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的2006年12月19號有兩件被政治口水淹沒的小新聞:一、中國與巴基斯坦的聯合軍事演習閉幕;二、美國與印度兩國於當天簽署了《民用核能合作協定》,這是美國第一次與未簽署《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國家轉讓核技術,而這是違反美國現行法令的,巴基斯坦隨即要求要有同等待遇。

The New Big Game
    印度與中巴兩國都素有領土糾紛,因此從冷戰時期直至今日中國持續與巴基斯坦進行軍事合作,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巴基斯坦的核化中國是重要推手,同樣的北韓核化與現在伊朗的半核化也是有類似的背景,不過那是題外話了),美國在冷戰時因印度奉行社會國家主義且忙於對抗蘇聯因此一直忽略美印關係,直至90年代後因兩國在軟體業與服務業上有越來越緊密的依存才使美國把注意力放在這個新興大國上,對美國而言與印度交好其實是全球戰略佈局圍堵中國的一個重要部分,中國於江澤民時期即發現美國的這個企圖心,遂於軍事、經濟的雙重需求下努力與印度交好;而美國自911後即極度仰賴巴國的配合在阿富汗邊界進行反恐活動,故美國已努力改善與巴基斯坦的關係,所以南亞現在的情勢是四方各懷鬼胎互相利用,形成新的均衡並開啟了新一輪的「大競賽」(Big Game是指20世紀初英蘇兩國在中亞爭奪利益的活動,80年代時蘇聯入侵阿富汗便是此競爭的思想遺毒,而阿富汗戰爭也造成了後來蓋達組織的興起,這也是題外話了)。
    新一輪的Big Game不僅參與者眾(遠不只上述四國)且形勢複雜(軍、經、外交糾纏不可分)有如戰國時的合縱連橫,其範圍幾乎包含了亞洲全境,在21世紀的今天國際上仍然在爭奪關鍵戰略位置與自然資源,只不過最重要的工具由嚇阻用的殺人武器漸漸轉為自由流動的資金,因此只要小國把握自己的關鍵力量一樣具有同大國一般的影響力。
 
中國苦思石油來源,配合戰略突破
    (一) 圍堵:若您把地圖翻開可發現中國的東北面與東面已被美國的島鏈(包含台灣)堵死,連潛艦在東海都被美日強烈關注,雖然駐守琉球的美軍有後撤至關島的計畫,但新續約的美日安保條約卻把台海一併納入,可見美國仍具圍堵中國的決心只是日後日本將會擔任更重要的角色,這給了日本苦等已久的突破點,可謂各取所需。
    (二) 突破:若您順時針往下繼續看地圖即是東南亞,這便是現在中國用力最深的突破點(不得不如此,不然船開不了多遠都會被監視與關切),今天的東南亞國協(ASEAN)是10+3的結構,即除了東南亞10國再加上中、日、南韓3國(很抱歉,美國與台灣都不准參加,日本是硬槓上中國才加入的)。東南亞就意識形態與歷史上本來就與中國沒多大問題(大家向錢看,像那種懲越戰爭的小事就忘了吧),尤其印尼還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馬來西亞、汶萊亦有不少慕斯林),再加上是美國勢力已退出菲律賓(但美菲仍有反恐合作,只不過美方已無軍事影響力),故中國已規劃了一些引人注意的工程建設(中越紅河大橋已動工了),計畫3條鐵路運輸路線由雲南連接中南半島(越南、新加坡與緬甸)。中國用力之深除了是突破圍堵外也有經濟原因:1.中國已與ASEAN多國在經貿法規上整合在一起,新的加工供應鏈將會在中南半島持續產生;2.現在中國80%的進口石油都必須經過麻六甲海峽,中國不願其石油輸入需經過巡邏美軍的保護與監視,且為了分散風險中國曾與泰國洽談興建運河穿過馬來半島直接避開麻六甲的可能性,但因不夠低調被美國百般阻撓而作罷,所以中國找上了緬甸(另一個被美國討厭的國家)討論興建港口改由陸路接輸油管由雲南進入的方案;3.雲南位於中國開發大西部拉近東西發展差距的關鍵位置,雲南將是西部往外的hub,所以必須有對外的基礎建設。還好台商去越南卡位的早(台商為越南第一大外資),不然我們真的會被徹底邊緣化了。
    (三) 均衡:再請您繼續順時針往下看地圖,南亞的中印巴三國情勢便不再贅述。新通的青藏鐵路下一步即是連接印度(應該是由不丹與錫金間穿過隘口抵孟加拉灣,喜馬拉雅山太高了啦!),雖中印關係已大有改善但這工程似乎對中國的利益遠大於對印度的利益,如何使印度放下戒心(印度正擔心被中國圍堵呢!有機會我日後會寫這題材與大家分享)仍是個大問號。至於巴基斯坦已與中國討論興建輸油管到新疆的計畫,但礙於美國的阻撓現在已轉趨低調。
--------------------------------------------------------------------------------------------------------------------------------------
    寫至此先插個話,雖然中國反制圍堵的策略還有一半沒說明,相信各位已看出中國領導人的企圖心與大格局,其實中國突破的地點不只在亞洲而已,是一個全球的佈局(將會繼續說明),這與大部分世界觀只有中、美、台、日的台灣領導人是一個明顯的對比。小國有小國的優勢,就像法人與外資雖然籌碼多但無法像散戶一樣靈活調度,若市場趨勢比做世界潮流那法人與外資便是大國,就算國家強大如美國也不可能獨力扭轉世界潮流,若我們能了解國際關係現狀、理解大國間的戰略思維,再搭配自己靈活的戰術運用亦可有一番作為,台灣不可能也不需要打敗強國,但我們可順勢操作發揮自己的優勢,站在巨人的肩上大步前進豈不快哉?尤其台灣有許多得天獨厚的條件,無奈我們並未好好利用這些資產,日後再寫一篇小文與各位分享我的觀察。
--------------------------------------------------------------------------------------------------------------------------------------
  
    (四) 新絲路:順著時針走到9點鐘方向便是中亞,也是上世紀Big Game的起點。先請大家把目光往西移一點看看伊朗這個國家,伊朗雖是中東伊斯蘭世界的一部份,但信奉與大多回教國家(遜尼派)不同的什葉派,且其人種與語言均不同於阿拉伯國家,故在歷史上與其他阿拉伯國家時有猜忌。自911後美國為了支援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動,除了將勢力伸入巴基斯坦外亦在烏茲別克與塔吉克境內駐軍提供轟炸與監視的支援,搞的俄羅斯與中國很不爽(至於到底美國做了什麼讓步或賞了什麼甜頭給這兩個位居戰略關鍵位置的小國則是題外話了),加上後來美英聯軍入侵伊拉克,使伊朗這個自何梅尼推翻巴勒維國王後一直與美國交惡的國家深感威脅,覺得自己被美國層層圍堵因此才會堅決發展核武跟美國嗆聲(與北韓有異曲同工之妙),伊朗的核技術即是中國透過巴基斯坦與北韓間接輸入的,其實這也是中國不願在國際上大聲譴責或認真阻止伊朗發展核武的原因,因為北韓與伊朗都是中國反制美國圍堵的支點,北韓可作為中國在東北亞的緩衝區而伊朗可做為反制美國在新疆西邊駐軍的威脅。現在讓我們把焦點拉回到伊朗與中國之間,談這個地區就不能不提「上海合作組織」,前身只是因應蘇聯解體而為了加強地區軍事協調的溝通平台,但現在說穿了其實是一個由中俄主導反制美國中亞勢力的團體,中亞五國中除了土庫曼之外(哈薩克、塔吉克、吉爾吉斯與烏茲別克)都是成員國,而今年中國更邀請了蒙古、伊朗、巴基斯坦與印度以觀察員的身分參加。上海合作組織討的議題已加入經濟區域整合的討論,除了壓制西藏與新疆獨立外中國也積極的欲打開「新絲路(也是新油路)」,使中國東西雙邊都有突破點並拉近東西發展差距。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