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潘朵拉商人

出版日:2011年12月9日

作者:黃國華



        替自己的書寫書評?會不會失去客觀性?抱歉!我寫書評完全就是秉持著主觀性和自主性,好看與否有價值與否,完全自由心證,絕對不會因為是自己寫得書就故意昧著良心美言一番,比方說,我所寫得金色巨塔和交易員的靈魂這兩本書就不是很優,我照常講真話批判自己寫的書。

        先用一首詩來作為閱讀這本書的開場白:
 
        我們盪的鞦韆在哪裡,是不是一起藏在水裡;
        我們的故事講到哪裡,是不是流入滾滾水滴。

        你我的愛漂流到哪裡,是不是又是一場秘密;
        我們的花園不會離棄,只是悄悄地存在記憶。

        雨過天晴後我至少會為你,為你準備一顆透明巧克力。


  潘朵拉商人的故事圍繞在兩大領域金融與司法,主要角色也放在一個女交易員吳麗茹和男檢察官周君平身上,他們的故事身世向鞦韆般地盪來盪去,在命運、利益糾葛和團體間無奈地擺盪,而整個故事就是他們決定替自己而活,他們決定擺脫他人的手而盪起自己人生的鞦韆。

  書中有幾段戀情,這幾場愛情都很像漂流木,有人靠岸有人沉淪;但不免俗地會讓部份橋段有雨過天晴如巧克力般的甜蜜。

  「書寫的價值帶來感動

  我引用偶像山崎豐子說的話:「書寫的價值帶來感動」來形容自己創作與閱讀本書所得到的最大收穫,這本書或許不會帶來豐厚銷售量或版稅收入,但卻是給了自己滿滿的感動,如果自己寫得東西連自己的心都撼動不了,寫出來的文字和捷運報上頭的廢物有什麼不同呢?

  我,黃國華,寫了很多年,出了很多書,但始終沒有一本像樣的暢銷書,更別說屬於自己的代表作,至今仍舊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二流作家,說內心沒有一絲苦澀是騙人的,看著一個個創作者功成名就,自己卻依然被定位為「股票大師」等這般江湖術士流派。十年寒窗無人問?這句屬於創作者的宿命正式我書寫本書的最大寫照,一直在追尋屬於自己代表作的我,在創作的過程中正是以打破十年寒窗無人問宿命的一股熱情作為原動力,目前已經寫了五年多的我,希望藉由本書從第六年就有人聞問了。

  讀者可以讀出我對於時局與金融亂象有股很強烈的不滿,尤其是故事中的「反貪腐偵查小組」,相信大多數讀者應該都可以明白我所諷刺的是什麼,司法解決紛端的最後工具,但台灣的司法卻是無端製造是非的來源之一,那些張牙舞爪的鐵衛們身處於深不可測的公衙門,卻對自己所為所引起的公憤毫無自覺。如果,握有最頂端公權力的鐵衛,和握有金錢聖堂無限財力的金控暴發戶結合,試想,那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情況,然而現階段台灣已經可以嗅得如此的集權氣氛了。

  政權、金控、地產、司法、媒體….這五個毫無監督機制的力量所形成的「台灣價值摧毀運動」,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台灣已經走進不公不義的不歸路了。寫小說的用意只是留下一點屬於自我良知的紀錄,撼動不了從潘朵拉盒子所釋放出來的惡靈,寫寫小說,至少讓虛構的世界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雖然我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為那與事實不符,我的小說中也不想寫出什麼大快人心的結局,我不是賀歲片的編劇,也不是寫簡單的男歡女愛去討好那些年輕不成熟的朋友,看我的小說一定要有相當的社會歷練與心智成熟度,才會讀出我在書中所展現的豐富多層次的人生體驗與哲理。

  幾個角色的描寫,比起從前的創作,應該更具有立體感和鮮明的個性,且一些配角的鮮明度還比主角還要亮眼,如黃薇、添董、柯季聰與明悉子等人。這是當初創作時始料未及的,小說的角色與故事並非我創造出來的,那些人那些事物只是透過我的筆流露出他們的生命、熱情和喜怒哀樂,當我書寫這些人物時,彷彿有一股自己駕馭不了的魔力讓這些人重生給予這些人靈魂。

  這本書的層次與場景相當豐原,國外有新加坡、民丹島,國內除了台北以外,還有澎湖、金山十八王宮、內門宋江陣、萬里。而為了劇情的流暢度,我不免俗地用了三P性愛、從地檢署逃跑、高速公路飛車追逐、殺人、捷運地鐵站的跟監與脫逃、宋江陣的陣頭….等,在財經專業上,有上市公司的掏空、銀行的購併、洗錢、債券交易等,被我寫到的行業與場景有看守所、金控、檢察官、寺廟、媒體、度假村。

  我很ENJOY在創作的過程,十分快樂,催生出一本長篇小說,無疑地,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因為書上栩栩如生的人物、悲歡離合的遭遇、爾虞我詐的關係、暗諷時局的橋段…..都是這段期間自己的最主要快樂來源。

  這本書相當豐富,不論是故事、人物、衝突性、場景、緊湊度亦或是專業度、獨特性,我敢說是台灣第一流的小說,不過,我也相信這本書在短期間的幾年內不會得到主流社會的青睞。因為這本書用很強的控訴性去諷刺現在的許多不公不義,如政界、司法界、金融界與媒體,而且,這本書保證會激怒某一群特定人士,所以本書不可能會得到主流世界的掌聲與光環。台灣距離願意反省自己的境界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所以我這本具內省性的小說只能寄望於五年或十年後,還好,我也不急。

  能夠替自己加油的人只有自己,加油吧!黃國華,如果失去百分之九十九的讀者而可以換得一本讓自己快樂且自豪的作品,我都甘願去做。

  『潘朵拉商人』是我的第十六號作品,是到現在為止我最滿意的一本書,當這本『潘朵拉商人』付梓之後,絕對有許多人會對我刮目相看,相信不會再有人恥笑我跨足文學小說的領域,我相信大家看過『潘朵拉商人』這本書之後,一定會肯定我「勤能補拙」的毅力,原來一個大學聯考國文分數不到數學一半的人,原來一個大一國文連續被死當兩次的人,原來一個四十歲以前只寫過總經與股票分析研究報告的人,經由努力,還是可以寫出這麼棒的文學作品。

  當大家看過這本『潘朵拉商人』後,就不會懷疑一個財經作家、旅遊作家竟然也可以跨到文學小說的領域來。

  最後請大家在閱讀本書之後,朗讀一下下面這首詩:

  回憶是離散的雲,淚水是無盡的雨;
  雲端上沾著午後的暖意,雨滴內含有昨日的悲喜。
  雲告訴雨:暖意載不動委曲,雨對雲說:悲喜沖不散回憶;
  雨問著雲:為什麼你總是一個人去旅行,雲回答雨:為什麼我常常孤零零想著你。


   評:5.5顆星。★★★★★☆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