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達尼號是一艘散裝貨輪,鐵達尼號到底是怎麼沉沒的。

官方的說法是,由於鐵達尼號在琉球外海遇到強烈颱風"響馬"的侵襲,最後由於船身傾斜,整艘船就沉沒在琉球的外海,靠近釣魚台列島的地方。

添總,大豆價格一直上漲咧,前一陣子才600美元,這兩個月已經漲到800美元了。

張郎說:要不要我們也搶在漲價錢進一船大豆回台灣?

添總回答:大豆不可能一直漲的了,我不做空已經算便宜他了。阿郎,你等著瞧,兩個月後,一定會回到600美元。

由於國內的大宗物資很多都是統一採購的。所以擁有採購權的公司來頭都不小。

添總在五年前,借由王子復仇記的主角的幫忙,經過裡應外合的結果,好不容易趕走前公司派的王董,在王子的幫忙下,奪到這家公司的經營權,並瓜分到這家公司董事長的名位。

雖然以目前的市價來計算,公司的庫存已經漲了33%。但是添總還是擔心,以公司公司的倉庫內還不及一個月的庫存來說,可能一下子就銷售完畢,到時候被軋空,被迫補進高價大豆,一定會被同業笑掉大牙的。

尤其是同業高老大一向對添總的經營能力質疑,甚至公開恥笑。這口氣添總是一定不能忍的。

現在是我倆較勁的時候了,高老大一直看多大豆,而添總則認為此波上升是人為的炒作。看著高老大拼命借錢買進大豆,添總一付不以為然,並認為高老大一定會為此付出代價。

阿郎:我告訴你,高老大這次拼命的借錢,一定會被庫存壓垮。同時,在兩個月後,由於實質需求不強,國際對衝基金,一定會翻多為空,會做反方向的炒作,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眼睜睜的看著高老大他們公司,不但必須承認鉅額的跌價損失,而且由於銀行緊縮銀根,可能由於周轉不靈而宣告倒閉。

做生意,不能太有保握,留一點後路比較好。阿郎你等著看,我們到時候就可以用一半的錢,買價高老闆他們公司。

添總雖然在食品業及飼料業打滾了大半輩子,依照他的經驗,這次大豆的上漲,純是人為炒作,再沒有實質的需求前,這樣的高價是撐不久的。

果然如添總所料,大豆的價格,然到了800美元後,救回檔到750美元上下徘回兩個禮拜。

張郎說:添總,您真是料事如神,看來不久高老大他們公司一定會因為重壓大豆而周轉不靈。添總,您看,要不要放空高老大他們公司呢?

添總說:你看著辦吧!為了避免政府認為我是禿鷹,我是絕對不會公然下手放空的。

然而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大豆居然不迭反漲,直奔1000美元。

張郎由於放空被軋的嘎嘎叫,來到添總面前,有氣無力的說:添總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怎麼大豆價格不跌反漲呢?

由於一連串的看錯大豆的趨勢,添總最近在同業與媒體逐漸成為笑柄。

我也沒辦法阿!我怎麼知道"雷神"汽車公司,居然發明了豆油、天然氣、汽油、電四合一的汽車,一下子大豆都被送去提煉豆油了。

說著說著,添總也開始憂心,公司的大豆庫存不足,可能被迫補貨了。

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和王子聯絡一下。

"是,是,我照辦!"掛掉電話的添總,一臉喪氣的說。

"王子要我們趕緊進一船大豆!"

張郎說:可是添總,現在大豆已經1000美元了,還可以進嗎?

添總說:我也是覺得目前價格太高,一定會有技術性的回檔的,先不理王子的吩咐,下星期再說!

但是,天不從人願,居然在這個星期,全世界產大豆的地方,不是旱災就是水澇。一下子大豆就飆到1400美元。

添總由於太晚下訂單,還被王子噱了一頓。

結果當日作成決議,由添總的公司以1400美元的價格下一船的大豆訂單,委由王子的散裝貨輪公司運送。

當大豆從美洲出港時,大豆已經漲到1600元了,添總好生歡喜。雖然當初為了與高老大較勁一路"說空"大豆,但是事到如今,情勢比人強,反正有賺就好,也不用去鬥嘴了。

問題在於,當鐵達尼號開到夏威夷時,忽然傳岀"雷神"汽車公司汽車,在加大豆油時,引擎運轉不順,目前全面回收該款汽車,由於此一消息,大豆跌到剩1300美元。

"王子老大,我看這船大豆可能會賠很多喔?當初我堅持大豆純屬人為炒作,您就逼我進貨,現在大事不妙了"

王子電話中悶悶不語,因為鐵達尼號是以美金貸款的,現在美元一直升值,他們公司的匯損也是很嚴重的,看來本業的會損嚴重,轉投資添總的業外投資損失在第三季季報也會很難看。

當鐵達尼號開到關島時,大豆剩下1200美元。這個時候,添總還有王子只能在俱樂部裡喝悶酒,大老闆得心裡在淌血。

接著當鐵達尼開到琉球時,大豆跌到剩1100美元。但是幸虧老天幫忙......
這個時候,強烈颱風"響馬"來報到。

結果船在琉球外海不堪強颱"響馬"的侵襲就沉了!

添總和王子收到船沉的電報,嘴角上揚,露出詭異的微笑?

如果我記的沒錯,當初是保額是用美元計價的。

CPA168's blog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