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的光環~月亮的眼睛

設計/撰文/chin834




明日夕陽


  白銀杵著那對五百年光景以來的鬍鬚,呼嘯的掠過了高空,又拂蜛的轉身過來一躍而到了雲層之上,隨即的從天而降,這時的湖面,起了一圈一圈的漣漪,隨後又即將的平息。入夜,平野屋的山麓上,月光倒影映在湖面;森林裡原有的蒼綠,與草地上原有的白花,抹黑的帶著蟲鳴和夜鷺的叫聲。

  白銀拉著巨長的身軀,左右輕微的擺動著,靜靜的伏貼在水光潾潾的岸邊旁。多年以來,白銀常常來到了湖邊,只看見鬱鬱的黑森林交織著一條雪白的身軀,仰望著星空,對著銀河裡一閃閃正在閃爍的光點咆嘯著。或許沒有人能了解,牠總是孤獨靜默的拂躺著,讓人感覺到世界的沉寂和靜默,雖然來自於奈良的露光泉水,但歲月總是伴隨著木葉村。時間或許是久了,也或許是還沒到來, 此時!只聽見呼嘯的一聲,白銀飛竄的挺起身子迅速的往林子裡一撲,月光正泛著隨風搖動的樹葉末梢,聽見從蒼鬱的黑森林中,從遠處傳來陣陣淒喊的哀嚎聲,隨即又回了過去!是誰又觸碰了白銀的禁忌,這百年來的邪惡,始終無法讓白銀所不允,是千年的仇恨,還是未來護持正義的把持呢?












  夜空上忽然灑下了七枚帶紫銀的流星炫光,劃入了平野屋山麓的後方,隨後即傳來巨聲轟隆的聲響,頓時之間,木葉村從寂靜的睡夜中黯然醒來, 村上的忍者們疾速的狂奔而出,黑夜裡的星空中似乎染了整片的火紅。

  我急忙的尋找著鳴人、小櫻、和佐助,希望他們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空中這時颳起了漩渦狀的光柱,這是音隱村的幻術,我無虞回應於中,只見到野心勃勃的大蛇丸巨蛇出現,我召喚著一角巨鯨,木葉村!一定要撐過明日;但此時已猶如末日的夕陽,早已昏眩的躺在,那滿身佈滿著血淋身軀的白銀鏻尾當中。 












安圖拉之身

  生命的心扉常常是如此的漂泊,人們試著想找回到最原始的純真,卻又是無可奈何!


  回朔過去,得到了安圖拉的封印,在美麗的花開時節,是洋溢青春的幸福時刻;或許白銀曾流有過安圖拉的血液吧!喜歡在瀰漫的風中霧塵裡,尋找生命裡的幻影記憶,然而所有的幻影記憶,也使得這樣的生命歷程,築城在海市蜃樓般的國度,隨時都可以幻塌幻滅,莫非這就是安圖拉的血緣宿命嗎?或許在這樣的國度裡,也不需要有太多的執著;有你的響往,和他人的遺棄。











  北國的雪貂,常常奔竄在合之原上的薫衣草花堆中,嗅著了那樣的味道,我好比的又回到了我的父母親身邊。我看見了滿天星炫的光采,和流雲旋轉的夜空 ,蒼蒼茫茫的夜鳩順著山陵的邊際而飛過,我拉把著鼻涕,臉上卻洋溢著無比幸福的笑容;已無法抗拒眼前的這一切,就算是眼前大好的時刻,也只能凝重的而讓它分分秒秒的走過,現在我已無法分辨。明日的夕陽,該不會就在今夜,就已經提前的到來而結束吧!


  胸口上的血滾落過側脊,滲進了鬆軟的黑泥土裡,身旁的白銀提著將盡精疲的眼神,顫抖的伸出鼻子,撫慰著我孱弱的身軀,我抿著微笑的嘴角,而碰觸到牠的血痕,難道生命將盡,意識裡會如此的安詳嗎?我的眼微望著薩克鐙、托斯鐵、和大舌丸繼續的在村裡驕傲著,突然記憶起雪之國的髮公主那憐人的神采,和那迷空下常綻放花開的銀野櫻。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