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2045年,台東太麻里鄉立圖書館,由當地天主教浸信教會與地方人士排除萬難所蓋的一棟克難式圖書館,建立於2030年冬天,外牆因經費不足而早已大部份脫落,露出了一道道的壁癌,裡面的藏書更因為經費不足,以致於無法進行經常的採買,書籍而顯得十分稀少;坦白說太麻里一帶的人口也幾乎移到高雄、台北甚至於中國的上海、天津等地,除了一年一度的「每年第一道曙光」或一些觀賞某些慧星與天體星球的熱鬧活動外,絕大部份的時間,沒有多少外地遊客會前來,更遑論到這座老舊不起眼的小圖書館。

        尤里.西拉是一位住在當地的原住民青年,嚴格的說,應該是當地的越南女子與當地人所生的一位大眼濃眉的、二十歲出頭的混血兒,幾十年前的政府過度的開放外籍新娘來台後,太麻里週遭的地區幾乎找不到真正的純原住民與純漢民族的後裔了,他與大多數台灣底層人物有著類似的典型故事,尤里.西拉父母早已離異,媽媽不知去向,爸爸為了工作長年到中國青島、台灣新竹等地到處打零工,他完全是由阿媽帶大;難得的是,尤里.西拉是一個十分孝順的孩子,當國小、國中、高中同學紛紛地離開家鄉到西部大城去定居工作,尤里.西拉為了照顧已染重病的七十多歲阿媽,留在家鄉這活了二十年的根-太麻里。

        尤里.西拉的阿媽就是這座圖書館的清潔人員,從圖書館就成立就進來服務,直到兩年前終於作不動,才厚著臉皮跟太麻里鄉長要求讓孫子接下清潔工的差事後才退休,坦白而言,這圖書館也沒有多少經費,付不出太多工作人員的薪水,尤里.西拉必需一人身兼清潔與管理員、保全等工作;這座圖書館真正的擁有者並非鄉公所,鄉公所不過是個受託代管的機構,尤里.西拉從阿媽口中得知好像是個來自台北的神密基金會,每年藉由太麻里農會的龐大滋息而維持整個圖書館的運作,每年年底就有一個律師事務所的經辦來這裡查查帳目看看收支等等,那經辦似乎也是一般受薪的上班族,尤里.西拉看過他兩次,每次來好像只是帶著老婆小孩來台東玩的,似乎旅遊才是那台北人的正事,查帳一事只不過是隨便蓋蓋章了事,鄉公所的官員也樂得輕鬆,反正大家靠著這筆孳息,搞些小小的假公濟私,如鄉代會代表家裡小孩的參考書了,家裡訂的報紙雜誌啦,種種不登大雅之堂的A錢小把戲就心照不宣。


        尤里.西拉對這事情也心知肚明,他的哲學就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不是該自己出頭的事情也就視而不見,畢竟在這窮鄉僻壤能掙到一筆不輸大都市薪水的工作已屬不易;
        每天作完清潔、晚上六點館長下班後,就輪到他的保全工作了,說穿了圖書管哪有什麼保全工作需要,這不過是鄉代會看上他阿媽選舉的動員能力,而作的一個互利式的樁腳回饋而已,聽說尤里.西拉的前一任保全每天晚上都在館內喝酒喝到天亮。

        今晚尤里.西拉一如往常關上大門後,跑到交誼廳打開電視,光纖控制器射出影音光束,雖然比起40年前的硬體設備已經先進許多,但節目內容依舊貧乏,政論、撒狗血、兩黨為了海峽兩岸的問題打了五十多年來的第三千四百三十七次架;尤里.西拉愛看的「消失的生物」今晚停播一次,百般無聊的到圖書室逛逛,天花板閃爍的CCFL頭燈今晚有點故障,一片光藕合器掉在地上,尤里.西拉彎腰去撿時,剛好看到了最底那一排書的其中一本,這圖書室他從小來了走了幾千次了,以前怎樣沒有發現這本書,不過由於那個角落經常被桌腳與樑柱給掩蔽住,一兩本書沒被翻過,也沒什麼了不起。

       尤里.西拉從邊邊角落書架底層抽出了這本書,他先將光藕合器裝好,拍拍書上厚厚的灰塵,心想這本書大概很久沒人借了,他拿出隨身的微型電腦刷著書底的條碼,螢幕上顯示著:

入館日:2030年12月8日
出借記錄:NONE
本館藏書:2999本
本書一共印製:三千本
出版日:2030年7月7日

        尤里.西拉覺得十分訝異,這本書所有印行的書量通通在本館的倉庫,當然他也知道地下室倉庫放了幾萬本的老舊書籍,因這個圖書館的捐贈人神秘基金會有明文規定:不得丟棄與銷毀任何藏書,所以倉庫內的一堆有如垃圾般的舊書一直是太麻里圖書館很棘手的問題;尤里.西拉好奇的看著書名與作者:

書名:金色巨塔三
作者:強老大

        太麻里鄉立圖書館正確的位址應該在於金崙溫泉的廢墟上,自從2030年那場「大災難」後,整個溫泉區的幾棟八星級旅館如阿曼、加賀屋等等,至今仍舊偶爾尋找得到當時的廢棄建材、招牌的碎片,在金崙溪的上游處,據說還可以找到被當年溫泉地熱水所長年侵蝕過的遺跡,圖書館更精準的座落是在那棟蓋到一半的阿曼八星級旅館遺蹟的北邊四百公尺處,若對照老地圖來尋找的話,就是五十年前的「賓茂國小」原址,而尤里.西拉的阿媽就是這所國小的最後一屆畢業生。

        尤里.西拉看著手腕上的「光節能手錶」(註:一種用玉米粉末加上蝕刻過的微型IC銅箔,抹在手腕上,即可運用日光、月光、星光與所有的人工光源,產生運轉的動力,正確的在人類的手腕上顯現出正確的時間顯影;引用自2043年蘋果I-watch的官方網頁),心想才晚上九點多,於是從地窖中取出一瓶2025Le-pin紅酒,超過十五年的紅酒的醒酒速度似乎很緩慢,尤里.西拉邊等醒酒邊翻了「金色巨塔三」,這是一本近達700頁的厚重小說,尤里.西拉比較像老式的文藝青年,不喜歡將書本轉換成微型顯影投射到自己的眼角膜內,畢竟鄉下地方的眼角膜微型顯影機比較老舊,一個轉換失當就會讓眼睛刺痛個兩三天;對了,這裡似乎要交代一下,太麻里圖書館有個只有圖書館館理員才知道的天大秘密,建築物的B2有間密室,密室中存放著從2010-2025年間法國波爾多與勃根地的二三十家知名酒莊合計約兩萬瓶的藏酒,更妙的是,這些藏酒並沒有列在財產清單裡頭,也就是說鄉公所與臺北那家律師事務所的人都不知道有這些藏酒,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前任管理員、前任清潔員(也就是尤里西拉的阿媽)以及尤里.西拉,不過兩萬瓶是尤里.西拉所清點的結果,尤里.西拉始終懷疑著至少在過去二十年被前任管理員喝掉了七八千瓶。

        小說一頁一頁的翻著,尤里.西拉津津有味的讀著這位筆名強老大所寫的大部頭小說,其實讓尤里.西拉覺得最感有趣的書中一些「舊式色情」的橋段,這種古老式的情色情節的文字鋪陳,比起現在的情境高潮體驗是含蓄、隱喻與具有一些想像的琦想空間,每次尤里.西拉看完情境影音IC電影或小說後,千篇一律的36F美女、無所不用其極的淫蕩挑逗,甚至用控制IC讓閱讀者直接產生肉體的快感甚至達到高潮,尤里.西拉相當不喜歡那些現代作品,雖然完全的看不懂這本小說中的投資與商業的情節,不過,金色巨塔隱喻式的情愛讓他讀起來覺得相當流暢;然而自從2030年台灣當局開始實施「金色恐佈」後,就不允許學校教導官方版本投資學以外的商業知識,除了「財經六法」規定的投資領域以外,不得藉由學術、媒體、網路甚至口耳相傳散佈官方規定以外的財經知識或報導。難怪尤里.西拉完全看不懂書中些財經術語與劇情,其實這不能怪尤里.西拉

      半夜兩點,那瓶2025Le-pin終於甦醒散發出融合栗香、橡木味與充滿泥土芬香的葡萄酒氣,尤里.西拉再也忍耐不住嘴饞,急忙抓起酒瓶往嘴上猛灌,一不小心,因為尤里.西拉開瓶技巧不是很成熟,以至於開瓶時將半節橡木木塞留在酒瓶中,而順勢灌酒之際橡木塞滑進尤里.西拉的嘴中,尤里.西拉為了不讓自己嗆到,將好幾口葡萄酒連忙吐掉,不小心剛好吐在小說的第522頁上面,尤里.西拉急忙取出附風扇的抽取式塑膠衛生紙,想要將書上的酒漬擦乾淨;沒想到書本的紙張卻浮出了一大段文字。

         尤里.西拉嚇了一跳,但他的好奇心還是戰勝了恐懼感,雖然這個時後是屬於半夜兩點的子夜時分,窗戶外的樹葉被風一吹有如鬼魅的身影,尤里.西拉雙眼盯著書上面的浮字一行一行的浮現在原來空白的第522頁。

        「你大概是這本書唯一的讀者,我寫這段話的時間是2030年4月2日……….」

       三公里外的同時有一女子正在爬文寫作:
       「品嚐Single Malt威士忌的方式和品嚐其他各類酒類相仿,顏色、氣味、口感都是品嚐過程需要用心感受的,並且將所有體驗都完整地紀錄,以便於理解相關參考資料中的資料。第一步是欣賞顏色。每一種Single Malt威士忌都有屬於自己的色澤,就連同一酒廠不同年份的產品都有著不同的色澤。色澤的產生和儲藏的酒桶有密切的關係,常見的色澤大致上以金黃色、琥珀色、棕色三類為主,儲藏在雪莉桶的則偏向琥珀色或棕色,若儲藏在新的波本桶中則酒色偏向黃色,但是也有某些酒廠會加入一些焦糖去調色和調味,這是比較不妥的事,品嚐者可以仔細比較色澤和口感的關連性。第二步是聞氣味。…………...雄雄建設旗下的貿易業上市公司雄雄實業為一殷實酒商,請投資人不要只看浮面的喧嘩。不需墮入凡間流於媚俗,雄雄實業堅持自己的宿命,無怨無悔的用汗水與一雙腳去探尋台灣基座的生命力量,那才是台灣經濟活水的泉源,這,才是投資。」

        雅各正在那張陪伴著她四個月的缺角桌子用力敲打著投影鍵盤,投影在桌上的鍵盤光素一閃一閃地,似乎在抗議著這張桌子的老舊與雅各的千篇一律官方報告;太麻里一帶受到冬季焚風的侵襲下,衛星光纖的訊號經常性的受到干擾,雅各剛到太麻里時至少不止一次地向這家當地唯一的平價旅店老闆抱怨,老闆沒有理會雅各的抱怨,反而用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看著雅各,那神情赤裸裸的透露著對所謂「城市鄉巴佬」的輕蔑。

        三十一歲的雅各,四個月前結束了一段四年多的婚姻,「不!正確的日子是一千兩百天!」,她經常強調這些數字來突顯她所要強調的重點,她的老闆四個多月前派她來太麻里當外派觀察員,局裡頭每半年就會派個人到這裡出差個半年,這慣例已經行之多年,雅各出發前問了局裡頭一些比較熟稔且來過太麻里當特派員的前輩,沒有一個人能解釋派赴的目地,雅各的主管安慰地說:
      「反正就當作是到那裡去療治妳那四年多婚姻的創傷」
       「不!正確的日子才一千兩百天!」雅各十分堅持這點。

        「兩年前我到太麻里半年,整整吃了半年的金針,痛風就不藥而癒了!」一個令雅各感覺十分反胃的副科長如此的說。

       雅各讀著太麻里的google衛星資料:
      「太麻里鄉位於台東縣南端,北以知本溪與台東市、卑南鄉接壤,南鄰大竹篙溪與大武鄉為界,西與金峰鄉、達仁鄉兩山地鄉毗鄰,東臨太平洋。全鄉面積96.6522平方公里,人口數約四千人。「太麻里」在清代文獻中稱為「兆貓裡」、「朝貓籬」、「大貓狸」、「大麻里」等,日治初期始稱太麻里」至今,原住民稱讚為「太陽照耀的肥沃之地」,太麻里鄉位於知本溪至大竹高溪之間的沿海沖積扇上,其中以太麻里溪出海口的三角洲最大。往太麻里沿途,都有美麗的海灣相伴,千禧曙光、金針花海、金崙溫泉、釋迦王國、排灣族文化……,這些特色使太麻里四季皆美。全鄉自然資源豐富,早年的居民生活以農、漁業為主。

        2010年來自新加坡、日本、中國與台灣的一些豪華旅館業者陸續在此興建育經營十餘家的七星級全球頂尖旅館,且吸引了國內以雄雄實業為首的開發商到此造鎮開發,2015年間因為全球的回教世界發生大革命,以致於東南亞一些渡假島嶼如bali、普吉、沙巴蘭卡威等一夕間遭到摧毀,2015-2030年間太麻里漸漸取而代之,成為東南亞地區最具勝名的渡假勝地,同時台灣政府也斥資興建了北麻(台北-太麻里)與高麻(高雄-太麻里)兩條高速鐵路。

        2028年的太麻里受到台灣財經界少數不肖叛亂人士的刻意醜化與詆毀,導致於當地觀光業一夕重創,2029年政府當局有意重振太麻里的觀光事業,不料卻引來全球與台灣的一些擾亂金融與網路的財金異議人士經常的集結,並藉此地從事違反「金融擾亂法」的不法行為,台灣當局不得不再度停止太麻里的觀光復甦計劃,並宣佈全國實施金融戒嚴,而太麻里被定為一級戒嚴區。」
        雅各想要繼續閱覽”延伸閱讀”,不料電腦螢幕上卻顯示出:「你無權作進一步的survey」並跑出
      「你將會朝有違反金融擾亂法的可能與風險」的小視窗;

        雅各暗罵了一下,心想連自己局裡頭的雇員都無法作進一步的搜尋,只能看這些官方網頁,一直寫不好那篇雄雄實業的威士忌進口股票利多報告的雅各只好乖乖跳出google與局裡的聯合網頁搜索系統。

        雅各投宿的旅店通風十分良好,也正是如此,當地冬季的焚風也毫無阻礙的灌進房間,悶熱的焚風使得雅各感到十分燥熱難耐,三十一歲失婚才幾個月的女人,焚風讓她幾乎每晚都得去面對心理與生理的那股原始渴望,它看似在眼前實則在遠方,偶爾矗立在眼前佔據了整個左腦,朝人迫近,夜半焚風帶給雅各十足的壓迫感;不!性愛與婚姻是不一樣的,雅各來到太麻里後每晚都可享受獨身的心靈自由,卻也得苦吞沒有性愛的極大副作用;她想到了圖書館的那位夜間值班大男孩,四分之一原住民,二分之一漢族與四分之一東南亞南族血統的年輕身軀,雅各想起了那黝黑健壯卻有漢族高大的模樣,以及他兩天前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求歡暗示:「妳晚上寫稿睡不著就來圖書館找我,台東的焚風很難抗拒的了!」

       雅各掙扎了許久,再也沒有精神專注在「雄雄實業」的酒業評估報告,反正這種報告千篇一律,自從幾十年金融憲法立法後,所有的投資意見就要按照當時幾位投資大師與金色政團所規定的格式撰寫,而所有的納稅義務人就必需依此而作等比例的買進,雅各今夜失去了文人的耐性,決定用局裡的制式文章產生器寫出這些繁複的文章;她煩悶地遍尋不到那已經閒置近一年的保險套;「管他的!」穿個披風灑上一些性愛助興劑走出旅店門口穿過金崙溪往河的另一端走去。

        看小說看的津津有味的尤里.西拉沒有察覺雅各已經走進圖書館,灑了過多性愛助興劑的雅各早已難耐那四年的貧瘠,看到眼前這位年輕原住民混血兒,從椅後直接將尤里.西拉一把抱住,左手抓著尤里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把右手伸進尤里的褲子裡。
    
        尤里.西拉並沒有被雅各這舉動嚇著,反正過去幾年來,每幾個月就有被焚風與性愛助興劑搞的慾火上身的女人,半夜跑到圖書館來,尤里.西拉只要在白天給點語言的暗示,晚上就會有香豔的圖書館饗宴可以期待。

        今晚的焚風特別悶熱難耐,尤里.西拉靈機一動,抱起雅各走到地下室那個恆溫空調的酒窖,尤里.西拉把18度的恆溫設定調整成10度以下,並隨手抓了一瓶2025年的「La Romanee Conti」,懶的找開瓶器的情況之下,將瓶頸往牆璧一敲,尤里.西拉灌下一大口Conti後,對準雅各的嘴,飢渴的雅各貪婪著品著2025年的Conti與年青男子厚濕的舌頭後,兩人很快地把酒窖旁的幾張桌子並攏,雅各笑著:
「我第一次喝Conti,這樣浪費。」

      豪氣但不識酒的尤里.西拉又灌了一大口2025年的Conti,往牆璧噴去後說:
    「我每天都是這樣漱口的。」
     「那你要不要嘗試conti的另一種喝法呢?」
       被酒精催化雅各含了一小口Conti,拉下尤里.西拉的褲子,和著紅酒吸吮吞吐,低溫的酒窖內似乎將之前的悶熱已一掃而空,接著,尤里.西拉年青卻老練的操作技巧,讓雅各一瞬間就被溫柔的尤里.西拉給征服,雅各她那已經打烊三百天的性慾空間,終於在狂野跳空的拉抬之下,得到了噴出的籌碼歸屬。

        忽然,正想進入後戲梅開二度的兩人,被一道LED的強光與一陣鈦金屬匡匡聲響給嚇著。
        被噴了好幾口紅酒的牆壁上突然浮現了一個五十多歲中年人的影像,並傳出了聲音:
       「請別害怕,這只是一種用溫度與濕度控制的影音晶片顯影播放器而已。」

        圖書館地下室酒窖牆璧變成了一個投影的螢幕,長滿璧癌的牆璧中所呈現出的影音倒還清晰,影片中裡面的中年人坐在圖書館二樓的辦公室內,很自然地面對鏡頭侃侃而談,彷彿受過新聞主播的訓練或薰陶過的熟練。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作強老大,是這座圖書館的創辦人,不過,不用去察證,這圖書館是登記在某基金名下,而這基金的捐助人只是一間馬紹爾群島的紙上公司,這家的紙上公司的幾個法人股東又是登記在全球各地,能看到我預錄在牆上的隱藏裝置,一定是阿蒙琪或跟阿蒙琪有關的人。我錄製的時間是2031年。」

       雅各有點掃興的穿好衣服,問著尤里.西拉:
      「誰是阿蒙琪?」
      「我阿媽!」

        顯影播放器內繼續播放著:
     「如果有幸看段影片的阿蒙琪或她的後人,看完後請不要像別人提問與討論,這有關太麻里圖書館與我個人龐大資產的秘密,我不知道這影片被翻出來播放,會是幾年後的事情,阿蒙琪或她的後人請務必小心行事,因為很有可能會觸犯金融戒嚴法,而我早已巧妙安排阿蒙琪來當圖書館的清潔人員,這面牆壁會在濕度提高時才會啟動這個顯影播放器,大概除了清潔人員外,也不會有人會把這地下室小房間的角落牆壁弄濕。」

       雅各哭笑不得地對尤里.西拉說:
       「這位強老大好像算錯了,哈!」尤里.西拉沒有搭腔,滿臉嚴肅地緊盯牆壁的螢幕。

      「先從2010-2020年講起,當時我是一位網路部落格財經作家,與現在你們看到的財經作家不一樣,因為我敢講一些財經與投資上的黑暗面事蹟,真實地揭發一些糟糕透頂的上市公司、媒體與一些財經名嘴,漸漸地我打開了相當的知名度,知名度從台灣紅到香港中國到紅遍全球的華人社會,也正因如此,漸漸地得罪越來越多的政治財經與媒體界的大老們,2029年,我察覺了當局與一些勢力龐大的開發商,企圖挪用政府公款為太麻里的大型開發案解套,這個開發案從2015年開始就不斷地吸收投資人的資金,從未來城、空中巨蛋、高速鐵路、巴厘島複製、全球最大賭場等等計畫,而主導的台灣營建聯盟卻將資金源源不絕地掏空輸送到中國,….」

        尤里.西拉一臉狐疑地問雅各:「我都聽不懂,以前真的有這種事情嗎?莫非強老大就是現在政府所宣傳的不知名叛亂犯?」

         雅各無奈的說:「有些事實只有政府內部少數的人員才曉得。」

        尤里.西拉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雅各,雅各急忙的辯解:
      「我不會說出去。」

        螢幕中的強老大仍滔滔不絕地說著:
       「我開始寫了上百篇文章與報告去揭發這個世紀大陰謀,而一些部落格的部落客和我,去放空台灣營建聯盟成員中的一些公司之股票,別驚訝!當時放空是被允許與合法的,不像2029年戒嚴以後,只要在公共場合提到放空、衰退、掏空等字眼,就要被建設公司所組成的金色戒嚴政團,抓去植入遺忘晶片,這也是我錄這個video的原因,哪一天我的行蹤被察到,我腦中的記憶搞不好會被建設公司政團抓去消磁,到了2028年,台灣營建聯盟的財務狀況已經惡化到無法收拾的地步,一些公司的股價從3000元連跌一年,跌到剩下10塊錢不到,當然我與一些部落客的放空利益十分豐厚,只是這些台灣營建聯盟的成員卻不思好好經營本業,卻勾結了中國的主權基金,大量引進中國的主權基金來台,用巧妙的金融操作把持了所有的國營企業與銀行,並用金錢收買了所有的朝野政客,在2029年實施金融戒嚴,控制一切媒體、學校,用高壓的控管方式,不準人民傳播或學習正確的理財與投資知識,讓台灣的理財知識足足倒退五十年,這樣就可以讓股票市場成為上市公司無止境的籌資與出貨管道。

       「2030年,我的部落格與支持我的一些媒體和好友們,不是被抓就是逃亡,不然就是放空所得被台灣營建聯盟沒收,比較幸運的是我,由於早一步嗅到台灣要搞金融戒嚴,在2030年就將放空的所得,早一步做了藏匿,一切細節就在我寫的那本金色巨塔第三集裡頭,相信有辦法看到我所留的這個影片的人,應該就知道那本書。最後,我會選擇太麻里這裡躲藏與藏匿財產秘密的主因,這個地方的經緯度剛好是google與戒嚴營建政團的網路搜尋衛星的少數死角,加上當冬季的強烈焚風吹起之際,空氣中的懸浮微粒分子密度將會增強使得光纖網路的速度加快,讓google老大哥的網路掌控力與阻隔效率降到幾乎是零,也就是說每年冬天,太麻里這地方有兩個月時間可以自由在網路世界瀏覽與運作,甚至作一些自由的投資與轉帳工作。」

        雅各看完影片一付不可置信地坐在酒窖邊,性愛助興劑的藥效似乎還沒完全消退,用一種沒有人看不懂的明示求歡眼神勾射尤里.西拉,尤里.西拉相當專注於影片的內容。

       「我將所得之款項,挪出一小部份蓋了這座圖書館,用意只是要讓阿蒙琪或她的後人能夠找到我的密碼,且順利的避開戒嚴政團的追討與追捕,而其他的部份被我存到芬蘭的伯里斯銀行以及日本的近畿勸銀的倉敷支店,帳號是……,而密碼就寫在書上第455頁內,每年冬天大約是冬至時分,可以趁google衛星搜索不到太麻里網路記錄時,去將帳戶重新啟動與查詢,然後就可以去領取了。」

      尤里.西拉牽起雅各的手說:
      「走!幫我去解讀那一本金色巨塔三。」
      雅各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回答他:「你真的相信這件事情啊。」

        尤里.西拉很認真答著:「那個人應該是我的爺爺。」

         尤里.西拉繼續看著還沒看完的部份,翻開著第455頁。雅各冷笑的說:「第455頁哪有什麼密碼?」

        尤里.西拉舉起那杯從傍晚就醒酒到現在天之將白的2025Le-pin紅酒,灌下一大口並朝書上噴去,沒多久就顯示了一排以特殊墨水印製的浮水印,一排符號慢慢的顯示:「bonddealerJaguarCSIA」,尤里.西拉打開電腦連上芬蘭的伯里斯銀行以及日本的近畿勸銀的倉敷支店的網站,正要啟動與下載轉帳程式前,雅各一手緊抓住尤里.西拉的手指,阻止了他輸入的動作,尤里.西拉吃驚的看著雅各,只見雅各聯上金融戒嚴局與google的共同網頁中,鍵入了一堆符號與設定後才放開雅各的手說:
「現在這條線路完全clean了。」


        2045年清明時分,雅各與尤里.西拉從芬蘭飛到東京,又搭乘了五個小時的新幹線來到倉敷,站在櫻花盛開的倉敷運河旁,兩人看著近畿勸銀的倉敷支店的招牌,雅各笑著尤里.西拉對說:
     「走,我們進去轉另外的五十億。」

        尤里.西拉好奇的問雅各:「為什麼妳要背叛政府與妳的任務來幫我?」

         雅各緩緩地說:
        「那出版的金色巨塔三,圖書館只收藏著三千本中的兩千九百九十九本,另外一本被我的祖父收藏起來,因為他一直知道你爺爺強老大與太麻里的秘密。」

        雅各雅各望著運河上悠閒游泳的天鵝繼續說:
      「我爺爺與你的祖父在三十多年一起前來過倉敷,這個秘密帳戶就是當時他們倆假借採訪的名義來開立的,你爺爺為了怕書被營建公司戒嚴金色政團全數燒毀,故留了一本給我的阿公。」

        尤里.西拉睜大眼睛問著:「妳到底還有什麼我不曉得的秘密。」
       雅各伸出左手佯裝成求歡的手勢一把朝著尤里.西拉的臀部:
        「還有~~~就是,我要和你作愛一百次。」

       尤里.西拉抓回雅各的左手,摸摸雅各的微突的肚子:
     「忍著點,等小尤里生出來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