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想一想自己還真得是社會的邊緣人

 

有一回,在某私大當系主任的朋友邀我幾度到他們系上去演講,學生的反應還算不錯,於是那位系主任邀請我到他們系上去開個什麼投資實務或金融實務之類的課,幾番邀約後,難卻對方之盛情終於答應了,答應之後,對方請我提供碩士的畢業證書,說是必要的行政手續,我雙手一攤說沒有,對方說連EMBA甚至碩士學分班的證書也可以,我笑著說還是沒有,於是這件事情就告吹了!

 

原來自己屬於低學歷者!

 

有一回,大約是2010~2011年,透過友人和某大出版社連絡,希望對方能出版我的書,那時候,社群網站還沒興起,依舊是BLOG的天下,於是對方希望我能告訴他們,我的部落格曾經得過什麼獎項,沒錯!在2009~2011年那幾年,網路上的確辦了好幾回不同類型的部落格比賽,也搞的有聲有色,但我一聽傻眼了,從一開始,我幾乎就是擔任部落格比賽的評審(以前都不敢講,怕得罪那些被我刷下來的隔主,現在可以公諸於世了),既然是當評審,自己的BLOG自然不曾得過任何獎項。於是,和那家出版社就無緣了!

 

原來自己屬於沒人氣的部落客!

 

還有一回,台灣官方機構和日本某半官方機構合作,某個促進台日觀光的交流平台的常設會議論壇之類的,想邀我擔任顧問或什麼的,我心想主辦單位既然是沒有沾染太多商業色彩的官方組織,於是我欣然答應,沒幾天後,官方的經辦向我索取導遊證照,我笑說沒有,對方以為我搞丟了,說不用正本,只要有導遊合格證照的編號也可,我還是笑著說我沒有導遊執照,於是這件事情就告吹了。

 

原來自己不具有任何旅遊專業!

 

還有一回,某位與我熟識且剛好和我住在同一棟大樓的電視台女主播,她剛好要在某主流電視台開一個帶狀性的財經節目,一來因為這位女主播素來正派,二來基於盛情難卻的鄰居情誼,所以我就答應了,幾天後,該節目的企製向我要資料,包括證券分析師執照之類,我雙手一攤說我沒友分析師執照,於是這件事情又無疾而終。

 

原來自己也不具有財經專業!

 

前幾年,因為法律的規定,上市櫃公司必須設置獨立董事,所以一大堆打算要上市櫃的公司開始瘋狂找人擔任獨董,我某位認識多年的球友找上我,希望我能擔任他們公司的獨董,基於想要多點社會歷練的我欣然答應,幾天後,該公司的股務經辦向我索取「過去三家任職公司的證明」,一聽之後,我傻眼了,我雖然服務過七八家金融業,但這其中的大多數不是「已經被合併成為消滅公司」,不然就是經過數次改名-合併-消滅...,連我都搞不清楚以前所服務的公司到底現在變成蝦米碗糕,怎麼可能要得到服務證明呢?

 

原來我是個完全沒有社會歷練的人!

 

大約八九年前,當時我心念一貪,想要去銀行借點前逢低買進便宜的台股,銀行放款人員向我要薪資扣繳憑單,當場我傻眼,已經當老闆很多年的我,哪來什麼扣繳憑單?我問銀行經辦,股利收入算不算數?當場被婉拒,於是我自然也借不到錢,也好啦!本來就不該擴充信用去投資嘛!

 

原來我是個沒有收入的窮人!

 

前幾天,由於我打算明年採訪一些日本溫泉旅館,採訪溫泉旅館比採訪美食困難許多,如果對方不配合,我很難可以深入旅館去採訪拍照,於是我一一寫了信去詢問我想採訪的溫泉旅館,對方立刻回信表示很歡迎我去採訪,但能不能提供以往我曾經出版過的日本旅遊書籍的出版社名字,我的版稅的收入證明(應該是想要從中去了解我是不是屬於暢銷作家),以及我的書的書名和ISBN編號。我也是立刻傻眼,由於我的旅遊書都是自費出版,既沒顯赫的出版社、沒有版稅的扣繳憑單(我賣書的所得是營業收入)、更沒有ISBN編號,最後也只能傻眼以對。

 

原來我在法律上是個沒有出過書的作者!

 

呀!我如果不是社會邊緣人,什麼才是邊緣人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