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為了讓法拍者感到害怕,有時候黑道會介入,得標者看到一堆身上刺青、滿臉橫肉、穿著黑衣的彪形大漢坐在自己拍賣得手的屋子內,往往會心生畏懼而乾脆就付上大筆的搬遷費,以求趕緊交屋息事寧人,但近年來政府也知道這類行徑,只要租賃者牽扯到黑道恐嚇,公權力就會強迫介入來保護善良的法拍投資人。

 

   但姚莉莉與王銘陽卻搞出「假黑道」的新伎倆,王銘陽以前曾經是拳擊的國手,認識了一批拳擊手,但拳擊這運動的出路相當有限,王銘陽隨便一召喚就找到四五個以前的拳擊夥伴,開出來的條件是「免費住宿外加每天兩千元乾薪」,這些拳擊朋友什麼事也不用作,只要晚上在王銘陽的居屋處睡覺,遇到法拍得標者上門時,大家只要身穿黑色西裝、貼上刺青貼紙,裝出一付凶神惡煞臉孔,坐在客廳抽菸喝酒就可,不用講話不用動手,什麼事情都不用幹,也不能幹。

 

「就算對方找警察來,我們客廳有全程錄影,就可以證明你和你的弟兄只是很單純地在客廳聊天,並接受所謂的模特兒訓練,況且我們還有合法的訓練公司執照啊!警察上門也找不到任何證據指控我們是黑道。」一切似乎都在姚莉莉的掌控中。

 

   「yoyo!嗯..這個..可是..」王銘陽還是有些擔憂。

   看了眼前這個宛如扶不起的阿斗男朋友,yoyo嘆了口氣說下去:

「別擔心,對方那個得標者很相信我,況且我已經查過客戶的背景,他的姐姐是市政府的都發局長,我們不要臉,他幹局長的姐姐可是要臉,這種事情,對方比我們還要擔心把事情鬧大,況且,更不用擔心對方請真的黑道來,如果都發局長的家人扯到黑道,嘿嘿嘿!搞不好我們還會變成受害者呢!」

 

「你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要露出一付和我熟悉的模樣,知道嗎?」yoyo不放心地再交代一次。

 

   原來yoyo用在星友仲介公司服務的名義,慫恿貪便宜的客戶去投標他們所設局的法拍物件,然後由假扮黑道的王銘陽故意住在裡頭,由於王銘陽的租約完全合法,又看到一群身穿黑衣,咬著檳榔抽菸喝酒的大漢,客戶只能由yoyo出面幫忙斡旋,裝出彼此不認識對方的yoyo假裝的斡旋了幾次,還裝模作樣地故意載客戶面前被王銘陽出手痛毆,假裝站在客戶這一邊,但最後卻雙手一攤告訴客戶,反正買這幾間房子的差價起碼五六百萬,付給對方所開出三百萬的搬遷費用後,還是淨賺兩三百萬啊,不然這樣,為了彌補自己沒有調查清楚的過失,我的仲介費30萬就不收了...等等的話術。

 

「我剛剛打你一巴掌是回敬你前幾天對我打的那一拳。」yoyo為了取信客戶所挨了王銘陽的那一拳,肚子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呢。

 

「時間差不多了,你先回公司,該佈置的都佈置好,一個鐘頭後我會帶客戶進去談,順便先去會會客戶到底帶什麼三頭六臂的委託人來。」這類法拍蟑螂習慣稱「假租賃真詐財」的不點交房子為公司。

 

   yoyo和客戶約好在「公司」街尾的咖啡廳見面,只見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二幾分鐘,有點不耐煩的姚莉莉盯著咖啡廳的門口東張西望,正想撥手機聯絡,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從後面的座位傳過來:

 

「姚莉莉!陳**不會來了!」

   yoyo轉過頭,居然是自己在emba上課的指導教授葉國強,平常腦筋轉得很快的她實在無法在短短的時間內去思考葉國強老師為什麼會出現在此。

 

「這麼剛好,老師也在這裡吃早餐啊!」yoyo露出心虛的神情。

 

葉國強毫不客氣地坐在她的面前,把yoyo在網站上的宣傳網頁丟在桌上:「妳怎麼解釋這件事情!」

 

   這時後才回過神的yoyo,心裡萌生出不祥的預感,這時候她的客戶剛好也傳短訊給她:「姚小姐:我全權委託葉國強老師幫我處理法拍屋的點交。」

 

   虧平日機智過人的yoyo,此刻只能張著嘴巴發不出一點聲音,好像變成個啞巴似的。

 

「妳知道嗎?光是妳濫用我的肖像權營業謀利,我就可以把你告到傾家蕩產。」葉國強先下了馬威。

 

   前一天已經和陳玫儒的弟弟通過電話,大致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葉國強直接開門見山地說:「沒想到你們居然把我教的東西拿來騙人。」

 

在金融圈打滾了幾十年的葉國強,在星友科大開了一門「金融投資陷阱實務」的課,自己多年的實戰經驗傳授給學生,目的只是出於善意,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夠更深層地了解金融業務與法律陷阱,沒想到姚莉莉竟然拿出來當作實戰的詐騙演練。

 

「廢話不要多說,現在就帶我去看那間法拍物件。」

   yoyo心裡的念頭七轉八拐,簡直摸不著頭緒,怎麼也沒想到對方來的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師,如此一來,她和王銘陽之間的關係也無法隱藏,她的一切作法也找不到什麼戲法繼續演下去,只能乖乖地帶著葉國強到街口的「公司」。

 

   走進法拍物件的屋內,不知情的王銘陽看到葉國強,不疑有他的作出最直接的反應:「葉老師,你怎麼會來這裡。」原來,王銘陽也是在星友科大上EMBA課程的學生之一,且葉國強也知道他們彼此之間的情侶關係,如此一來,彼此不熟悉的假戲碼不攻自破。

 

   說完這句話後,看著站在後面鐵青著臉的姚莉莉,王銘陽立刻感到整件事情不怎麼對勁,但說出去的話也收不回了。

 

   那群來這裡扮演假黑道的拳擊夥伴,正好打算要穿起黑色西裝、點起香菸咬著檳榔,滿臉無奈的yoyo一聲令下:

「算了啦!你們全撤了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