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配合演出的黑衣大漢當中有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還故意站到葉國強的面前作出一付想要打人的模樣。

 

「我不管你他媽的是誰,但只要你敢做出任何愚蠢舉動,我保證你們全部的人,未來幾年會有吃不完的官司和賠不完的醫藥費。」葉國強不甘示弱。

 

「你們聽到了沒,全撤了。」yoyo滿臉無奈地又重複嘶吼了一遍。

 

   幾個壯漢你看我我看你,只好悻悻然地離去。

   「你留下來!」葉國強指著王銘陽。「順便把屋內的監視器什麼的都關起來吧!」這些小技倆瞞不過葉國強的眼睛。

 

「一群笨蛋遜咖!這種爛店面,居然用兩倍的租金租下來,你們的本錢很雄厚嗎?」

   yoyo原本以為葉國強會長篇大論地斥責他們,沒想到一開口所說話竟然超出自己的想像。

 

「這樣啦!我想你們也知道買賣不破租賃的道理,我的委託人已經放棄跟妳們談判下去了,他打算承繼原屋主的租約,反正租約還有三年,能收到兩倍行情的租金也挺划算的,你們就乖乖地每個月付幾萬塊房租給他吧!」

 

「這....」yoyo鐵青著臉,這招完全朝自己的死穴點下去,三年的房租還沒付完,yoyo和王銘陽恐怕就得破產了。

 

「依照法律規定,這兩天雙方把租約換一換去法院公證吧!我的委託人這筆帳就這樣解決吧!你們既然喜歡這房子,就安心地住下去吧!」葉國強故意講得很輕鬆:「這事情這麼好辦,那個陳局長真他媽的沒腦筋窮煩惱!」

 

「老師...」連腦子比較駑鈍的王銘陽也感到不妙了。

 

「閉嘴!」

 

「接下來算算我的帳,你們盜用我的名義與照片放在網站去牟利,還有妳,姚莉莉!沒有經過星友公司的同意私自在外面接案,這兩筆帳,今天恐怕算不清楚了。」葉國強裝出一付凶神惡煞的樣子,對比姚王二人,不知情的人恐怕會認為葉國強才是黑道呢!

 

「老師,我們不知道這事情的嚴重性啊.....」姚莉莉東拉西扯地講了一堆,葉國強耐下性子聽完後回了一句:

「這種說詞,去講給智商比你們低的人聽吧!待回兒,我委託的律師會來這裡順便蒐證,是你們作得太過火,別怪我不顧師生情誼。」葉國強看著幾個還徘徊在門口不願離去的同夥:

「或者妳叫他們進來打我一頓出出氣,順便再加重傷害與組織犯罪兩條罪。」說完後便坐在客廳沙發看著手錶,一付老僧入定的模樣。

 

   聽到對方都話都講到這種程度,不知所措的yoyo走到葉國強面前跪了下去大哭了起來:「老師,你放過我們一次,我真的是想賺錢想瘋了,我家境從小貧苦......學歷不高也找不到體面的工作.....我只想賺點錢買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只要你放過我們,你叫我作什麼我都願意....」

 

   葉國強冷冷地看著眼前這位學生,竟能可以一邊崩潰地嚎啕大哭,一邊還故意在自己的跟前露出隱約可見的胸甦。

 

「少來這招,比你漂亮十倍的女人我都見識過。」

 

聽了這話,yoyo啞口無言,目瞪口呆地跪在葉國強面前。

 

   葉國強故意讓yoyo多跪了十多分鐘,讓氣氛緊繃到yoyo真的快要崩潰的前一刻才繼續說著:

「起來吧!萬一被什麼狗仔拍到學生跪在我面前,我也挺難對外解釋清楚。」

    

   聰明的yoyo聽出語氣稍有緩和,立刻擦乾眼淚畢恭畢敬地站了起來:「老師!給我們一條路走吧!」

 

  

「既然大家師生一場,你們既然有悔改之意,我當然也不願意把學生逼到上法院吃官司。」說完後,葉國強從公事包中取出一張支票交給yoyo。

 

「這張三十萬元的支票,是我個人自掏腰包給你們的,被你們坑的客戶可是一毛錢都不願意付。」

 

 yoyo看著支票,不可置信地小聲地回答:「我不能收老師的錢!」

 

「你們搞了這場鬧劇,我估計前前後後的成本大概就是三十萬吧!拿去!至少不要虧本!」

 

   「至於你們盜用我的名義與肖像的部分,限妳們立刻把網頁刪掉,不過呢!我早就有備份,要不要控告?就看看妳們未來到底是不是真心懺悔,至於yoyo妳利用星友房仲名義接案的事情,我已經和陳董講好了,他不會追究,但妳也不用回去上班了。」葉國強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在一旁的王銘陽簡直把他當成活菩薩了,聽到自己不會賠本又能置身事外,高興地手足舞蹈了起來:

 

「算命的說我這個月會遇到貴人,葉老師您就是我的貴人。」

 

   眉頭深鎖站在一旁的yoyo始終不發一語,社會歷練比較豐富的她,根本不相信什麼貴人這種鬼話。

 

「老師!你能不能明講,你到底要我們作什麼事情?」

 

「我問你們,你們真的那麼想大錢嗎?」

   王銘陽熱烈的點了點頭。

 

「你們膽子夠大、心腸也夠黑,不幹大事不賺大錢,白白浪費了你們的天賦。」

 

   葉國強瞄了yoyo的胸部一眼,笑著說:「放心!我不會搞什麼師生不倫或因此要脅覬覦妳的美色。」

 

yoyo嘆了一口氣,她寧可用陪上床來解決問題,此刻,忽然感到緊緊捏在手上的那張支票無比沉重。

 

「我等一下還要去開校務會議,今天下午三點和四點,你們倆人一前一後到學校的辦公室找我,記得,一前一後,不要一起來,知道嗎?」

 

葉國強看著滿臉狐疑的王銘陽,笑著說:「放心!我不會對你的女朋友怎麼樣啦!」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