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茹很奢侈地用公費替自己訂了頭等艙的機票,難得出國一趟,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個半小時的飛行時間,她可不想委屈自己窩在嬰兒的哭鬧聲、小孩在狹窄走道來回狂奔、喧嘩並不時吵著要喝酒的團體客人、體味異常的印度阿三以及藉機拉起保險或直銷的惱人搭訕的經濟艙,嬌小的小茹被幾乎是身體兩倍寬敞的座椅所包覆,這樣的享受完全沖淡掉強老大那包禮金所帶來的罪惡,短短幾年不到,小茹從一個天天騎著小綿羊機車風吹雨淋半工半讀的銀行工讀生,到現在擁有台北市精華區一棟四十幾坪的小豪宅,還可以幫家裡的弟弟負擔唸研究所的學費,偶爾還可以出國搭頭等艙住渡假村頂級Villa,金錢面前人人平等,小茹自然而然會順著這種既得利益的立場去思考整件事情。為什麼承銷的對象臨時改變?大發的吳董到底與老大之間發生什麼變化?冷綠資本投資公司又是什麼樣的公司?那位和古家與強老大之間一直扯不清的淺野小姐扮演什麼角色?小茹自己該如何在承銷契約中動手腳?……

    想著想著眼見快要進入夢鄉,忽然間被窗外的奇特景色所吸引,飛機下方的雲層最遠端突然出現一道稀有的綠色餘暉,小茹張大雙眼一看原來是太陽在日落時,最後出現在雲端上面的一小塊太陽與厚實雲層間的特殊景色,還沒落到雲端下的太陽被染成綠色。

旁邊的空姐見狀興奮的告訴小茹:「這個就是傳說中的綠光,相當罕見,就算像我們這種天天在天空飛的人也不容易看的到,聽說看到綠光的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到自己未來的幸福呢!」

   「真的還假的?」小茹好奇的問。
    「去年底我們航空公司的一位學姐,就是在機上看到綠光,下飛機後在回國入境大廳碰到大學時期的初戀情人,倆人聊開之後才發現男未娶女未嫁,而且當初分手的理由竟然是誤會一場,三個月後學姐就步入教堂。」
   「好幸福啊!」

    小茹望著窗外那道越來越黯淡的綠光,慢慢地天際線轉為灰色終於陷入一片黑漆,對於浪漫完全陌生的小茹不免心神盪樣起來,真的嗎?她兀自地盼望著新加坡真的有屬於她的綠光白馬王子。

    空姐很快地收拾晚餐餐盤,距離Landing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小茹正想拿起酒單點選一杯白酒,好好地品嚐一番這般難得的頭等艙虛榮,只傳來後面空姐的講話聲:
   「先生,對不起!這裡是頭等艙專用的廁所,按照本公司規定只能提供給頭等艙乘客使用。」

    小茹回頭看艙後,只見一個滿臉鬍渣、滿口酒味且帶點說不出來的廉價香水混合著汗臭的特別嗆鼻體味的男子。

「可是後面的廁所通通客滿且大排長龍,小姐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嗎?」

    空姐用拉上頭等艙的隔簾來表達不允許的禁令。小茹心想大概又是那種不懂搭飛機禮儀的團體客吧,頭等艙的隔間簾門所隔出的階級世界原來是如此的滋味,金錢可以買到任何屬於虛構世界的一切,只是這世界屬於虛構那一面的比重卻已經越來越高了。

    那男子悻悻然地回到經濟艙的座位,碎碎唸地向鄰座同行的同伴抱怨了幾句,他的同伴問他:
   「你千萬別告訴我,今天是你第一天出國?」

    那位男子尷尬地回答:
  「學長!今天是我生平第一次搭飛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