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被天堂遺忘的孩子

被天堂遺忘的孩子 ---- 一場重現愛與勇氣的冒險之旅Enrique’s Journey

      作者:索妮雅.納薩瑞歐(Sonia Nazario)

       書籍簡介: 
       屬於21世紀的奧德賽!扣人心弦、驚心動魄的史詩般旅程!因為窮到養不起孩子,安立奎的母親在他五歲時,忍痛拋下子女,遠赴美國工作。漫長的11個年頭過去,極度思念母親的安立奎決定動身去尋找母親。帶著母親的電話號碼,他獨自一人從宏都拉斯出發。
        身上僅有57塊美金的他,只有一種方法能夠進入美國──那就是偷搭人稱「死亡列車」的載貨列車,沿著墨西哥鐵路非法潛入美國。在黑幫、惡盜和貪污警察層層環伺的路途上,安立奎和其他偷渡的孩童成為惡徒眼中的獵物,隨時都可能慘遭搶劫剝削、毒打殘殺;他們攀附在車頂、車廂邊,在行進的火車上跳上跳下,面臨著被碾斷手腳,甚至喪失生命的危險。每年都有數千名像安立奎的偷渡兒童,湧入美國尋母;這些孩子──有些甚至只有七歲大,有的曾被遣返達27次, 他們勇闖死亡險境、歷經無法想像的苦難,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機智、意志和勇氣。
        從宏都拉斯至美國工作的單親媽媽露德,雖然成功的到達了美國;當初為了讓子女過好生活的念頭騶使她來到美國,卻也因為長期與子女分離,反而陷入母子感情破烈的兩難局面。露德的17歲兒子安立奎,由於未受到家鄉親人的妥善照顧,毅然決然的下了由宏都拉斯前往美國找媽媽的決定;於是在歷經了6次的失敗經驗後,終於在第七次全身傷痕累累且身無分文的情況下,成功的到達了美國德洲,開始了和媽媽在美國的新生活;但是,這次在家鄉被遺留下的是安立奎的女友馬利雅及三歲的小女兒雅恩敏。


        民國八十年的春節過後,我大學畢業的前四個月,由於大四下學期的學分較少,我把那學期的課集中在兩天,因此一個禮拜只需要到市區「兩天一夜」,於是那半年我選擇住在金山老家,有課的那兩天就到處去「借宿」,會這樣的安排一來是貪圖一點房租的節省,更重要的是我想利用金山鄉村的安靜和與世隔絕感,準備出國的託福考試。

        有一天晚上,大約是半夜四點,我坐在書桌前看著無聊的考試用參考書,忽然聽到窗外一陣陣奔跑與喘息的聲音,我打開窗戶一看,一條條人影有男有女在我老家的門口跑來跑去,先簡單說一下我的老家,我的老家的房子後面大約一百公尺是一片沙灘,這片沙攤很有名,金山海邊的沖浪聖地的那塊「中角海灘」正是我老家的後面,而老家的前面是一大片荒廢的田,在當年民國八十年時期,中國大陸偷渡客有一度喜歡從金山中角海灘上岸,一來當時的海防重心放在桃園新竹與淡水,所以金山反而成為一個漏洞,第二個理由是我們老家後面到海灘之間有一片密密麻麻的防風林,而前面有一大片幾百甲的荒廢水稻田,田裡的雜草長的比一個人還要高,第三是中角海灘既然可以沖浪,當然更是偷渡客人蛇集團眼中的安全下船地點,畢竟,雖然偷渡客的安全不是人蛇集團所在乎,但是一旦發生偷渡客死亡等意外的話,當地警察與海防鐵定會把整個地區翻上好幾翻,既然偷渡客的安全和人蛇集團的利益有所結合,平整沒有障礙的金山海攤自然成為偷渡天堂。

        我好奇的打開窗戶,好死不死剛好看到幾十個偷渡客蹲在窗戶下面,他們用驚慌但卻帶著敵意的眼神看著我,我與他們眼神交會了十秒鐘後,我輕輕地說的一聲:「快走!」默默地關起窗戶也順便熄滅燈火。

        第二天白天,人蛇集團的人輾轉透過好幾層的關係把話帶到我的伯父與我的耳朵,意思是沒事晚上不要出來亂走動,於是我只好一到半夜十二點就熄燈睡覺,但是,幾乎每兩三天就有相同的聲音從同一個方向而來,並朝著同一方向奔去,直到四個月後畢業前夕的某一天晚上,同樣的腳步聲與喘氣聲當中卻帶著哭泣的聲音,相當的哀傷與不尋常,天亮後,捕魚的堂哥回來告訴我,一條滿載偷渡客的漁船在外海翻覆,據說有十多個偷渡客溺死,我的堂哥剛好在附近海釣捕魚,他很自責自己不能早一點趕到現場,否則他的小船應該可以救更多的人,只是他千交待萬交待,別把他出手救落水的偷渡客說出去,否則他會被警察當成人蛇集團。

        當我看完這本書之後,二十年前的往事一一浮現。

        非法移民的問題是人類所面對的「共業」,資源分配不均或貧富差距過大時,區域之間的非法移民便會層出不窮,我們心中傳統非法移民的模樣與目的大多是為了賺錢與逃難,只是閱讀本書後才曉得,第一代非法移民留在母國的下一代,是為了追尋親情才挺而走險,才真正思考到非法移民原生家庭的子女與親屬,所面對之家庭破碎的痛楚。

        不論是合法移民亦或是非法偷渡,追求的是一個跨國界的「社會流動」,從底層貧窮階層脫貧到溫飽無虞,或是從低品質生活環境向上流動到高品質生活環境,只是在這些過程中,下一代的小孩往往是被剝奪的一群,如本書中美洲的孩童,從小就得面對其父母偷渡到美國的「長期與遠距阻隔」,譬如小留學生為了所謂教育品質而被迫在童年時期和父母處於「聚少離多」的狀況,也有一些人為了移民而不得不長年在外國「坐移民監」。

        移民的行為好像飛蛾投火,偷渡的過程有喪生的風險,偷渡成功後又要面臨妻離子散的命運,這到底是經濟問題?還是宿命?我不曉得,我只知道:

       父母能夠給予小孩最好的東西就是親情,環境、金錢或競爭力…比起親情不及其萬一。


       評:五顆星


     
12/14 黃國華的耕讀日記:
      第十一本著作"我願意為你解盤"的銷售成積相當不好看, 我想原因是自己努力不夠,近一兩個月來比較疏於發表新文章以致於網路讀友將我淡忘,另一個原因是自己的文筆與論述並沒有讓更多人所喜歡並接受, 我能夠作的便是沉潛再沉潛,繼續地透過大量閱讀與不停思考去讓自己的文筆能夠更精進,原定2010年有小說與旅遊書的出版計畫,或許要把創作的速度放慢一點,先把自己馬步蹲得更紮實 , 不要老是出版一些被人嫌難看的作品,從現在到2010年底我打算讀三百本書,藉由讀書與書評的撰寫,用愚公移山的方式提昇自己的寫作,這樣才能孕育出一本屬於黃國華的代表作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