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我進去博客來網路書店選購



4/22開始預購 5/3正式出版

22、告別青春告別愛情

 

   沒有任何考上大學的喜悅的我渡過了一個充滿了無奈的夏天,直到我從成功嶺受訓下來,去台大報到後的第三個月,我終於接到了yoyo的電話。

       聽到房東的叫聲:「大仔!有位叫作yoyo的小姐打給你!」,正在與瞌睡蟲、微積分原文書纏鬥的難分難解的我三步併兩步快跑到電話機旁,生怕動作慢了點,這通電話就會像哈雷彗星般的稍縱即逝。

 

  「妳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想知道你的電話有那麼難嗎?」 yoyo還是一貫冷靜的口吻。

   「好久不見了!」

  「你明天早上六點鐘有空嗎?」

  「有啊!」當然有空,這個讓我空等了好幾個月的女人。

   

   講完電話回房間,室友看到我的表情後問著:「是怎樣?中愛國獎券吼?」

   「比愛國獎券還要爽!」

     yoyo約我見面的地方在公館水源市場東南亞戲院旁邊的巷弄裡,離我租屋的台大新生南路側門附近走路不到五分鐘就到了。

     遠遠就看到五個月沒見面的yoyo,她頭髮變長了,簡直就是那種洗髮精廣告女郎的翻版,穿著相當正式的套裝,還抹了淡淡的口紅,和幾個月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但是我卻始終無法用筆墨形容她的五官與面貌,事隔二十多年加上手上沒有半張可以喚醒記憶的照片,初戀之所以苦澀不在於沒有完美的結局,而在於沒有完整的回憶。

     原來她一畢業後就從學校宿舍搬到台北公館,來台北補了幾個月的日文和英文,巧的是我也搬到這附近租房子,然而幾個月下來卻連碰都沒碰過面。

    「每當我走在附近,總是會想,也許哪天會在哪一條街口或台大校門口碰到你。」 yoyo看著我說。

   「但又怕萬一看到的是你帶著漂亮長髮的大學女生....」聽的出yoyo的話有點酸。

 

  「別亂猜!我不會交新的女朋友啦!」

  「哈!反正也不關我的事情!」

   我的眼睛使終離不開她身邊兩個大皮箱、一個背包和一個大型手提帶。

   「你今天整個早上都有空嗎?不用上課嗎?」

    「微積分實習課,不過為了你翹掉也無所謂!」

    「對!反正你總是算得清楚考試和我之間的輕重順序!」

    我只能假裝聽不懂她的揶揄。

   「你要搬家嗎?」

  「送我去機場搭飛機!我的班機時間11點,現在不趕快去搭車恐怕會來不及了!」

       聯考考後,心裡有數的她知道就算重考再拼一年也考不上大學,只好接受她媽媽的安排,先到台北補習班補習日文,然後去日本念個幾個月的語言學校,接著就可以直升日本所謂的二年制短大。

 

   「我先去大阪唸語言學校,半年後我就和你一樣是大學生呢?」 yoyo的話中根本聽不出一絲喜悅。

 

   「妳一個人去嗎?」

    「有些補習班的同學一起去啦!」

    「有男生嗎?」我故意裝著很輕鬆的模樣來掩飾自己莫名其妙的醋意。

     聽出我的醋味的yoyo顯得很高興笑笑地說:「當然沒有!」

      我聽得出她說謊,就是聽得出來!

    反正每個人都有秘密,如果大家都把心中的秘密說出來,這世界保證馬上崩解無法運轉

    「聽說你們台大男生一天到晚有什麼聯誼、舞會的,天天可以認識一堆輔大和銘傳的美女。」yoyo講起話更是醋味十足。

 

   「哪有!我每天不是背微積分那些原文,不然就是花整個晚上的時間寫會計作業,切傳票過帳和我們高二的簿記沒兩樣,應付考試與實習課都已經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去參加聯誼。」

 

    窄門外頭的人總會把我們想像成整天吃喝玩樂的頂尖菁英貴族,而卻不知道我們大學象牙塔內功課的繁雜與艱難。

 

   「反正你們絕對看不上我們這種高職妹!頂多玩一玩而已!」yoyo故意講得很事不關己。

    我終於忍不住問了憋在心裡將近大半年的問題:「為什麼要和我分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