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脫離日常生活軌道時總是會特別的敏感,將近五百天沒有休假的小茹,躺在床上卻睡得一點都不安穩,她喉嚨很乾,半夜爬起來三、四次到廚房喝水,每次醒來都望著時鐘上螢光的時針發呆,聆聽著牆上壁掛分離式冷氣所發出的低鳴枯燥聲響,一直到半夜三點索性起床拿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匆忙奔出家門,攔了一部計程車直奔桃園機場,反正六點半的班機,就算提早三個小時到機場也不會有人管你。

    清晨的國道車輛相當稀少,小茹為了在陌生的計程車司機前武裝自己,還故意拿出筆記型電腦與無線傳輸PDA,並故意打到公司盯歐美盤值夜班同事電話,沒事找一些事情胡亂交待一番,用意只是要警告左前方的司機;到了機場找到航空公司的櫃臺,一直等到清晨五點半仍舊不見航空公司半個員工的人影,小茹走到隔璧華航的櫃臺去詢問:

    「請問一下,隔壁新加坡航空是不是正在罷工,早上六點半起飛的班機到現在五點半,櫃檯怎麼還沒開放CHECKIN呢?」

    「罷工!沒聽說啦!小姐!我可不可以看一下妳的機票呢?」鄰櫃的服務人員也是一臉狐疑地答著,小茹遞了機票給那位穿著紫色外套的華航地勤人員。

    「吳小姐!妳的班機起飛時間是16:30,不是6:30,我想妳應該搞錯了。」

    小茹又好氣又好笑地仔細瞧著電子機票上的「16:30」,怎麼想不想出原因為什麼自己會看錯了時間,人往往在生活脫離一成不變的常軌時,會因為對事物的陌生感而手忙腳亂以致於發生一些錯誤,小茹正是有這種個性,她必須把所有事情安排在既定的軌道,把所有的事情用固定的時程計畫給匡定住,一旦這個框框出現了些許混亂,輕則像這次的迷糊搭機或帳單漏繳,重則會像幾年前的劇情大變之後一發不可收拾,彷彿從原來有著固定繞行軌道的人造衛星變成在星空亂竄的太空垃圾。

    既然距離起飛的時間還有十多個小時,小茹也不想再回家,除了辦公室以外似乎也沒有其它地方可以去,總不能在機場的咖啡廳窩上十個小時吧,她把行李寄放在機場的置物櫃後,在候機大廳外攔下一部計程車直奔公司,到了公司還不到清晨七點,她靈機一動想到公司有一個地方可以先睡上一覺,那就是她的辦公室旁邊的大會議廳,大會議廳內有個小小會客室,裡頭有一張躺起來簡直是舒服到極點的貴妃椅,這張貴妃椅也是她平常睡午覺的地方,反正這一整個樓層,除了總經理以外就屬小茹的官階最高,這時她在辦公室內想要睡個回籠覺,大概也沒人敢說聲不准。

    小茹的公司是一家很特殊的銀行,大發銀行是一家偏重於投資銀行業務的銀行,她的主要股東相當分散,沒有單一股東持股超過10%,最大的股東是政府的財政部國家發展基金,不過約莫也只有8%的持股,第二大股東是新竹某電子大廠,其持股大約是4%,而比較特殊的是她的個人股東當中,台中某吳姓家族就佔了7%,長久下來大發銀行就一直由吳姓家族擔任董事長,既然沒有絕對的大股東,各方人馬之間便產生了某種平衡,既然你吃不了我、我也吃不了你,所以專業經理人在大發銀行的地位就顯得十分奧妙。幾十年下來,一些大發銀行的專業經理人憑藉著績效和派系平衡,倒也把大發經營的可圈可點,幾年前上市以後,也獲得許多外國投資人的青睞,多年下來外資的持股不斷地攀升,除非碰到幾次金融風暴,否則這些老外倒是不太願意賣掉大發銀行的股票;總括來說,大發銀行倒也勉強稱得上是銀行界的小模範生,除了一些中層幹部犯過一些金額不到的舞弊事件外,從沒聽過這家銀行或其高層牽涉到掏空情事。

    金融業和女人最大的不同是,走在路上看到一個打扮著花枝招展的漂亮女人,你只能站在一旁欣賞,如果有男人有非份之想而輕舉妄動,那麼在法律上的制裁可是會讓人吃不了兜著走;銀行恰好相反,一家小而美的銀行,那絕對會引起其它同業的垂涎,如果沒有同業想要購併她,政府相關機關還會想盡各種辦法幫那些小型金融業擦脂抹粉,唯恐這些小銀行嫁不出去,一旦碰到金融風暴便對這些小銀行造成衝擊,其實一家銀行的倒閉與否和其規模大小可說是沒有任何關係,一家銀行會倒閉絕對是內部人謀不臧所造成,只是政府機構從來不作如此考量,一直迷信金融業的「大型化」才是避險的萬靈丹。

一年多前,大發銀行的股權分配有了明顯的變化,大信金控突然宣佈投資5%的大發銀行,大信金控就是小茹的前一個工作的公司,雖然小茹並非從大信金控的現職直接派任到大發銀行,但是小茹的確是大信金控總經理所欽點的先遣部隊之一,雖說大信金控尚未拿到大發銀行的經營權和多數股權,但以其5%的持股的確已經擁有抬面下的人事與業務運作實力與空間。


小茹說:老大,你千萬不要把我一個人放在大發銀行跑去當麻豆



老大:不會的,如果我有機會當MODEL, 定裝照或漏點照一定要到這個海邊溫泉取景



有誰要把我的照片寄給凱渥經紀公司嗎.....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