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海盜村



作者:傑伊.巴哈德

   作者是個多倫多的記者,當他從研究院畢業沒多久就踏進索馬利亞這個以海盜聞名的惡名昭彰的國度,巴哈德抵達了充滿動盪的迷你國家「龐德蘭」,一個位於索馬利亞東北部的自治政府,亦是名符其實的海盜城。用許多一般人沒有想到的觀點去挖掘索馬利亞海盜的真相,並且真實地戳破許多來自於西方媒體對於海盜的刻版描述。



   難能可貴的是,作者所採訪和拜訪的對象涵蓋各方,不會有單一觀點,巴哈德採訪的人包括:
1、海盜頭目(背後出資者)
2、海盜攻擊者
3、海盜翻譯者
4、索馬利亞的中央政府官員
5、地方官員
6、海軍與所謂的巡防隊
7、曾經被夾持過的人質
8、地方的村民
9、肯亞的典獄長(大家絕對不曉得,一但海盜被抓到,竟然都是送到不相干的鄰國去接受審判和服刑)
10、海盜的親友
11、巡洋的海軍艦長

  
  先來談談索馬利亞為何孕育出龐大且惡名昭彰的海盜,或海盜團?

海盜成因
  
(一)地理
 

 
   索馬利亞位於亞丁灣和印度洋的交會處,索馬利亞海岸線長達一千六百公里,歐洲中東和印度亞洲之間的船隻必須經過這片海域。這片海域的總面積超過美國國土面積的七成,難怪多國部隊的海軍總是防不勝防,這好像在沙哈拉沙漠配置幾個駱駝部隊。

   索馬利亞的龐德蘭區自治政府位於印度洋和亞丁灣交會口,每年只少有兩萬艘商業輪船經過龐德蘭外海,數量佔全球十分之一。

  但這應該不是孕育海盜的絕對因素,否則馬六甲海峽和台灣海峽周邊為何沒有海盜出現呢?

  
      (二)歷史因素
 
       1969年,發動馬克思主義政變的巴爾將軍,上任後強迫原本習慣遊牧民族的宗族趕進集體公社,並強迫她們從事補魚與工業。然而工業發展不如預期加上該地區的遊牧民族不擅補魚,於是造成龐德蘭地區的幾十年的經濟衰敝。

   2004年南亞大海嘯,連距離海嘯中心四千多公里遠的龐德蘭也無法倖免,海嘯摧毀了此地的漁業,大約六百艘船隻毀於一旦,等於是該地區75%的漁業器材。
   
   索馬利亞是個極度貧富不均且階級矛盾相當深化的國家,少數的國家資源與預算幾乎都放在首都或與當局友好的民族與派系上,至於偏遠的地區,便放任其自治(自治的另一個含義就是任其自生自滅)

(三)經濟因素
 
  索馬利亞的經濟衰敗到什麼地步呢?二十張鈔票有十九張是假鈔,因為索馬利亞已經二十年沒有印製新鈔,最離譜的是,這些假鈔大多數是由政府用影印機印出來來搪塞公務員與軍人,最後連影印的假鈔都發不出來,以至於許多警察與軍人轉向投入海盜事業。

   1990年起來自於印度與亞洲(也包括台灣)的漁船來索馬利亞海域非法捕魚,且用那種完全破壞海底生態的流刺網,幾年下來,索馬利亞的漁業資源快速乾枯,讓整個龐德蘭地區失去賴以維生的天然資源。


索馬利亞的平民生活 摘自於網路


本書點出了幾個大家沒想過或是被誤導的採訪實情:

  (一)、索馬利亞海盜被報導成一群生活豪奢、妻妾成群、酒池肉林的殺人魔,其實根本不是如此,絕大部分的海盜生活相當困苦,連美國的貧民窟的生活水準都比海盜來得高。參與綁架者依貢獻比率瓜分贖金,一半分給實際攻擊者,三分之一給出資者,最後六分之一給其他成員如警衛、翻譯(有時候是放暑假的高中生兼差),偶爾也會分配給當地的弱勢貧民。作者用海盜綁架的成本效應與利潤分配表格來說明,其實海盜並不是個好賺的行業,這點相當有創意且具可讀性。

      (二)、海盜業發展成為創投業,公開募股募集海盜事業所需資金,訓練員工、添購武器與GPS,而這些專業海盜團都有很響亮的名稱如「國家志願海岸巡防隊」,他們用自命為國家漁業保衛者的身分,將海盜和抵抗帝國主義畫上等號,顯示他們的公關和宣傳作得很到味。這些更專業的人士加入龐德蘭海盜,讓海盜的協商能力更強,贖金最高紀錄已經到了九百五十萬美元,和傳統漁民出身的海盜大不相同。


索馬利亞海盜 摘於網路  

  
   (三)、龐德蘭的伊斯蘭團體活動力不強也是海盜猖獗的主因,這和外界的誤解有許多出入,一般國際社會總以為那些索馬利亞海盜和所謂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脫不了關係,但經作者的採訪才發現,伊斯蘭教對於海盜有著強烈的道德厭惡,而龐德蘭由於回教組織不強,所以海盜才有發展的空間。
作者認為在索國唯一能夠抑制海盜的囂張氣燄的組織只有伊斯蘭宗教團體,但西方世界因為仇視回教而根本不想和這些宗教團體共同合作打擊海盜。


  (四)、許多人會以為有龐大的國際犯罪或武裝組織在背後資助索馬利亞海盜,也總是認為他們擁有許多先進的衛星與通訊設備和強大的武力支援,其實並沒有,也有人認為海盜業的利潤相當豐厚,造就東非許多洗錢行業,其實海盜賺到的贖金,大部分都拿去喝酒,和吃一種中東地區的麻藥-卡塔葉。


法國海軍逮捕海盜
   
  (五)、許多人認為索馬利亞的政府涉嫌其中,然而,對海盜而言,龐德蘭字治區是個完美的地方,因為她夠穩定,且又呈現無政府狀態;對於海盜業而言,政治不穩或治安敗壞反而是她們的天敵,只要政局相對平穩後,海盜劫持的事件又開始攀高,這和外界想像的剛好相反,因為海盜需要有個平安的陸地環境,政局不穩或治安敗壞,海盜的收入很容易被官員或黑道黑吃黑,而降低冒險出海劫持的意願。這和我們正常社會的想法相當不同。

     (六)、海盜越抓越多
  許多單純漁民被誤認成海盜,所以很難順利出海捕魚,且許多單純漁民被他國海軍逮捕,造成冤獄....等逼人上梁山的事情越來越多。

海盜船

   更離譜的是,索國為了加強海岸巡邏,幾年來和一些外國保全公司簽約一起協防,但由於索國是個失能的國家,預算與經費極度不穩定,許多被解散的海岸巡防隊隊員在技能無法發揮、迫於生計而加入海盜集團,而這些比漁民具有更專業的海盜加入海盜集團後,更是提升海盜的技術與設備,整個體系可說是亂成一團,政府一邊打擊海盜,一邊卻訓練更精進的未來海盜。

  
  作者實際也採訪到反擊海盜最有效的兩種方法:
 
   一、增派甲板守望員:
  過去三十年來由於全球海運業的競爭激烈,每艘船所雇用的船員越來越少,船員過勞的問題相當嚴重,其實要避免被海盜攻擊,第一時間盡早發現他們蹤跡是最有效的,但及早發現的關鍵卻是能否在船上佈署足夠的人力。
 所以船老闆為了COST DOWN,卻增加了被搶的風險,而被搶的風險一增加,船舶保險費也跟著增加,這些船公司船老闆的腦袋的構造不知道是用什麼作的,沒辦法,全球化下最大的犧牲者就是....勞工。
  海盜說不定只是全球化的大反撲現象。

 
   二、龜式反擊:
  船員將自己鎖起來,讓海盜在短時間內無法綁架人質,進而爭取到一些軍艦來救援的時間。且一但海盜抓不到人質,他們通常會直接撤離。

     三、防堵與殺戮是最無效的方法
想靠把海盜關進監獄的手段來解決問題,就像以漏斗去舀海水一樣,因為無論抓了幾個海盜,總會有其他對生活感到絕望的青年去填補那些空缺。畢竟海盜的溫床在於貧窮與饑荒。
  
讀完之後我有2個感想
  
  一、索馬利亞海盜是全球化下的大反撲
強勢國家的漁業掠奪窮國、工業大國搶走窮國工作、船運公司的cost-down、主流世界仇視伊斯蘭.....

  二、國家失能的主因-公平正義的喪失

  索馬利亞之所以完全失能,雖然有其歷史地緣與政治經濟因素,但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公平正義的完全喪失,一個國家其社會若完全沒有公平正義,其下場只有兩種:一是窮兵黷武的納粹,二是完全失去國家能力的索國。

  台灣的社會漸漸產生一種現象:「將公平正義污名化」,好像公平正義是阻礙國家進步的絆腳石,好像是食古不化的義和團,台灣的社會尤其是那些天龍國的選民,好像把公平正義視為毒蛇猛獸。

 我不多說什麼,當一個國家的公平正義完全喪失時,請看看北韓和索馬利亞的下場,若任憑不公不義成為台灣的主流價值,幾十年後台灣恐怕會成為下一個索馬利亞,反正台灣的地理位置也蠻適合發展海盜事業。

評:五顆星



股市大師掠奪股民算不算是種海盜呢.....哎呀我怕死大師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