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 偽裝集團

 

偽裝集團

作者:山崎豐子

 

                我個人最崇拜的作者山崎豐子已經走了一年半(她過世於2013/9/29),最可惜的是我無緣在她生前見她一面,所以只能藉著讀著她的文字來領略其文學風采,也所幸她留下許多作品,讓後人進入她所架構的寫實文學世界,文字不死,風采不滅。

 

               這本《 偽裝集團》是台灣出版界所引進的倒數第二本山崎豐子長篇著作,另外一本尚未引進的長篇作品《約束之海》,聽說是山崎豐子的未竟之作(?),山崎豐子連載到一半就不幸逝世,應該沒多久之後,台灣的皇冠出版社也會發行繁體中文版本。

 

           《 偽裝集團》繁中版是皇冠出版社發行,出版前該出版社曾經邀請我推薦或寫序,但基於戒慎惶恐的理由,我婉拒了這個邀請,並非我個人拿翹或沒時間,兒是我不敢寫,萬一解讀錯誤或沒有看仔細而一不小心引述錯誤,白紙黑字印在書上可就貽笑大方了,我個人榮辱事小,萬一曲解了山崎奶奶的創作原意,我可會內疚一輩子。當然在網路上發表讀後感便沒有如此正式了,萬一我解讀錯誤,偷偷改正便是,哈!

 

              本書的出版年份是1967年,天啊!剛好是我出生的那一年,當我還是個穿尿布喝母奶的嬰兒時,山崎奶奶就發表了這麼一部具有深厚時代億億的巨作,書本被我捧在手上只能用膜拜來形容自己的閱讀心情寫照。

 

                故事的架構主要放在「大阪勞工音樂聯盟」(工音),這個以提供廉價音樂給勞工欣賞的團體,由於企劃部長流鄉正之(本書的主角)發揮了企劃專長,成功地替工音辦了許多叫好又叫座的音樂活動,以至於工音的會員暴增到十多萬人,工音本身雖然只是個替勞工舉辦音樂欣賞的非營利團體,但卻引來資方的恐懼與打壓,於是為了反制工音的茁壯,同樣位於大阪的幾個大財團資助成立了「自由音樂聯盟」(音聯),企圖藉由資方的財力舉辦更便宜的音樂活動來吸引勞工參加,以稀釋工音的影響力。

 

              工音主事者-左派的人民黨(山崎豐子應該是影射共產黨)眼見組織龐大後,便慢慢地試圖將政治黑手伸出單純欣賞音樂的工音,先是支援勞工運動,漸漸地利用工音替特定左派候選人助選拉票。以大財主門林雷太幕後支持的音聯不甘示弱,露骨地打壓參與工音活動的企業勞工,雙方為了所謂的政治與利益,展開一連串的大亂鬥。

 

               山崎豐子自稱本書:「這是一本非常難寫的小說!」,我個人認為,舉凡作者認為難寫的作品,通常也是作者比較不擅長的部份,很顯然的,山崎豐子在撰寫本書的時候(1967年),應該不擅長政治與意識形態的領域,本書也是山崎豐子創作生涯中唯一以政治為創作舞台的小說,雖然篇幅上有相當部份放在各類音樂。1967年當時,日本處於左右兩派路線激烈拉扯的年代,美軍的接管與美援扶植了日本經濟的起飛,但勞工問題與貧富差距日益加劇,左右兩派互不相讓,外在因素有美國反越戰的學潮,與中國文化大革命,全球殖民地反抗帝國主義的浪潮,孕育了山崎豐子撰寫本書的環境。

 

             看起來政治並非山崎豐子的強項,她並沒有充分描寫出政治鬥爭的殘酷,只是很平實地將故事組織起來,角色之間的互動上並沒有讓讀者眼睛為之一亮的亮點,簡單的說,本書的故事性「太過平坦」,與她其他作品相比較的確有些許落差,我特別去查了一下,《 偽裝集團》是山崎豐子的長篇作品中唯一沒有被改編搬上電視或電影銀幕上的一部,除了內容屬於老掉牙的左右思潮爭鬥、日本人對政治冷感以外,故事缺乏高潮迭起的劇情轉折應該也是主要原因吧。

 

               主角流鄉正之是個喜歡音樂、婚姻失敗、承繼些許祖產所以無須位三餐奔波的音樂活動企劃人,他加入具有濃厚左派工運色彩的工音,只是為了能夠單純地舉辦、企劃與欣賞各種國內外音樂團體表演,他不齒左派勢力染指音樂活動,更不屑右派資本家用金錢玷污單純的音樂,可說是個不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音樂從來就不是單純的活動,音樂不是替政治服務,否則就是為了商業利益,少了政治與商業,音樂或許會單純一點,但更可能會退化到原始人生活的簡單音符階段吧!音樂的純粹單純性其實都只是冬烘者的一廂情願,一如政治立場或意識形態,有政治立場與意識形態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人類態度,只是意識形態四個字遭到「政治洗腦者與獨裁政權」的污名化,山崎豐子藉由流鄉正之的人格特質來闡述政治與音樂的單純理想性,也許其他讀者會認為流鄉正之是個悲劇英雄,但我卻認為他只是個毫無救藥的大笨蛋,也許具有高度的專業(音樂活動的企劃力),卻終究淪為一個迷失於專業堅持的「無腦人」。

 

              沒有立場,沒有態度,沒有意識形態,不想算計,不為自我,只知專業,這和機器人有何兩樣呢?右派無良財團資本主最喜歡的人應該正是流鄉正之這類員工,但他卻偏偏跑到工音這個有政治目的的團體內,他錯了,錯以為音樂是目的,而卻不曉得自古至今音樂都只是手段,用來服務政治或賺取利益。

 

               撇開嚴肅的省思,回到故事性,本書的故事發展略為簡單,讀者很容易猜到發展性,故事的背景雖然巨大,但故事的線條卻過於簡陋,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小小遺憾。且本書最讓我不滿意的是,故事不具有「救贖性」,所謂救贖是故事的經過與結局,會讓讀者找到閱讀中主角失落的情感,不論這個結局是喜是悲,不論救贖過程有形無形,但本書的最後處理似乎只是「報導完畢」的感覺,看完後情緒與情感上有點「四大皆空」。

 

              雖然山崎豐子是我的偶像,但我還是得詳細且忠實地記載讀後的主觀看法,但無論如何,一點都不會減損山崎豐子在我心目中的神聖創作地位,畢竟,只要是多產的作者,多多少少會有幾本不如己意的作品吧!

 

評:三顆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