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念書的時候經常翹課,同學間總會互相cover,偏偏工數老師又特別喜歡點名,而他的點名方式不是用唱名的,而是都會拿張A4給我們簽名,我一直認為他的嗜好應該是收集簽名吧。

        有一次某位好友因故無法到課,所以我就幫他代為簽名,想說又不唱名就來混水摸魚吧,結果第一摸就摸到大白鯊。

        本來以為已經順利過關了,想不到快下課的時候,老師拿起簽到簿唱起名來了,林同學!林同學!想當然一定沒人答應,老師樣子看起來很抓狂,他就說:誰代簽的?等下來找我!不然我就當掉林同學。

        想不到老師這麼狠!周遭同學紛紛投來同情的眼光,我當下突然有種易水寒的感覺,可是還沒送別就要給秦王刺,至少讓我吃一下千里馬肝啊。

        下課鐘響,我沒一絲猶豫反而帶有年少輕狂的瀟灑地走向前去,唯獨心中有一點點對老師的歉意,畢竟我作錯了事。我走到講台對老師說:是我!是我代簽的…

        上課鐘響,老師說:剛才有人來承認,還算誠實也滿有勇氣的。就滔滔的講了一堆,我那時後也沒心情聽了。

        可能是很丟臉的緣故,再來我就沒有去上過工數課了,很自然的被當,大不了明年找個不同的老師再重修就好了。

        我!是我!我舉起手來!主管說:我會作出懲處!

        相較學生時期的灑脫,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這可是工作啊,不是開玩笑的,很多人要考進來都沒機會,大家都想混到退休,只要不要犯太多錯,不要太黑,應該可以很快樂的。

        在一個雖不符合規範但大家都這麼作的工序上,我的組員無法下班前完成,於是交接給下一班同仁,居然發生了嚴重錯誤,機台損壞停機一星期。責任歸屬居然是怪在我組員頭上。主管說要作出懲處的時候,我腦海一片空白。我可以有理由的,但我不發一語。我可以推委的,但我沒有。

        原來現實生活中的承擔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大家都背負著不自由!擔心犯錯,擔心留下記錄。尤其是自己要往前走一步去承擔錯誤的時候,真的是有點難度。在公司停車場時,組員問我為何要一個人扛起來,我微笑,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回想三個月前我剛接組長的時候,我跟我組員說:只要大家好好配合我,遵守作業標準,萬一有事的話,我會扛的。影響考績對我而言還算ok!至少我信守了我的承諾。

        其實在一般的大企業中,尤其是傳統產業, 最最擔心的就是犯錯,輕則影響當年考績,重就會影響升遷。所以大家都能踢皮球就踢,完全把自己應該要付的責任推脫掉,也模糊了事情出錯的起源,造成後續的防範措施完成沒有針對到應該防範的重點,反而徒增許多無謂的作業程序。所以說應該要向日本學習, 他們不是說可以原諒官員犯錯,但絕不允許官員說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