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大小姐恍神地回到大信金控大樓,連一起搭電梯的強老大都沒留意到,其實她也累了,從錯失大信銀行的副董事長準接班位置,到幾個月前的國華銀行釋股爭奪戰的鎩羽而歸,連續敗了兩場給三妹古漂亮;這次金控股東會的董監事選舉,她不想再失敗了,若這場再度失敗,那麼就代表了後古萬金時代將由古漂亮接班,古大小姐當了十多年的準接班人之後,卻在最近兩年一步步敗退,所以不惜引進外面的金融同業梟雄,打算要與三妹甚至父親正式攤牌了。

        最近半個月下來,古大小姐與大安金控的添董不知道密會了多少次了,見了大信金控的新外資股東-新加坡某神秘基金,透過吳總召請託了大信金控的官股代表,以及馬不停蹄地尋求多家投信基金持股的奧援;她十分清楚自己的勝算並不高,尤其是近幾次在大信銀行的董事會上,父親的態度相當明顯,即便抱病都會拿出開會的委託書,關鍵的時刻往往站在三妹那邊,種種跡象都誘使一些銀行老臣、來往廠商與專業法人甚至官股方面,幾乎快要形成西瓜偎大邊的效應了,時不我予的窘態已經逼得古大小姐及將狗急跳牆了。

        古美麗心神不寧的原因是今天早上在大安金控的一些決定。一個幾乎是背叛家族的重要決定。

        早上的南京東路敦化北路上班尖峰時間,或許因為是股市展開了一段兩千點的大反彈行情,一掃一年多來大跌六千點的陰霾,這一帶金融圈的活力似乎略有恢復。大安金控的董事長與總經理就設在當年強老大的交易室原址改建,篤信風水的添董認為當年葉國強等人在這個地方賺過大錢,就認為這個交易室是整個金控的財庫,一旦金控成立以後,就把自己的辦公室移到這個區域。

        辦公室的裝潢十分簡單,比較多的擺設卻是好幾幅添董與政治人物的合照,包括總統、院長、在野黨黨魁等等,也顯示出這間辦公室的主人的能耐,不過是位典型的向投靠政治以獲取利益的金融家而已。

        添董站在靠近敦化北路的窗邊,不太專心地俯瞰著下方的街景,冬天早上灰暗的天空,微弱的天光似乎灑不進厚實的落地窗,辦公室另一邊靠近南京東路的窗旁,古美麗坐在沙發開著檯燈戴起老花眼鏡,看著大信金控委託書的徵求數量統計表格,屬於他們這一陣營的委託書徵求人有古美麗與章添祥、大安證券、大信建設、聯安實業等,只是蒐購到的委託書竟然是…..。

       「唉呀!」當她看到一共徵求到的委託書數量掛零的慘痛數字後,大叫一聲。

       「為什麼?」

        「妳們家的三妹請出了委託書的大哥林阿秋,所以底下的徒子徒孫委託書業者通通禮讓。」章添祥憤憤地說道。

        「怎麼可以這樣!大家不過就是求個財罷了,你去問那些委託書業者,看看他們要什麼價碼,我們都可以開給他們。」古美麗一聽之下慌了。

        「他們不止倒戈將委託書給你們家的三小姐,還集體在前天被招待到泰國旅遊,整個委託書蒐購系統被你們老三收買甚至於綁架了。」添董從氣憤轉為有氣無力。

       「本來古三小姐他們根本沒有徵求股東會委託書的權利,誰知道他們竟然用公文去詢問財政部,請財政部解釋金控公司是否為新設立公司,沒想到財政部就頒了一個解釋函令,指金控公司是新設立公司,所以擔任股東會委託書的徵求人不受限制,一個解釋令就破掉我們的局。」添董說著說邊看手錶似乎在等人。

       「我們家小妹怎麼變得那麼狡猾呢?可是她的身邊除了一個小女祕書以外,沒有什麼幹部在幫她打理一切啊!」古美麗不解地問著。

       「我有點後悔與妳合作,你們銀行臥虎藏龍,妳竟然一點都不知道!算了!既然咱們在同一條船了,也沒有什麼好抱怨了;我還有最後一招,正在等幾個人來一起討論。」

        時間彷彿凍結在這個寒氣逼人的早上,古美麗有點坐立難安地唸唸有詞:
      「非得走上這條路嗎?」

        此刻添董的秘書走了進來報告著:「董事長!幾個訪客都到齊了,他們正在會客室內等你們。」
 
       「想後悔也來不及了,古大小姐!妳到底要不要當古家的接班人呢?」添董一句接班人直刺進古美麗的死穴,讓她無法招架。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