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撰文/chin834 


過往的記憶 甜蜜時刻

  
   崇良古寺的大山野秧鹿,從松林旁一直側目著我們大夥,目不轉睛的湊聞著一邊樹皮滴留下來的苦薑汁,樹上應聲的雀鳥,像似在戲弄著牠的鹿茸,時而點啄又時而飛過於野秧鹿的身後,讓眼前的這頭大禽鹿有點佇足難安,清晨的斜陽返入於林中,閃爍的游移在點點斑斑的青苔石階上。 

  古寺裡的大佛,依然肅穆的座立在正殿的大供檯上, 今天的大殿上顯的特別的安靜,沒有平時主持供佛所發出的呢喃誦經聲,松鼠卻在門楣橫樑上不停的竄跳和奔跑,我毫不猶豫的雙手合十,希望可以祈求大佛保護著我的任務,和初發的那份本心,雖然我常在人生的旅途中洋洋灑灑的遲到,但還是渴求的可以擁有別人心裡的那份寧靜。不到中午時分,在天邊隆起了一陣陣的響雷,哪來的這麼大的聲響在這個時侯,只見到一旁的挑夫背著砍柴,急忙的入古寺屋簷下來閃著雨,路道旁濕漉漉的滂浡作響,遠處卻嬝起了陣陣清淡愁霧般的炊煙,我摳刮著木扁聯上的字金箔,始終無法的將此幻化而成為金瀅潤飾的戒指,深愛著一種相思,卻也無法成為珠羅玉盤上的圓滿,大禽鹿的嘴,湊合著過來,舔起了我的手指,我瞭解著,是否妳也曾經是我最執愛的那份親人。







   阿谷拉比亞,一個神奇的都市,這裡的人民,似乎每天快樂的在過日子,我也跟著大夥兒們,一同的購物去了。街道上的玻璃帷幕,還有亮眼的商店招牌,勾處著我好奇又悸動的心扉。街頭上晃過去的正妹們,總會讓我的心情顯的特別的好,木葉村裡的學校,倒是看不著有這樣的打扮 ,雖然我還算是入時,但也算是可惜,只能自己嘴巴說說。小櫻的靴子選的太久,大家已經飢腸轆轆,又不好意思對這位大小姐說,鳴人和李洛克卻是十分熱心,擔起了美麗靴子顧問,只能怪小櫻的品味太差,要把全部鮮豔的東西攬在身上,這樣走在街上應該會很奇怪,回到木葉村裡,我想應該是會更不得了;會是什麼樣的情境呢?心想著卻也不知道是什麼理由,又讓我想起了在雪之國的那段光景,公主的那份神采和素雅雪白的衣賞,總是可以想像思念般的遙望。

   阿谷拉比亞,我今天來到此渡假,試著尋找沒有負擔的輕鬆,這個世界還真像是個無物的空靈;是否可以將時間就安住在此刻 ? 查克拉,我又起了如此無明的貪慾,就讓我如此的安住吧 ! 感受到當下的存在,和沒有過去與未來的時間刻痕。







 善璽之春 


  春天來臨了,又是一個舒服的日子,原野上的稻田正冒著新芽,農夫們無時的關心在這遼闊的麥田裡,即將望見的金穗,兩三隻的桑和狗也作態的在渠道邊奔馳玩耍。今年的春天,來的特別的晚,村民早都有點按奈不住,所以大家都躲在屋裡取暖和醃臘肉,誰也不曉得大火球那兒,今年不怎麼幫忙,很多的農作物都凍壞了,毫不以為意似的,大家可是啃著冬過苦日子,望著白眼神秘井在那裡打量;拉麵店老闆說算了,他來捐出庫存,讓大家好裹足這個後冬覑覑的大腹,其它的也無能為力。秋道丁次這次可好,到處去打家劫舍,肥了他的五臟廟,卻也糟蹋了他的修行。

   坡上藏耀著八角水晶裡折返的金光,我望著慰靈碑上包裹著的銀魂,不由經意的打睬著碑上的那六十八道光束,天空正落著微微絲絲的細雨和那浮鴕褐棉的雲層,惟有坡上的小花,隨著清風在細雨草葉的枝頭上搖曳,村上依舊清朗,大夥們也往如尋常勾撘著各自,沿途嘻弄著回途返家的那一份快樂溫存。我耳根傳來了些微的查克拉能量,我綻放著微笑,對於八百年來的此回,應該也算是頭一遭吧,這是春天的另一種姿態?還是對有心事的人的一種解憂?大家都無想得知,或許是只有天意瞭解。

   清晨,在太陽即將升起之時,木葉忍校裡準備著一年一度的善璽法會,希望能將一切的善,傳遞至大千的每個角落。村長又是卯足了勁使勁般的吹噓,一切的排場和椅子就定位,婦人們和女從,也忙著這次法會裡村民所提供的供品,小孩們張燈結綵,為著嬉戲來湊合著熱鬧,蟋蟀和蟲鳴,也無間斷的一直在鳴放。村裡的女人說也奇怪,好像每次在這一天,都穿的非常的招展,我也注意了小櫻,還是望不見她,不曉得她愛的法蘭西山茶花姑娘,是不是又穿的、載的、別的滿身都是。善璽法會準備開始,大家肅穆著站在操場的這片泥地上,從晨曦的微量波音中,開始朗誦著法會程序中的祈禱文,司儀依舊的嘴巴禱唸,千年流傳下來的木葉善璽遠古經文,就這樣遠遠的,遠遠的,傳開。

   在一切從善法會結束後,大家收拾完祭拜後的供品,又得為了新的一年的生活,來做活絡上的準備,我與鳴人、佐助、還有小櫻,相邀的來去一樂拉麵店,聊聊空閒時大家所要做的活動。近日來,街坊間像似增添了萬分的喜氣,見得村民們滿面的容光和生活的忙碌。過了午後,遠方傳來了一陣陣雷鳴,準備下雨。 








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jw!cafeo9CBGB5yYjIHCwRhFCNrcB4-/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