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老闆你回來了!」強老大回到家中只見吳太太和她女兒陪著強老大的一對兒女;吳太太是過動兒單親家庭的媽媽,自從強嫂開始忙著輔選後就全職在強老大家中幫忙家事與照顧小孩。

       「吳太太妳辛苦了!其他的事情我來忙就好了,妳跟妳女兒可以先回去了!」

        強老大看了時鐘已經晚上七點半,自從強嫂開始替老闆輔選後,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晚上哄小孩與照顧兒女的家事就完全落在強老大的身上。

       「爸爸!放寒假前我們要交學期作業,要寫有關旅行的遊記,禮拜天可不可以帶我們去玩。」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大女兒一看到爸爸就撒嬌的說。

       「我想去動物園!」幼稚園的兒子興奮得叫著。

       「動物園太幼稚了,我的同學每個人都想寫動物園,我才不想跟大家一樣呢!」一付小大人模樣的女兒嘟起嘴巴的樣子像極了強嫂。

        強老大一邊幫小兒子洗澡邊笑著回答:「過一陣子有寒流來的時候,陽明山可能會下雪,我帶你們去看雪好不好?」   強老大十分堅持要自己或強嫂幫小孩洗澡,因為這種親子互動是外人所不能代替的,這陣子強嫂比較忙,所以強老大無論如何都必須提早回家陪伴小孩。

       「那可以堆雪人嗎?我終於可以看到雪了,人家姊姊以前都跟你們去過北海道看過雪,這次我也可以看到了,你叫媽媽也要去歐!」小兒子玩著浴缸內的皮卡丘玩偶,高興的手舞足蹈。

        強老大回想四年前去北海道渡假的情形,一家人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什麼時候開始,強嫂變得比自己更投入工作、更加忙碌,什麼時候強嫂開始放棄成為一個偉大的母親?什麼事情、什麼人改變了強嫂的想法?什麼想法改變了過去的強嫂?什麼時候,那個清純學妹開始放棄最初的承諾?

        許多事情需要時間,慢慢沉澱、慢慢累積、慢慢復原。相信難,等待更難。投資失敗可以重新開始存錢,重新尋找機會,強老大想起以前的老前輩說過的:你在市場裡,只有離開了,最後剩下的才是你的;李白說:千金散盡還復來,明朝散髮弄扁舟。強老大看著熟睡的兒子,在他床邊輕聲問了一句:「媽媽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所以曾經有人說過,女人是天生的交易員,比起男人的猶豫與藕斷絲連,女人敢愛敢恨的個性很適合那些冷冰冰的交易工具;大盤趨勢對時如同尋覓到值得愛的伴侶,能堅持己見果斷的去愛;當女人的伴侶已經不值得留戀時,就如同走空的趨勢k線,說砍就砍毫不心軟。 

       沉悶的盤勢、低迷的股市、趴下去的K線,大家有如末世來臨前的心態,還流連在場內的倖存者只想著最後一搏;股災後的證券營業大廳門可羅雀,偌大的營業場所除了營業員外,只剩下掃地的阿桑,送便當的小弟、問路的路人,當股票跌到慘絕人寰時,連斷頭的交易也消失無蹤;營業員下午兼差開計程車、晚上當售屋業務代表,幾波的大空頭降臨時,營業員一個月的薪水恐怕還比便利商店的工讀生還低。

        陳董與強老大坐在證券公司的貴賓室中,只看到國華科技的股票似乎奄奄一息的遊走於平盤下,兩人一直枯坐到十一點二十分,大盤成交量還不到一百五十億元;陳董抓起電話向大廳的營業員下單:「跟前兩天一樣,賣出499張一共十筆,都用平盤價敲出!」

        陳董與強老大神情若定的坐在椅子上,前兩天陳董出貨出的極為順利,旗魚他們也依約了每天買三千張,不明就裡的媒體與市場人士竟然解釋為「大股東透過外資發行私募認股權證」
(註:認股權證是一種信用工具,除了一般大家常見的券商發行外,另外一種大家比較罕見的是上市公司大股東透過外商銀行來發行,該認股權證全數由大股東買回,但同時大股東又透過市場賣出等額的股票給外商銀行,簡單舉例,大股東向外資買進一股1元的認股權證一萬張,而外資為了避險也向大股東每股市價20元買進一萬張普通股,這一萬張認股權證一年後就下市,說穿了就是一種變相的大股東向外資借款的意思!)

      「這個盤不對!陳董趕快喊停。」強老大機靈的傳出手機簡訊給壽司等三人:「停、看、聽」的暗語。

       「為什麼要暫停?」陳董跟著緊張起來。

        強老大指著MONITOR說:「就在你掛出賣單後不到一分鐘內,你掛的賣出價的下一檔突然也冒出將近3000張賣單!陳董你們公司的其他股東會跟著倒貨嗎?」

        陳董不解的說:「國華科技的股東內一口氣可以拿出將近三千張來賣的只有我一位阿!以前的創辦人島根作桑那邊應該剩下不多了!」

        強老大說:「你連續兩天同一個時間大量成交,當然會被識破,也就是說被人跟單;納悶的是,誰有這麼大的量呢?」

        強老大只好硬著頭皮打給壽司:「壽司阿!我阿強啦!」

        壽司緊張到不小心將手機摔到地上說:「夭壽啦!這個時候你幹麻打電話?」

        強老大笑著說:「我今天託你們買的酒,你們暫時不要買,那些酒不好喝!」

        壽司意會的鬆了一口氣。強老大接續的說:「要不然今天收盤後幫我去買好不好?」

        壽司答應的說:「我知道!我會跟旗魚說,請他盤後去買一些生魚片。」

        陳董好奇的問:「你們在說些什麼?」

        強老大看著手錶:「就是盤後交易嗎!一點半收盤以後再來委託吧!還有今天你記得分散戶頭賣出!」

       強老大打了電話給大安的櫃檯主管:「今天國華科技有何變化嗎?」 櫃檯營業主管回答:「很奇怪!今天限券!融券分配!所有券商的融券今天兩千多張通通被特定人要走了!」
     (註:所謂融券就是放空交易,如果投資人預期某股票會跌,可以透過融券交易向券商借股票賣出,而限券就是限制融券,也就是說融券放空者眾多,以至於融券餘額逼近或超過法定上限。)

        強老大對陳董說:「有人看穿你的企圖,想要放空搭便車,而且不是小角色,一口氣能放空兩千多張,是很大的手筆呢!反正時間距離盤後交易還早,要不要去三井吃日本料理啊!」

        強老大百思莫解地撥了公司內線給Hulan:「Hulan副總,這兩天國華科技好像有買盤進去攪和,是不是你幹的好事,有好康一定要跟小弟說!」

        Hulan:「坦白講這兩天我一直買不到太多貨,好像有人捷足先登,我也很急,因為他們公司兩天後就要公佈創新高的營收了,電話中不要聊太多!」

        強老大對著陳董說:「賣壓也不是從他那裡來的!」

        突然營業廳主管打了電話進來:「強協理!你跟添總是在搞什麼鬼!他一直向我要融券額度,而你也再幫陳董每天持續賣出,到底國華科技是不是如報紙所寫的那樣!有什麼玄機要跟我講ㄡ!」

        突然,強老大心中又升起一股莫名的憂慮,他克制心理的恐懼感對櫃檯主管說:「公司大股東的事情不要到處亂傳,陳董這邊只是單純的發行認股權證並且跟外資對敲,你從每天的大戶進出表應該也看得出來!」

        陳董望著發呆的強老大說:「你發什麼呆!到底要不要去三井吃飯,我約了一位骨科醫生一起吃。」

       強老大宛如西遊記的孫悟空,添總的如來神掌好像籠罩在他的四面八方。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