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說-台北金融物語首部曲內線國度

       我的小說-台北金融物語二部曲金控迷霧


         08年3月31日
         一條前所未有的路被我走著,今天是第十六天的艱苦創作,前十六天寫了七萬字,超過整個故事的四分之一,平均每天寫四千多字的速度,來熬過此生第二次的嘔心瀝血,上一次是二十多年前的大學聯考,沒有休息沒有朋友沒有娛樂沒有晨昏沒有假日,只是不斷地寫不斷的想不斷地構思,架構出創作生涯中第一個高峰。二十七萬字的篇幅,場景從台北新竹到上海蘇州到東京大阪到曼古香港,背景從銀行券商政界到媒體,時代從亞州金融風暴到萬點泡沫、SARS到二次金改等,除了男主角外,有四個主要男配角、三個女主角、二十個男女配角,故事架構一共有近兩百多個人物,故事的主軸大約有七到八條線索去鋪陳,職場惡鬥、政商勾結、媒體醜態、金融制度的扭曲與控訴、感情的糾葛、人性的善惡、股市的肉弱強食、台日中泰四國場景的陳述與景色、中國台灣日本之間的文化與價值觀的衝突、掏空大盜、金控家族醜陋惡鬥、資本主視員工為芻狗、同性戀與異性戀的角色衝突…..通通寫在這本人生大著裡面。

        路,很難走,我跌入了無止境的創作黑洞內

        我可以很輕鬆的扮演許多人希望我扮演的角色,我其實可以扮演許多人投資路上的導師與益友,我可以輕鬆地藉此獲取掌聲與合理利益,不過,請見諒的是,我就是我,我要扮演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否則,六年前的我,就可以繼續留在職場當一個高層主管,否則,兩年前的我,就可以和一些財經惡勢力朋分巨額的出貨利益,否則,半年前的我,就可以和媒體合作,繼續營造一個投資導師新興股神,相信我,那些事情,我通通做得到。

      只是,人生若沒有自我挑戰,沒有把自己逼到幾乎無路可退的險境,就激發不出自己的能耐;雖然在投資上,我是一個極度保守極度謹慎的人,從07年11月至今,我不動就是不動,我可以忍受用漫漫長夜去等待獵物,但是,我無法忍受毫無變化的人生,從金色巨塔、投資筆記、交易員的靈魂到收盤後的人生,乃至於今年(08)夏天出版的二十七萬字的長篇鉅著,沒有一本書是重複的風格,接下來,已經正式開始同步創作的漫畫版也將在秋天出版,一重重前所未有的挑戰,而我正在惡戰苦鬥中,請大家給我一點時間,幾個月後你們將會看見不一樣的黃國華。

      
        08/4/10
        從三月十六日開始閉關寫長篇小書自今4/10二十六天,一共寫了十六篇中的七篇,也是在二十六萬字左右的故事架構中,已經完成了九萬八千多字或近四成,當然那九萬八千多字是還沒經過雕琢與修飾的;寫到今天,難免也許多勞累與疲憊,想想每天平均寫近三千九百多字。

       各位可能對3900字沒有概念,我舉今天工商時報為例,今天頭版的新聞有700字;她的證券版第一版大約六則新聞,其字數(含數字與標點符號)合計大約是3200字,差不多我一天寫的量是七篇報紙的重要新聞或兩個版面,若還沒概念,各位看過哈利波特中文版吧,它一頁大概400字,3900字差不多等同大約是十頁的小說。

        過去的二十六天我關閉了手機、擋掉了許多 mail、推掉了球敘餐敘,為了創作也推掉了周刊的專欄工作與好幾個媒體的邀約,甚至於其中的幾天還暫時地離開家裡,頭髮沒剪、鬍子也不刮,創作的過程就是如此辛苦,好不容易靈感來了,天塌下來都得寫,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創作寫書了,前面四本的歷程多是如此,前兩本雜務少,第三本交易員的靈魂與第四本收盤後的人生之創作階段時,我還用關掉部落格的方式來絕斷過多的外務。這次只用閉關,看樣子我寫作的生涯已經調適的很成功。

        不過我一直很羨慕那些外務那麼多,還可以一年寫兩三本書的媒體人,或許是我的筆功不夠成熟洗練,或許是讀者不太要求「原創」,反正「幸福」+「致富」+「命理」這個三元一次暢銷方程式輸入進去,比我更缺錢的寫手多如過江之鯽,「要幸福歐!」、「明牌致富強強滾!」,若不幸福也沒發財那就來看「紫薇八字」、「星座塔羅」、「風水陰宅」、「摸骨改運」等書(咦!過年前不是有個香港來命理師直斷選前有槍擊案,不管了!既賣書兼輔選,誰再乎!);未來已經進入東方思潮,智慧財產、環保、文化保育、數據觀念、懷疑辯證、個人主義、消費意識、女男平等甚至於同志權益……這些西方垃圾都大概要隨著被次貸拖垮的歐美丟棄。


          08/4/14
         一開始要給強老大什麼樣的角色,因為角色才能帶來使命,寫了近十萬字後,強老大的角色總算鮮明了,而添總的角色卻沒有因為戲份不重而淡化,如果這本書以後被拍成連續劇的話,添總這角色是最難演的;這次我不太著墨在男女之間的情慾糾葛,只用一種淡淡地點到為止的方式去呈現,那是因為自身的經驗不豐富使然;我寧可把男女情愛的橋段去描寫一些亂倫、外遇、同志等一般作品不願碰觸的領域。

        原本要兩三條線的故事一併演繹下去,但是發現寫著寫著,自己有時會任性地偏重於某一條,然後又要刻意的拉到另一條故事上以示平衡,有時後為了要刻畫一點某場景的描述、或人物在事件中的心路歷程,但篇幅往往不受控制,在這幾天創作過程中,我沒有碰到別的作家的問題,一般作家是沒有太多題材而用大量的佈局去架構故事,然而我的煩惱卻是太多枝節太多題材,寫不完收縮不完,因為不同題材的適用個性不一樣,然而如果是正時間敘述的故事,不應該有個性不一致的地方,除非要寫類似社會邊緣人或病患或非主流社會的成員,不然,加太多故事在同一角色裡頭,會跑出太多矛盾。有人說,寫一萬字的東西,至少要讀十萬字百萬字的題材,譬如我正在構思的女主角之一—淺野明悉子,一直到第六篇完,都只有他的影子,或埋了好幾個她得伏筆,但是,為了讓她出場就能夠描寫性格清楚到位,我大量讀了莒哈絲的情人、江戶時代的浮世繪與中國魏晉時代著名的廣陵散,我企圖從這三大元素的養份去孕育出一個顯眼的角色,只不過,這真的是相當困難。

        幾位有參與我的創作過程的朋友,看了前面九萬多字後,似乎有著比較令人振奮的鼓勵,但是有些劇情與人物的個性,我也會隨著故事的進展,慢慢地寫出鮮明的模樣,幾個配角中,像小茹、史坦利與黃阿川等都沒有寫出什麼血肉出來,而被一些資深讀友所喜愛的vivian,故事進展超過三分之一了,我也還沒寫出她的個性骨幹,或許是我不擅長對女性細膩的描繪與男女情愛的雕琢,既然如此,我也不刻意去導引出許多無謂的情節發展,還是回到藉由角色衝突與故事去說出我想要說的一些控訴吧。

        古今中外不論是創作、宗教,亦或是武俠小說中,主角無心所尋獲一本失傳百年的秘笈,於是開始閉關創作或練功,今天4月14日,寫這本小說第三十天,已經進了第八篇,差不多寫了近十二萬字,故事已經進入前半段的高潮,我也透過主配角們述說了自己內心的思考與價值觀。

        小說絕對不等同故事,兩者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有社會人文的價值觀或作者藉由明示暗喻所傳達的理念,以及除了故事以外,有沒有更強的主軸貫穿其中。

        漸漸地,我寫的小說裡面出現四對父女,藉由不同的父與女的故事去探討「父權」與金融市場的舊權威;第一本書當中有兩個股市炒作案,不同面貌的呈現,卻一直無法界定善與惡,或許這就是我對金融業的了解:善惡很難區分,強老大更是矛盾,老婆長年背叛卻無法快刀斬亂麻,碰到心靈契合的舊識也是拖拖拉拉,面對更適合當伴侶與女兒後母的女人,強老大也一付毫無知覺,好像把強老大寫得好像張無忌一般,我希望到了後半段以後,強老大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選擇。

       寫到此刻,原本很著急的事情,如:寫了幾萬字還沒有將主要角色的線條述說的完整,不過,心念一轉就放下心中大石了,現在我已經不用在乎這些困擾了,因為就在今天突發奇想,如果我想寫五、六十萬字的話,現在不過才寫五分之一,還有好多篇幅去慢慢鋪陳角色,現在無需把線條畫滿,留白也是一種創作意境吧。

        強老大在證券業的角色伴演快要告一段落,第二部將要進入金控業,前兩部出版如果賣座的話,或許還可以有房地產業的強老大,媒體界的強老代,電子業的強老大、政界的強老大與文學界的強老大,四十歲是許多作家開始發光發熱的里程碑,我熱愛這個工作。

        2006年的最大改變是擁抱網路,2007年個人的最大改變是擁抱媒體,今(08年)最大的改變卻是遠離媒體、冷靜看待網路、作回自己。自己是什麼?還沒開部落格之前,我的生活除了單純的家庭以外,閱讀、思考與旅行是我的生命靈魂,只是最近兩年多以來這些似乎都變質了,認識我的人變多了,想要認識我的人也變得更多,然而,許多人是為了明牌而來,許多人是為了投資而來,當我孤獨了五年多以後忽然之間多了這樣多的人際關係後,自己曾經一度迷惑,一度去媚俗地刻意討好這些新的關係,然而,我的生命卻因此被糟蹋或被抽離到只剩下「投資理財」。

        我的投資觀念都已經充份寫在已經出版的四本書上面,寫在部落格一千多篇文章與回應當中,投資理財不過是生活中很小的一環,除非你把它當興趣,千萬別讓你活著就是為了投資理財,台灣人的投資理財,太over、太過動、太計較,一年多來,我積極地面對投資大眾後唯一的心得就是「獨善其身」,因為多數人不在乎風險只在乎利潤,像我這種把風險擺在最重要的位階的思考模式,連被黑函恐嚇都要低調到半年後的今天才在這裡寫出來。

        放棄掉財經領域而去寫小說甚至寫旅遊文學或教科書,對很多人而言,我是個瘋子,有鈔票不賺,把自己擅長的專業藏起來,似乎不是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情,當然不論是出書寫稿演講上課,這些附加的價值太低,除非去配合出貨.....四十多歲了,這是人生最後一次勇於擁抱夢想的機會

        會讓我有這樣的感慨在於,我發現過去兩年有一堆人拿錢請我代操,也有更多人拿錢想買明牌,卻很少人願意花錢買我的書這樣的結果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就沒有必要繼續擁抱媒體或汲汲於名氣的經營。

        請別以為我是洩氣,我可沒有!未來,相信我的書的銷售量不會太好,可能只有兩三千本,不過最後這兩三千個讀者才是我真正想要擁抱的,最後的一批讀者與我之間,不用客套的應酬不必言必投資理財,你我之間只有,你付幾百塊買我的書,我寫出自己的東西給你分享,沒有任何的超載的權利與義務。

       你願意成為我最後的兩三百個讀友之一嗎?.....我曾經說過,只要還有人欣賞,我就會繼續地寫,這個承諾不會變,只是現在的我,學會了累了就要休息......

        兩個多月以來我埋首於書堆以及醉心於創作上,後者,已經完成了長篇小說首部曲十四萬字,也開始寫二部曲兩萬字左右了,如果進度沒變的話,六月底可以完成二部曲的初稿。


        08/5/3

        進入埋首小說的寫作到了今天,已經整整第五十天(從08年3月14日簽約,3月15日開始動第一筆寫第一字,到今天08年5月3日),一共寫了十六萬九多字了,首部曲內線國度十五萬八千多字,二部曲迷霧金控也寫了二萬字;將整個人埋在書堆的爬格日子,真得不是人過的。這陣子的唯二娛樂僅剩下按摩與神遊。沒辦法,平均每天打上三千字的日子,手指、手臂、脖子與頸肩不疲勞是騙人的,只好每週一次去內湖的愛盲報到去。至於神遊,夏天的二到三次旅遊已經成為浮沉於爬格之無窮盡苦海中的唯一漂木,不斷地鼓勵自己再苦撐另外五十天,五十幾天後交稿了,就可以去神遊中的薄荷島、神戶、山陰出雲大社、白骨溫泉…..等等快樂的地方了。

       一如上班族之於假期,渡假對我而言,似乎愈來愈重要。

        按摩的師父幫我腳底按摩,除了腳丫子的大姆指下緣以外,幾乎都沒有疼痛可言,只不過大姆指下環與中間關節處卻讓我疼得哇哇大叫(別以為中年男人就不會叫!),半盲的師父告訴我:
        「黃先生!你飲食正常、生活規律、睡眠品質良好、沒有往來奔波、不喝酒不抽煙、心情維持地相當平靜,只是你用腦用得過度。」

        從腳底按摩就可窺得一個人的大概的狀況,他說很少碰到這樣的狀況,許多用腦過度的工程師與老闆們難免有其他的問題,只是沒看過像我這麼極端的客人。

       原本我打算在六月底一次寫出全部故事約二十多萬字後才一起交稿,不過,二十多萬字的小說可能會高達五百多頁,太厚也太難被讀者攜帶,所以將整個故事拆成兩本,並計劃將整個故事延續到2009年,一共寫五本,當然,如果前兩本不暢銷的話,後面三本恐怕就得從長計議了,畢竟出版社可不是慈善事業,更何況,一年多以來,也只有聚財資訊這家出版社願意幫我出版,而聚財幫我出的兩本書的過程,都是從不被人看好的情況之下創下讓人跌破眼鏡的佳績,因為:

        沒有作家願意去嘗試巨大改變,更沒有出版社願意讓作家去做改變。

        不改變、就不好玩

        松本清張是我相當喜愛的東洋社會派推理大師,他的創作巔峰的那幾年,平均一個月交出九百頁的標準稿紙,標準稿紙有四百格,每寫一頁小說大約是兩百九十到三百字,換算下來,他一個月可以創作達27萬多字,天啊,我三個半月創作前兩本小說也不過25萬字;此外,村上春樹的產量,平均一年1.5本書,史帝芬金創作的小說,一本比一本精采一本比一本厚重,他平均一年創作一百萬字,寫哈利波特的羅琳,從1999年開始寫第一集到2007年夏天寫完第七本,不到七年的時間,她寫了七本厚重的小說,將近三百萬字的創作。

        松本清張說道:「我年輕時沒有受過文學的訓練,所以和同年代的作家相比,我晚了二十年,想寫的東西很多,可是能不能多活個二十年卻是未知數,所以只好趁能寫時多寫一些了。」

         松本清張在四十一歲之時,寫了第一本小說「西鄉札」被入選雜誌的徵文第三名,才開始他的作家生涯。

         他說:「對作家而言,最重要的資質是什麼?」

        松本清張自問自答:「寫得好、或者是情節鋪陳如何等,都沒有什麼了不起,最重要的是,不管寫得出來寫不出來,寫得滿意不滿意,都能有在書桌前坐上幾個小時的耐力。」

        松本清張曾經告訴他的編輯,每次他拖稿可都不是在玩,而是在進行一場艱困的奮鬥,他連想要停下來轉換心情的時間都沒有,他不管在何地、在做什麼,無時不刻不想著創作,他曾說過,寫不出來的煩惱就只有在書房裡解決了。

        看到了大師的過程,想想自己,已經出版了四本書,交稿了五本,第六本正在創作當中,兩年多來在部落格發表了一千二百多篇文章,愈來愈能體會松本大師所說的創作過程。

        史帝芬金談寫作這本書也提到,他以前的一連串被退稿的過程,其實這些都是磨練一個作家的歷程,而台灣的作家大多都是「一炮而紅」與「媒體與行銷的加持」,當然我講這些,請不要以為我又在酸溜溜地妒嫉別人;我只是很慶幸的,從一開始到現在就一直有相當多的不順燧考驗著我。

        我的前兩本書沒有人要出版,只好硬著頭皮自己掏腰包自費出版,以致於兩本書慘賠了近四十萬元;我也曾經面對簽書會只來七人的慘狀,到了第三本的交易員的靈魂與第四本的收盤後的人生,才總算跑出一家聚財資訊這家瘋子(先知?)願意替我出版,也順利地賣個還可以的成績,交易員的靈魂快要賣出三萬本,收盤後的人生這本書在沒有經過書店通路,只靠預售以及一些朋友的店(豆花店、咖啡廳、西藥房與舊書攤、發財車)的幫忙下,也賣出了一萬本。

        不過,還是很可惜的是,我的書除了好朋友郭恭克願意寫序以外,真的遍尋文壇、財金界、媒體圈…..都沒有人願意幫我寫序,新的小說,我開了十多個名單給出版社,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人願意捉刀的。既然沒有成局就不用再說了。

       考驗的還不單單只有這些,新的小說的試讀本預定五月二十多號印好一萬多本,詢問的結果是,沒有一家書店有興趣擺設,因為他們沒聽過「黃國華」,這本書也不是大出版社出版,更沒有名人推薦。

        看樣子,我所面對的考驗與難關不止還沒結束,恐怕未來還有層層的磨練等著我,看了松本清張、史帝芬金與J.K羅琳的遭遇,以及兩年多來自己的作家生涯的深刻體會後,今天,我不會再抱怨這些事情。

        因為,對一位進步作家的無情考驗,是偉大讀者的象徵,惟有不斷地被主流書店通路、主流出版社與主流價值所排擠在外,我才有機會成為未來主流。

        從小說到財經到遊記到散文到短篇故事又回到長篇小說,6本書的風格都不相同

        不拋棄舊的養份就找不到新大陸,只不過迎接新大陸之前,是歡喜的尋覓到新的天地,還是在抵達新土之前被大風浪吞噬在怒海中呢.....既然我留著台灣先民冒險渡海的血液,那就賭一把吧


        08/6/22

        08年3月14日,與聚財資訊出版社簽定了台北金融物語首部曲內線國度與貳部曲金控迷霧的出版契約後,從3/15之後到今天(08/6/22)一共一百天,我終於寫完了這兩本小說,首部曲內線國度14萬6千字,貳部曲金控迷霧共17萬字,合計一百天寫了31萬6千多字,我寫完了。其中首部曲已經出版(6/23日起應該就買得到了。),貳部曲預定8月20日出版。

        寫的過程坦白說,很累很累!個人做了相當大的犧牲,這過程很像當年考大學一樣,沒有應酬、沒有打球、與外界盡可能的隔離、遠離媒體,每天花上十幾個小時在創作與閱讀以及消化資料,長篇小說真的很難寫,以往各位比較常看是一篇約八百字到兩千字左右的文章,而長篇小說難就難在「它是一篇幾十萬字的文章」,我寫交易員的靈魂用了60天寫了25萬字,用30天寫了十四萬字的收盤後的人生,但那畢竟只是散文式的集結,這次這一百天寫出這麼長的一篇大文章,身與心都已經到了疲憊不堪的田地。

        感謝A姐、JOYCE、EVA與ecashflow、tony的潤稿與校正


        這一百天以來,除了寫書與一些為數不多的文章以外,我也沒做什麼事情,又沒報明牌害人賠錢、也沒收費做起什麼生意、連公開演講或媒體專訪都沒有,一個幾乎已經是隱世的宅男,竟然也會遭來那麼多的指責、辱罵與誤解,人在家裡坐,什事都不幹也會被人不爽與公幹,詭異啊!

        一些人對我諸多要求或提問,拜託!我再重申一次,我一律不回答,我的部落格每天幾萬人看,回答下去沒完沒了,有任何專業的金融或投資問題,請去問你們的理專與營業員,是他們收你佣金不是我,畢竟這部落格又沒收費,要來就來、要去就請慢走。當然我會定期開個版讓好友問,不過不是現在,讓我拖到七月底,反正好友們都無條件延到九月底了。

        此外向各位媒體朋友報告,不必再費神找我或透過出版社找我,你很忙我很忙牛仔很忙大師也很忙,大家都很忙,你們如果覺得寫我或醜化我就可以滿足一下自戀的需求的話,就請便,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羞辱一位手無縛雞之力的宅男是最安全不過了;如果你們找不到替死鬼來掩飾你們對投資的腦殘的話,也請自便,總之,這段期間不必來找了。

         此外,跟各位致歉,因為近幾個月來我獨排眾議地根據總經情勢而看淡台股,對我個人不爽的情緒,也逐漸在網路與媒體圈漫延開來,所以為了個人安全著想,這兩本書暫時不會舉辦簽書會,等到總經面的利空消除,我可以放心的翻多的時候再辦公開的演講簽書或任何活動,畢竟,這年頭不看多會被打的。


  
一場無盡的夢,無限的延伸,卻又隨時給人驚喜。 


 


 


 

         宇治川兩岸慢慢蕩步;北岸的靜美人家,南岸的土堤樹影,皆是幾百年因緣際會沉澱下來的至佳勝景,世界之大,沒有太多這樣美妙的又有山水又有人煙的所在;即使沒去平等院,沒去源氏物語博物館,宇治已足以悠閒徜徉一整個下午了。


        08/12/22
        半年前我寫了台北金融物語首部曲內線國度以及二部曲金控迷霧,今天來回顧,真的不幸被我言中,既不叫好更不叫座,我必須虛心的自我檢討,其中的最大問題還是在於台北金融物語本身的故事張力和文字洗鍊度不夠,可能是我並非真正文學班底出身之故,說故事的口氣與鋪陳的能量都還有待磨練,請讀者給我時間,09年我會加強自我的文字張力,更會訓練自己寫小說的畫面情境描述功夫,08年5月開始動筆,9月完稿,這個創作進程應該不致於變卦不過為了讓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與四部曲能夠更有文字魅力,以及具有行雲流水的畫面切換,我將要動筆寫遊記,讓遊記的創作過程堆積自己的文學厚度,藉由抒情與回顧式的臨摹來重組自己的詞彙表達深度,並用文字鍛鍊出自己的美學觀,09年,我希望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能洗刷"半調子文學"的羞辱。       

       再度的挫折是為了累積未來更大勝利的能量
 
京都之色不見得繽紛跋扈,卻勾勒出 令人吟味的情思與意境,沉靜而不寂靜的含蓄之美,是京都的拿手好戲。 

 
秋季最適合探訪京都,因為一座古城的風韻,在熱情的紅葉催化中,最能誘引出她的姿態,彷彿過於安靜的女子,因為動情與羞赧,在頰上緋了紅

  
特別有一種淒豔的情調的南禪寺,寺外的湯豆腐,參道的銀杏混搭著楓紅,訴說著歷史上的浪漫


09年3月初我又進入新一輪的閉關創作,人生的旅行,逍遙自在自我放逐的旅行記事,.....09年6月30日會跟好友相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