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



       當設計師與業主的對話,常常會有所期盼與殷實,我們從中探求理解解構與執行,往往形式就從何而中的大自然的有機體,元素環環相扣而呼之欲出,以生命和生活的著實,鋪陳經驗所有的一切,從箇中求實像,以面目探本來,我稱之為「這、就是美學了」。


        或許是相遇的趣然,偶或交談的從容,本住宅案的業主因為服務於高科技產業的關係,常常來往於國度的概域或與城市的面貌之間。或飛行、或行走、碰觸、偶或張望、城市與城市間的際遇,從不會因為時間的流轉而停歇。如果說它像是一條累積了人們生活的經驗,與情緒沉積般的時光長河,空間有如同幻化;光影與材質,便一直在城市之間不停的閃爍,有如方尖碑般的銘刻人們在心靈進化過程中,絲毫不能取代的永久文化歷程。這樣的等同,空間油然的重要,也的確是一項該重視的課題與元素。


圖二




        來自於一條一百五十公分高的水平

        一百五十公分高的水平;當我進入到每一個空間的活動裡,我仍舊是站在這一條線上。它可以下望地平面,與仰頭觀瞻如清澈的恆空。它毫不猶豫的,像極了義大利彿羅倫斯圓頂大教堂屋頂上的那條天際線,從這一條天際線上,每一個故事的起點就在這裡。

        大自然界的法則尋常,日換星移間的脈絡活動,當人們肢解出人文與物質的定位時,往往它直接影響的,是心靈的活動,和行為的執行;

       由線而延伸,業主往往會以尋求在傳統中國如何安居以利樂業的方位觀;方位觀來自於中國人對大自然的法則循環,敬天畏地。四季的變化,山水地理的變遷、風升水起的調節活動,人如何在大自然的循環中擇居而生,這樣的方位觀的解讀,猶如在中國的山水畫哩,人在大自然裡的份量是那麼的謙和漂渺,化為對應的謙卑,就極相似於天地萬物有情間,對大方的一種尊唯和對自我的一種期許與祝福。

圖三



        在一百五十公分高的水平線上,設計師依舊必須將這涵蓋科學原理的方位觀,於這一條天際線上來做構思,它就猶如在這個空間中,順天應地的成為百方思量中的一個構圖。是氣的流動,而非教條式裡的文以載道;只觀文字原則而不求其環境變遷通達的刻版迷思。通達,其實方甚重要。

圖四


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jw!cafeo9CBGB5yYjIHCwRhFCNrcB4-/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