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霧清晨,強老大一臉睡眼惺忪被酒店附近寺廟內所傳出渾厚的晨鐘聲喚醒,一聲震開強老大還呈睡眠狀的雙眼,又一聲終於敲醒他的腦袋瓜子。

        強老大一行人昨晚下榻在離清邁市區80公里、接近泰緬邊境處的昌佬(Chiang Dao),昌佬泰文的解釋是「星之城」(The City of Stars),她雖不及曼谷明亮,但綠草如茵和遠山崢嶸,卻是曼谷所不及。清晨醒來,霧氣氤氳,山景若隱若現,恍如走進仙境。居民自給自足與世無爭,帶點隱世味。不少外國人為此而來,只為在這片未受污染的土地上,尋找自己的一片天空。這片海拔約1000公尺的小山村,人口只有千餘來人,住在以竹子、茅草等搭建的高腳屋村莊中,因為住著由緬甸、寮國、中國等地移民來的長頸族、阿卡族、大耳族3大少數民族而聲名大噪。

        整間酒店佔據一個大山頭,跟隨石塊小路向前進,先是小橋、流水作見面禮,抬頭一看,高高低低、參差錯落的小木屋,四周是叫人看得心曠神怡的花田與歐式小涼亭,耳邊傳來炎夏中的蟬鳴與鳥叫;強老大爬起身來打開房間的陽台,看著整片寧靜的小山林發呆許久,大口貪心地吸了幾口飽飽的空氣,這一眠彷彿睡了半個世紀之久,清邁乾爽清淨的早晨幾乎讓強老大忘了來這裡的目的,只盼望著朝陽初綻的那一片刻可以就此凍結。

        強老大走到酒店大廳,酒店門口外一位身著傳統服裝的阿卡族老婦,微笑著向強老大兜售手工藝品,她頭上戴的、脖子上掛的滿是叮叮咚咚的銀、錫飾品,讓她呲牙裂嘴的嘴巴、兩排黑得發亮的牙齒更為顯目;就在強老大答應購買50元泰銖一只的錫製煙斗之刻,rick與na也走到了餐廳的早餐吧台前,na一臉嬌羞著看著強老大,手挽著rick的臂膀,發覺強老大轉頭瞥見他倆後,na不好意思地鬆開了自己的雙手,獨自地找了一個桌子坐了下來,na清楚地知道強老大與rick會有極為重要的會談以及要見幾位重要人物,來自泰北鄉下的na對於工作上的階級與場合倒是十分地看重。

        強老大把玩著錫製煙斗並調皮著將紙菸撕開,將裡面的七星香菸煙草倒進煙斗中,一把火將其點燃而享受起吞雲吐霧的樂趣起來,阿卡族老婦看的哈哈大笑,而正要拿出她的煙草出來兜售的當下,na端了咖啡與泰北風味的稀飯給強老大與rick。

        強老大笑對著rick說:「來這個地方出差比去大阪工作好上一百倍!」

         rick看著手錶說:「我剛剛聯絡了秋董與虎哥,他們就住在這附近,四十分鐘內就會來到這裡!」

        rick看著na離開餐桌後,神情略帶緊張的地用台語對著強老大說:
       「我上個月到昆明兩三趟,幫秋董與虎哥做了幾筆金融交易,將他們在昆明的錢兌換成中國人民銀行的無記名公債,並透過管道將這批無記名公債用na的名義在我們曼谷分行開了一個保管帳戶。」 

       強老大不發一言瞪大著雙眼看著rick。 Rick繼續說:
      「其實這批錢並非秋董他們獨有的,你聽過所謂的貼牌黑市手機吧!」

        Rick喝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
       「中國一些南方省份的電信官員勾結了一些手機地下開模業者,兩年多來仿造了幾千萬部所謂的貼牌手機,用偽造的原廠製造證明矇混過關,分別偽造來自台灣、日本、美國與北歐一些知名手機品牌,然後與官方的電信單位勾結,以搭配大哥大門號的方式,由電信單位高價付錢買下這批手機,接下來再用暇疵品的報廢手續低價拍賣給一些黑市通路業者,而這些業者再把這些仿冒的手機賣到中南半島與東南亞這些地方。」

         強老大好奇地問:「那秋董他們怎麼有辦法取得原廠的手機模具機密?」

         rick笑著說:
       「幾家歐美日台灣手機製造大廠,在華南一帶設廠,其員工數以十萬計,隨便幾個不肖工程師貪點小便宜就會把原廠模具的設計圖與電子檔案帶出公司,這些東西要多少有多少,只是沒有通天人脈的人還真的拿不到,拿到這些設計圖與技術的人,若沒有一些小型代工開模工廠配合的話,也沒辦法搞出這麼大的仿冒量,更何況沒有更強的銷貨甚至官方的門路的話,製造得出來也不見得能夠得逞。」 

        強老大問道:「我早就知道秋董與虎哥是撈偏門的腳色,你說這些事情,坦白說我一點也不驚訝!他們這樣搞,簡直就是一條鞭嗎,上下手通吃,低買高賣來回賺了兩趟價差。」

         rick望了望四周壓低嗓門後說:「這筆錢是黑錢,但是秋董他們想黑吃黑,自己獨吞下來!」

        強老大臉色大變的問說:「那這筆錢應該是屬於誰的?」

       rick低頭不敢直視強老大的雙眼後回答說:
       「中國某省份的電信黨部書記以及當地的公安局長等等都有份!」

        強老大大聲地驚叫一聲:
      「蝦米!幹你娘!你敢答應這種交易應,你是第一天到金融市場來混的菜鳥嗎?」

        rick臉帶愧欠地解釋說:
       「秋董半威脅半利誘的告訴我,說像na這種泰國變性失敗的人,隨便橫屍在曼谷gogobar的窄巷中或是陳屍在一些廉價旅館內的話,泰國警方根本連察都懶得察,所以就…..」

         強老大立即冷靜下來問著rick:「那他們答應了什麼條件給你?還有他們開了什麼要求?」

         rick回答說:
       「他們要求這筆錢能夠乾乾淨淨地洗回台灣,其中的百分十完全歸我們所有,其他的百分之九十可以用外資的名義匯回台灣買進國華銀行的股票,完全由我們全權負責,他們只求擁有這些股票,其他事情一概不過問,並且可以額外幫我們搞到國華銀行全部股權的5%的委託書,這批股票與委託書要支持誰當董監事,也完全由我們運用。」 

        強老大笑了笑說著:
      「rick你瘋了,這種錢你也敢賺,等一下火速叫曼谷分行的同事領了那批公債還給他們,我們用最快的方式回到台灣,反正我們若沒碰過那筆錢,中國的官方與公安也不能對我們做出什麼不利的舉動,靠!中國大陸的公安你也敢惹!」 

        強老大恢復嚴肅的表情說:「至於na,你自己看著辦吧!」 

        兩人陷入極為尷尬的沉默,坐在角落的na似乎感受到這股悶的化不開的凝重空氣,遠方的寺廟中傳來泰國僧侶的陣陣早課聲音;強老大伸著懶腰告訴rick說:
       「去打電話給曼谷分行的經理,請他把債券送過來,我們就在這裡陪著虎哥與秋董,下午當面點清楚還他們這批債券;你知道我們銀行如果答應這種事情,首先就會遭到台灣金融局的糾正與泰國當局的處罰,因為沒有報准就買入台灣法令所不允許的人民幣業務,搞不好整個曼谷分行要被撤銷執照也說不定;二來我們兩個人可能會遭遇到一些無謂的麻煩,說不定連順利離境都會成問題;三來又何苦為了工作去扛這麼多無謂的責任與困惱!」

        強老大看著手錶,起身走到餐廳門口的一些小販,這個小村落唯一的小市集就集中在當地唯一酒店的門口,強老大買了一串烤米丸塞到口中後回到餐廳裡面,問了問rick:
       「那批人民幣債券總面額有多少?」

         rick用極為含糊的語氣回答著:「六億人民幣!」

        強老大突然呆滯著站在餐桌旁

 十一禍水世界完,第十二章「尖銳絕壁」待續中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