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enough.夠了》:基金之神John Bogle寫給中產階級的快樂致富學

作者:John Bogl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09日
本blog所有書籍連結皆含有博客來網路書店的「AP策略聯盟」連結,凡網友透過本部落格連結到博客來網站購書,我將獲得購書金額4%的回饋金。

夠了:基金之神John Bogle寫給中產階級的快樂致富學

      

        最簡單的黑天鵝

        在一個由投機所推動的市場中,我們絕不能因為某件事以前從沒發生過,就認為這種事日後也不會發生。打個比方吧,人類只看過白色的天鵝,並不代表世界上就沒有黑天鵝。(p.68)

        「黑天鵝事件」定義為

       (一)超出我們通常預期範圍之外的離群值,
       (二)會帶來極大衝擊的事件,
       (三)一旦發生之後,我們會因為天性使然去捏造解釋,讓這個事件成為可解釋和可預測的。因此,黑天鵝事件就是:相當罕見的、會帶來極大衝擊且事後會被解讀為可預測的事件。生活中充滿黑天鵝事件,尤其是在金融市場裡!

        在這本書所舉的股市黑天鵝的例子是:在1950-1960年代,股價漲跌超過2%的天數,一年頂多三、四天,但是在美國,從2007/7/30-2008/7/30這一年當中,指數漲跌超過2%的天數已經高達三十五次,這和拙作「空手的勇氣」書中所提到的觀念相呼應,從2007年第四季到2008年第二季的這九個月,台股的波動率與波動天數突然數倍的爆增,於是便發生了2008年下半年到09年第一季的50%的下跌。

        然而作者認為黑天鵝只存在短線與充滿投機的金融市場中,而長期投資的報酬上卻從來不見黑天鵝,他認為這歸功於美國企業會有效地運用資金,總是預期經濟上的改變,並會做好準備….我個人對這點實在無法茍同,作者認為美國經濟的問題不大,企業盈餘會隨著經濟發展而成長….我一時之間提不出有利的證據去反駁這個論點,這幾乎是所有「長期論者」的一致性的根據,他們永遠認為美國的實質面相當穩健,而所有的金融風暴與景氣衰退都是來自於華爾街那班投機份子,所以只要請央行修理一下投機份子,或用「道德」去說服這些投機份子,一旦金融業的投機氣焰緩和下來,這些長期論者就會認為問題解決,或許有那麼幾次恰好是有機率上的偶然,但是,完全把問題歸咎於金融投機份子,而不去認真思考總體經濟實質面的本質,就算問題是金融投機份子所引起的,只不過,今天差不多在金融市場的投資人幾乎已經是人人皆投機了,一如台灣政客所辯稱的「歷史共業」。

        雖然這本書被我選為導讀,但是請讀者要仔細思考一下,「毫無節制與止境」的長期投資,或許更是個魯莽與不務實的作法,或許台灣與台股屬於危機社會或淺碟市場,才會形塑出我的高度風險意識,就好比2009年台灣的八八水災,它徹底地打敗台灣「五十年」或「百年」頻繁的防洪措施,因為長期這個概念太過於輕乎,以為把投資或防洪的標準定成長期的思維便可高枕無憂,錯!投資與防洪一樣,問題在…..逃難,而不是防洪。

         終於來談談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他是當代研究金融危機的權威,他認為資本主義的資本市場天生具有不穩定性;由於投資人追逐利潤和資本家的短期投機行為,藽致金融市場的不穩定性是無法根除的,且會演化為金融危機,並進一步使得整體經濟面臨下滑的深淵。在景氣上升階段,經濟成長的動力會掩蓋金融不穩定的危機,但是一旦經濟步入停滯甚至下降週期,金融市場可能面臨流動性不足、金融資產大幅下跌,而高風險的金融機構就會變賣資產來償還債;從市場繁榮到衰退的轉折點,就是所謂的「明斯基期時刻」(p.78)

        市場找到已故經濟大師明斯基的學說來對奄奄一息的金融市場做「最後的鞭屍」,我解讀上面那句話就是:金融市場授予參與者過多的信用,當實質面不再強勁到足以掩蓋過高的槓桿風險時,這種「去槓桿化」的過程便是金融風暴的始作俑者(「去槓桿化」請參考拙作「空手的勇氣」)。

        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的理論:「穩定導致不穩定」(stability leads to instability):金融市場可以滿足企業領導人和散戶追逐利潤的需要,而且金融市場是金融企業靠著唯利是圖的創業精神造就出來的。最能看清楚發展、變革和熊彼得創業精神(Schumpeterian entrepreneurship)的地方,莫過於銀行金融業。而促成變革的因素,就是追逐利潤,這在銀行金融業裡也看得最清楚。(p.70)

        明斯基認為今天金融市場之所以如此動盪,正是因為我們打破這個平衡,才因此付出代價。(p.76)

        什麼是平衡的兩端?明斯基認為是「企業創新和傳統價值」(p.77)

        我把作者的用意用更簡單的話來形容,作者也好明斯基也好,都認為舉債過度是金融風暴與經濟衰退的主因,這點,我相當認同。

         非洲與新幾內亞某些叢林的年輕男子,會向親友借錢花上天價買個新娘,於是陷入債務負擔許多年;而2007-2009的美國,龐大的花費當然不是花在新娘上,而是購買價格將近天價的房屋上。我查了一下房貸的單字:mortgage,有趣的是mort是法文的「死」,gage是法文的抵押品的意思,為何用在英文上會加上一個「死」的字頭呢?

        曾幾何時,房屋貸款這種負債變得具有比較高的「安全邊際」?自備款300萬,貸款700萬買一棟一千萬的房子的這種財務行為會被視為「保守」與「高信用」,別笑!一位有上述財務狀況的投資人,以及一位沒有房子只有300萬現金的投資人,後者的信用評等會被銀行列在前者之後;好吧!如果負債比拉到700%是穩健的,那麼同樣是那棟房子,只拿出一百萬自備款,其餘一百八十萬做一點股權投資,再花20萬買信用保險,然後把100萬自備款、180萬股權與20萬保險一股腦地丟給銀行,而銀行一樣借出700萬,這樣的結果有沒有兩樣?別笑!在2007年以前的銀行,這樣的財務安排似乎才是銀行眼中的「優良客戶」。

        明明就是「財務安全邊際」不斷地撤退不斷地失守,金融市場卻一直闡揚這樣的價值觀,於是「少點儲蓄多點投資」成為2008年的「歷史共業」,提供軍火商的直接金融業業者,無止境地提供武器給房屋市場與股市,從輕武器(低的風險邊際工具)到核子武器(化簡單為複雜的次級房貸與連動債),只是,作者John Bogle也只能扮演一個教宗的身份,在死傷慘重屍骨遍野的金融戰場上做一點「回歸長期投資的道德」彌撒罷了,好像當多空都被核彈消滅之際,出面推銷一點傳統的「冷兵器」,然後作出「冷兵器比較不會造成太大傷亡」的分析。

        難道投資市場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我們遵循嗎?John Bogle在81頁做了文抄工,引述了一段很棒的話,要抄大家就一起抄:
十四世紀的哲學家兼修士「奧坎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提出的奧坎剃刀原則(Occam’s razor):「假如一個問題有很多種解決辦法,選最簡單的那個。」

        很有哲理!有點看不懂!我也是!不過,相信我,這句「假如一個問題有很多種解決辦法,選最簡單的那個。」妙語,不單單只能在投資領域幫上我們,單單這句話,這本書就值得我去購買與導讀,是吧!誰說財經書籍的導讀非得要得到財經投資的收獲。


       p.s.許多人認為我不寫財經書與財經文章是一大損失,然而,如果一些眼尖的老讀友應該發現我近來這幾篇財經書籍的導讀文章,似乎又比半年前,不論是在文字的運用,觀念的表達,應該都有一些進步.....當然,有許多人只關心到底可不可以買,該不該賣,或是該買些什麼

       我導讀過財報,也導讀許多財經新聞,應該也導讀了不少總體經濟數字,那些文都在我的部落格當中,我也用文字導遊過許多旅行,而今,我用文字導讀一本又一本書,特別是範圍不拘,目的只有一個,為了明年要出版的台北金融物語三部曲與四部曲,去年(2008年)我寫的內線國度與金控迷霧,若再加上2006年的金色巨塔,我如今重新檢視這幾本書,我只想羞赧到把書燒光,前幾本書不論是文字..布局與潤飾...說得上是慘不忍睹,難怪至今沒有出版商找我談三部曲四部曲,而從2008年8月以後至今,我一共讀了兩百八十多本書,這其中大多數是文學小說類,因為我信奉..勤能補拙,這一切的一切就是為了從2010年1月開始寫的小說,而我近半年來,我採訪過調查員,立委,創投大老,檢察官,前朝政務官,報業大亨,八卦狗仔記者,兩岸空中飛人,演藝圈人士......從閱讀精典到閱讀人,我期待自己的創作過程,那將會豐富我的生命


  《enough.夠了》導讀1
       《enough.夠了》導讀2
《enough.夠了》:導讀3

《enough.夠了》:導讀4

《enough.夠了》:導讀5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