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天氣雨,難得開車上班,向來不知道園區交通有多爛(平常騎車加上早上很晚出門),還敢與朋友約在竹北吃飯。晚上七點五分準時出發了,二十分鐘後,朋友來電:「嘿,還沒滾出門阿?」,「我已經很努力開車了,才開了不到五公里,大概是車禍吧?」,心中一直想著這星期老闆出國去可以輕鬆一下…,又過了十分鐘,車子僅僅動了不到兩百公尺,心想這次車禍可大了點。 另一頭心中想著GIS系統以後一定可以大賣,一方面又想著iPhone那multi touch panel去哪找相關資料…,但這都不重要,在開車過了快四十分鐘後,終於看到了主要路口的紅綠燈,心想著到底車禍在哪裡?看到的時候簡直快要瘋掉,see, 根本就沒有車禍,只有一些老爺、大嬸們堵在十字路口,不論喇叭狂嗶他老人家就是不動,這就算了,過了紅綠燈,看到兩台車並行,以時速三十緩慢的行走中,即使前端車距甚遠。
 
生氣的按了下喇叭,他大爺反越開越慢,差不多約二十吧,心想要是我是黑道早就把你攔下來打一頓,搞不好時間還會省一點。
 
等我到竹北的時候已經過了五十分鐘,共計塞在園區四十分鐘,朋友們早就餓到快暈倒,與朋友們談新竹開車習慣有夠爛,大家都心有戚戚焉,當開著玩笑說這些大概都是工程師,只會工作還不太會開車,突然覺得旁邊的一桌好像在瞪我。彷彿在抗議著說:「怎樣,你這死工程師還不是在這裡工作?」
 
與朋友相談最近工作上的閒事,發現都是一樣的問題,上司、內部人事糾紛、部門對立…,好像到哪裡都擺脫不了這些事情,看著服務生愛理不理的態度,心中X了不知幾聲,與朋友慢慢的聊聊,都認為新竹的服務業水準真的有待加強,看看那號稱全台最大的風城百貨就知道開百貨公司不是蓋廠房,不是move in 機台就一定會有產出。但結帳時還是得拿出我的狗牌才能折抵,感覺服務生還滿有深意的看看我(不是說我帥,而是說這種股價這麼爛的公司也敢拿出識別證來)
 
 

 前幾天看到電子時報一篇文章,寫到iphone如果會成功,絕對不是spec比人強,台灣太著重在spec上,忽略了最終產品要賣的是一個感覺,apple的厲害就在於行銷能力與本質還不賴的產品上。

 
看著文章我心中感到一股憂鬱,稍稍更正他的說法,園區的人就是著重在cost上,spec還是其次,一切都是cost, cost, and cost,C/P值高才重要。所有的公司都以這為目標,雖然我也知道零組件的宿命,不管你是foundry還是design house,消費者是不會感覺這些東西的,誰在乎iphone藍芽晶片是用CSR還是用boradcom? 是在U還是在T下單?但我們也無法給消費者一點感動不是嗎?
 
 
隔天,當我興奮的與同事談起iPhone的multi touch panel應用與去年我看到NYU的一位研究員發明類似,且這應用可跨足到電視上,這些sensor可以解決以往touch panel過於生硬的缺點,搞不好iphone就是以後家中的遙控器? 同事也提到遊戲機可以好好的用這東西,打軍團作戰應該可以更有趣。
 
突然發覺,空調聲音轟隆作響,辦公室沒有太多聲音,好像全世界的事情都與這些人無關,只有當我們說到台灣的公司大概就是配件、機殼等東西有機會時,突然才引起些許注意,標準問法是「你們在說哪一支阿?」,不然就是很神秘的湊到我旁邊問說:「最近有聽到消息嗎?為何我們家股價直直落?,當我跟他說投資人看的不是過去獲利,而是未來的機會時,他老大可是一臉不甘願,還兼碎碎念的一頓才走,好像我見死不救一樣。
 
    看著報紙上隔一陣子就會出現XX工程師被騙錢騙色的故事,心想,這些都是所謂的高級知識份子(還是高級作業員兼搬運工?),為何好像對外界事務一竅不通?婚友社可以在新竹開好幾家不是沒道理。

從前與主管聊電玩市場一直都是帶動PC升級相當重要的動力,不管是繪圖卡還是高階顯示器,都必須要觀察電玩市場,這些人是最好的測試市場,vista其影響力搞不好還不如魔獸爭霸,老闆不置可否,只丟下一句「我才不讓我小孩打那種電動,太暴力了」。那一瞬間,我笑了。
 
最近回到家中,心中一直想這問題,許多人在這裡工作,但卻對他們的產品用在哪裡一無所知,為何許多人(不僅是工程師)沒有一點market sense?為何沒有一點替人著想的想法?為何許多主管叫屬下花許多力氣去研究的案子最後被擱在一旁?(了不起說聲謝謝)就好像怕阿兵哥沒事作,一直叫你掃地、倒垃圾然後除草?反正就是怕你閒下來?
 
我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怪教育?怪社會還是阿扁?(反正現在什麼事到最後都可以賴到他)
 
何時我們才能擺脫spec至上、cost至上,多一點market sense,多一點替對方想一想的雅量與氣度?何時才能擺脫股票至上論,回到一份只是想作好我們認為對的事情的單純與完成一件美好事務的感動上? 看著日本電視上住宅改裝王(這是好節目)設計師與工匠們為著客戶著想的心意,不因改建而完全毀棄過去的歷史,總是結合一些感情的元素在其中,看著裝潢施工其實也可以乾乾淨淨,看著住戶擺脫過去生活而感動流淚的畫面,每每讓我不禁流下眼淚。我想這才是我想要作的事情,作些讓人覺得好的事情,這就夠了。
 
明天我要開車嗎?
 
 
PS:當然我相信還是有許多好的公司、好的人才不是像我上述所說的這樣,起碼我所聽說到員工知道為何而戰的公司股價都不錯,這些有business sense的工程師也都有相當好的發展。
 

 PS2:這是小弟的隨筆,各位不喜的話就算了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