但不會繁瑣,劇情有高低起伏的張力但不會撒狗血,特別是這本「砂之器」,從書的中段就大概知道兇手是誰,隨著今西刑警辦案一一抽絲撥繭地融入松本清張所要講的…..命運;命運之網沾染了眾多的無奈心酸,尤其是今西刑警到的山中溫泉的偏遠山村探訪,那裡的山村荒涼貧瘠,僅剩老人與小孩,今西看到的那個衣著骯髒的男孩:「一隻眼睛已經全白,另一隻眸子很小,今西看到這番景象,不由得嚇了一跳。」,山村是兇手的出生地,男孩猶如兇手童年的寫照。骯髒的男孩脫離不了貧窮,但兇手離開了山村,隱藏貧賤的出身及內心的自卑,為了出人頭地的他,不計一切手段、爭名奪利、攀緣附貴,為了擺脫不堪的過往而出賣靈魂;砂之器長達五百多頁的篇幅中除了主軸的故事以外,出場的大大小小人物都刻畫的十分清晰,故事的鋪陳相當有畫面感,內容中的任何一個小片段都會讓讀者產生一波波的閱讀樂趣與餘蘊之回甘。

        人往往可以戰勝命運,但卻無法正常地面對它。人的命運總是有缺口,但是別用出賣靈魂的方式去遮掩。想一窺日本推理小說的「人性世界」,就一定要從這本書開始,如果你想問我「為何那麼喜歡日本推理小說?」。答案就是「砂之器」

        評:再給一顆破表的六顆星吧!近十年被我看過的近兩千本書當中,有資格獲得破表的六顆星,到目前為止只有三本:「砂之器」、「偷書賊」與「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三本,我想終其一生,這類經典大概找不到十本吧。

購買砂之器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