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的創作:

       你的夢想在哪裡?有沒有實踐的空間?自我的價值又該如何衡量?當大環境讓自己的夢破滅時又該如何自處?這就是我小說三部曲的創作核心。 寫的過於樂觀會變成無趣的心靈雞湯,畢竟樣樣都順遂的勝利一族是比較少看小說的,會寫小說的或愛看小說的人幾乎都如我一般,心中有千言萬語,愛看小說的人都有著細膩的心,對人世間都有顆相同的柔軟之心。


        關於商周出版社要幫我出版新書:

        25歲的我不知天高地厚,30歲的我意氣風發,35歲的我志得意滿,40歲的我憤世嫉俗,如今43歲卻虛懷若谷了;這次出版書,我竟然變得格外謙虛把自己當成剛出道的新作者,這本新書就當成我的第一本書吧!我必須把自己當作一個重新出發的菜鳥,因為這世界的運作並非以自己為重心,一年多以來讀的書越多就越體驗這個世界之寬廣與自己之渺小,過往的我,真的太狂的!三年半以來的創作過程碰了太多釘子,也歷經太多不順遂,我坦承其實大多是自己造成的,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吧!加油,只有自己有辦法替自己加油。

       或許我應該必須再經歷一次簽書會只來八個人的磨練,讓自己徹底地懂得這世界的真理,三年半前我剛出書時,意氣風發不可一世,沒想到簽書會只來不到十人,回家的路上仔細地把自己的書看了一遍,的確,那樣的內容還有八個人來現場捧場算是讀者很給面子了,換成我是讀者看到當初我寫的書,不給它評個:「浪費資源」已經很厚道;第三本書交易員的靈魂,的確賣的不錯,不過那只是景氣熱絡加上兩大主流媒體力捧,談不上是多棒的作品,漸漸地,遠離媒體後,一本又一本書的銷量越來越低,五個月前出版遊記竟然只有「3800本」的銷售量。

       還好,這個社會還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商周出版社的何社長竟然向我邀稿,這次終於有人願意點醒我,何社長點醒了我,他說:「黃兄,那些糟糕透頂的人,他們給了散戶天邊的漂亮彩虹和無窮的希望,而你耗盡學養經驗、引經據典寫出來的文章,只不過讓投資人更覺得自己是個笨蛋罷了!」

         每本創作都要把自己當成剛出道的新人,下個月這本「黃國華:我願意為你解盤?!」將不是我的第十一本書,而是我的第一本書。


       關於今天的讀書會:

       今天聽到了許多本好書的讀書心得如:龍紋身的女孩、創業之終結、資本主義與廿一世紀和台灣茶第一堂課等四本書,真的很充實,我坐在台下幾個小時便可以讀到四本書其導讀人的論點與眾多讀會會同學的許多補充意見,各位參與的讀友慢慢因熟識而進入狀況,交流的不只是智慧也是友誼,今天是個知性上豐收的一天。謝謝大家,讓我再度確認弄個書房是件值得之事情,雖說有點蠢,但是蠢的值得。


  有關旅遊文章的創作:

  細數今年(2009年)以來,出版自己旅遊經驗與看法一直是我2009年最大的心願,再更細數的計算的話,我已經被G、H、S、J、U、C、M等七家出版社退稿或拒絕,更讓人感到一絲氣餒的是除了這些拒絕以外還有一家出版商與我簽約了,我和編輯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把遊記重新改寫與美編後,粗魯地直接告知他們不想出了,除此之外我也向四家平面媒體探詢投稿的方式,但是答案總是讓人不意外。

        其實出版條件上我相當的讓步,甚至於我還開出一本版稅一塊錢的條件,每賣一本書我的收入是新台幣一塊錢這種條件我都開了,甚至於也開出保證至少三千本的銷量的承諾,也就是說第一刷半年後三千本賣剩下的我通通買回,開了這樣的條件後依然乏人問津,一年來說不氣餒是騙人的,然而最近我獨自去旅行一趟下來,獨自旅行的最大用意就是自己必須被迫與自己的內心作對話,既然是與自己對話,就沒必要對自己說謊,於是我認真思考了這些過程,如果一個人拒絕我,那可以說是他沒有眼光,如果是被兩三個人拒絕,那還可以解釋自己運氣不好流年不利,如果一件事情被十個人拒絕,肯定就是自己的問題。

       仔細的檢討自己的作品,發現了許多致命的缺失:
       一是個人色彩太重--我並非是一個知名的作者,寫起文章起來卻完全不懂得尊重市場的主流,雖然說迎向主流並非是一位作家的創作靈魂所在,但是在自己尚未寫出被市場與讀者的口碑之前,走向人群至少是一件不會被排擠的路,人總要懂得生存才能談理想。

        二是個人身段不夠柔軟--或許我的財經書籍有那麼一點點口碑,並不代表其他領域的作品可以得到相同的偏好,自己老是會忽略謙卑這兩個字,在未來我應該隨時把這兩個字擺在心裡頭。

       三是攝影的照片不夠優--最近我翻閱了許多攝影的專書與期刊,才驚覺什麼是風景照,自己那種三角貓的業餘水平還斗膽地拿到職業舞台上面來,我必須重新去學習攝影的技巧,因為一旦想成為旅遊作者,攝影的作品是會被拿出來與專業攝影師作評比。

      四是自己太忙了--這是近兩三年來從事創作工作來的常態,三年多以來我不斷地寫文章與寫書,因為每出版一本書之後,總會認為前一本書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寫清楚,看到從前那些生澀可笑的文筆,總是不斷地燃起RESET重來的衝動,自己的作品不論是哪一方面的,為何不能一次到位,我到底要寫到什麼地步才能真正進入文筆成熟的境界,每每看到眾多國內外優秀的文學作品,再看看自己作品中不論是文筆鋪陳與修辭,How can I say that.....也許真的是自己的天份不夠吧,只是還沒到認輸的階段。

      大致找出自己的缺點後,事情就比較容易解決,寫作技巧上可以經過更大量的閱讀去慢慢改進,攝影功力更是要靠不斷地練習(當然我也不排除要加一點後製...),身段不夠柔軟這點將會是最難的一件事,從今天起我要不斷地告訴自己....我只是個菜鳥,等到被所有的書商通通拒絕之後再來思考要不要放棄創作之路,在面對下一個可能幫助我的機會,我都應該要積極地去爭取。

      因為三年半前我的財經作品也是被好幾家出版社拒絕過,這些...真的沒什麼好氣餒的,昨天我才聽到龍紋身的女孩的作者拉森,一開始也被許多書商拒絕過,連諾貝爾文學獎大江健三郎也曾經碰到自己的創作無人出版之求助無門窘態,既然自己的文采與天份比不上這些人,自然就要更努力一點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