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大戶遭電信局員工竊聽

本報記者曾豪曉 夏三蘭聯合報導

股市才剛剛回穩,卻爆發驚人內幕,電信局*區技正王宗耀涉嫌利用職務之便趁替客戶裝遷電話線之餘偷偷裝設錄音設備,受害者包括東區與城中區幾家主要券商、多位股市大戶以及上市公司,甚至連證交所的機房也遭王某竊聽。王某私自偷裝錄音裝備竊聽股市相關單位與人士的時間長達一年以上,並且利用股市大戶電話內容事先獲取內線消息,提早進場買賣謀取暴利,具警方調查初步估計不法獲利高達三千萬元。

 警方逮捕王宗耀後,經漏夜調查得知王嫌尚有一名同夥呂英博,然後當警方詢線趕往呂嫌住處時,卻意外發現呂英博已經吞下近百顆安眠藥自殺身亡,據了解,呂嫌患有長期精神病,只是根據曾經收留他的台北療養院表示,呂嫌一年前離開療養院不告而別,是該院的失聯病患之一,該院主治醫師研判可能是因為炒作股票失利而引發自殺之念頭。

 電信局公關科長表示,王姓技正乃是不肖員工之個人行為,與電信局業務無涉,但也允諾加將強內部控制。

 警調也發現王嫌所使用的錄音設備相當先進,國內應該沒有相關業者引進販售,研判除了同夥呂英博來自香港的背景因素外,不排除有國外勢力引進台灣藉此製造事端,警調與國安單位正在密切調查中。』


 

看了報導後一股說不出來的恐懼、哀傷、害怕、無助的強烈感受襲擊而來,我立刻狂奔到廁所,對著馬桶嘔吐,全身上下除了嘔吐以外已經沒有任何力氣,恐懼的是這幾個月來我面對竟然是犯罪集團,哀傷的是英國博士這位把我視為學生弟子的好朋友竟然就這樣走了,害怕的是我隱約知道英國博士的死和內線王的落網似乎沒有那麼單純,無助的是,除了嘔吐發抖外我無能為力去挽回什麼改變什麼。才19歲的我為什麼要面對這些事情,現在的我應該是放寒假參加救國團登山活動或什麼社福團體下鄉陪小孩唱歌才對。

 

「小黃!你沒事吧?」人性空間的老闆娘黃娟大概聽到我嘔吐所發出來的聲音,跑到廁所門口蹺起門來。

「沒事!大概昨晚吃壞肚子吧!」隔著廁所的門我不想講太多。

「小黃!趕快出來,店裡有警察找你!」

 

剎那間一陣天旋地轉,心跳飆到每分鐘至少一百下,碰的一聲,我昏倒在廁所裡頭。

 

門外的黃娟和警察聽到我昏倒跌落地面的巨響,連忙用鑰匙打開廁所門口,把昏昏沉沉的我抬出去到店裡頭的包廂內。

「小黃你還聽得見吧?」黃娟很關心地一問再問。

 

其實我並沒有百分之百昏迷,要是還有點力氣,我想我一定會從廁所的窗戶爬到後巷逃之夭夭,全身沒有半點力氣只剩下知覺的我勉強點了點頭。

「少年仔!身體怎麼這麼虛?」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只是因為我正躺著,那人站在我頭的後面,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但我想應該就是來找我的警察吧!

 

約莫躺了兩分鐘,眼前那些散散發亮的金星已經不見,耳朵也不再耳鳴,肚子的絞痛似乎也消失了,慢慢恢復力氣的我使勁力氣坐了起來。

「小黃!你剛剛摔倒,搞不好有腦震盪,不要勉強,多休息一會再起來嗎!」老闆娘關切地要求。

 

「老闆娘!我每天都得看好幾個車禍打架的腦震盪的小伙子,這小子看起來沒問題,他應該只是昨晚喝酒宿醉而已。」站在我身後的那位警察說道。

 

我轉過頭一看:「又是你!」

 

眼前的警察就是幾個月前到醫院急診室來問我遭死玻璃手下圍毆案情的那位老刑警。

「我才想問,怎麼又是你?台大學生不好好唸書,整天惹事生非。」

 

百分百恢復清醒意志後,聽到惹事生非四個字讓我再度陷入一陣恐慌。

「黃同學,你知不知道你有位朋友呂英博昨天自殺了!」

 

回過神後才意識到原來英國博士的本名叫作呂英博,他的英國博士這個外號想必並非是英國大學的博士,而是從他的名字而來,內線王原來姓王…..

 

我點了點頭。

「他的遺書中有提到你……」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