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老大看著眼前這位胖胖的美麗女老闆,乾咳了一聲,試圖化解一起等電梯的沉默,也想嘗試地揭開古大姐的冷漠。

      「電梯真的很久!」強老大開口和她閒聊,聞到了她的頸根飄散著淡淡薰衣草香水氣味。

      「嗯!」豪門大小姐的高傲貴氣,讓古大小姐用一種具有「離我遠一點」暗示性的鼻音將他人拒於千里之外。

        強老大斟酌著自己的角色,從大信金控奉財政部核准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就決定浮上檯面以古家的新家臣自居,當然古今中外不論皇室還是財閥,家臣在接班的關頭最不希望兄友弟恭的局面出現,新的接班少主意味著新的領導階層,新的領導階層就是利益的重新洗牌;況且,這個古家完全也稱不上兄友弟恭。

        一前一後用一種絕對尊卑關係的站姿等著電梯,強老大決定維持著低調,在已經是敵對方的古大姐面前,偽裝成一個粗鄙不起眼的中年銀行職員。

        今晚是大信銀行被併入金控的最後一次董事會,老董事長古萬金仍然是稱病請假沒來參加董事會。古三小姐古漂亮在頂樓的金控預定董事長辦公室焦急地坐立難安,一年多來,逐漸養成非得要見到葉國強或聽到他的建議才安心的習慣。

       「剛才在電梯內碰到妳的大姐。」強老大走進古三小姐的辦公室。

        「她應該是一副高高在上不理會人的樣子吧!」古漂亮淡淡地說著。

       「以後在金控董事會上,就可以好好地見識妳大姐到底有多蠻橫了!」 強老大裝出一副心有餘悸被嚇到的神情,古三小姐見狀噗一聲地笑了開來。

        「下禮拜一就是大信金控的第一屆股東會,我們再來算一算可以得到的支持。」古三小姐提出要求。

      「先算我們可以得到的,國華銀行原來三百億元的股票,因為換股比率二比一,只能變成一百五十億元的金控股票;大信銀行本來資本為兩百億元,換股比率為一比一,可以換成兩百億的大信金控股票;至於大信租賃、大信證券、大信產險與國華票券各可換得二十億、三十億、三十億與二十億的金控持股,合計金控股本為四百五十億元。」強老大拿起報表唸著。

        「其中我們完全可以掌控的是三妹妳名下的持股大約是5%,妳的秘密帳戶冷綠投資約有3%,北海醫院有2%,四菱銀行有5%,楊宏林等人的私募基金持股3%,古老爺的持股有5%,美靈銀行有2%,妳的夫婿謝三河家族有1%,一共26%。」

       「另外,大小姐那邊,大小姐持股是3%,妳的大姐夫關新勇持有2%,添董旗下的大安證券與投信持有4%,香港會紅銀行持有1%,官股的8%恐怕會支持她們,大信建設持有1%,一共19%。」倆個人拿起計算機努力的敲打著。

       「再來就是委託書的部份,這就是今晚我要趁三妹開董事會前,急忙地跑來向你報告的主要事情。」強老大從公事包拿出幾張報表。

        手裡拿著報表,神情漸漸地嚴肅起來,強老大看著古三小姐說:
     「我們的盟友林阿秋透過他的管道,徵求到大約10%的委託書,而更重要的是,妳大姐那邊原本徵求到的10%左右的委託書也陣前倒戈,也就是說妳和妳大姐的實力是56%比19%。」

       「臨陣倒戈?這位林先生這麼有辦法?」古漂亮相當好奇。

        強老大避重就輕地回答著:「他的確很有辦法。」

        緊接著更是神情凝重的說道:「這委託書的部份由於相當具爭議性,所以我會和藍瑞克以及從日本四菱銀行來的國際金融部協理Jack桑跳出來擔任這些委託書所支持的董事。」

       「三妹,妳已經是個僅差臨門一腳的金控董事長了,許多金融界必要之惡與骯髒的事情就交給我辦了。」強老大保護古三小姐的神情溢於言表。

      「其它法人方面,同業銀行、投信基金與一些外資的持股一共5%,他們一貫是保持中立,所以這部份不影響戰局。」古三小姐看著股東名冊。

      「這可不一定!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這些其它法人當中,有些與大安金控或章添祥個人相當友好,有些和執政黨的吳總召相當熟稔的,用最壞的打算估計,這5%的持股會有3%跑到妳大姐那邊去,所以妳和大姐的支持度變成56%比22%。」強老大不願意太樂觀。

      「不過!最大的變數在於當初國華銀行的員工持股以及他們工會的持股,轉換成大信金控以後,大約佔金控持股的5%,以及妳二姐個人以及她的基金會也握有持股5%;這一部份若轉向的話,恐怕未來董事會中,她們會成為強勢的在野派,妳的董事長座位會很辛苦。」

       「那麼該怎麼辦?」古三小姐習慣性地詢問起強老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