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豹心得分享》

         http://www.wretch.cc/blog/JaguarCSIA 

         你(妳 )有反骨的精神與勇氣嗎?

         全文: 1.獵豹曾是國內最大壽險公司的證券投資分析員,大家總以為集合各路菁英總成的法人單位,績效一定是一流的,結果可能會令人大失所望,若非靠賣低成本老股以提升所謂“驚人績效”,那幾年數字將非常難看!大家一定要牢記,投資市場的資訊可以共用分享,但對資訊之解讀及最後投資決策之形成,一定要由一位專業、冷靜、忍受得起當他採取與眾不同的投資思維時,上司、同僚、甚至媒體對他形成壓力下,仍然可以獨立思考的“怪人”。投資決策主管如果一心只想討好老闆及周圍群眾,那他最終必將以大賠收場!

         2.以下摘錄下文精華重點供大家參考:『華爾街一位投資名家說得好,大家都說集思能夠廣益,但集思廣益在投資上絕對行不通;了解人性的人都知道,委員會絕對不能成事,在投資組合資產配置的管理和投資決策上,委員會的共識註定都不對。因為即使委員會的成員都聰明絕頂,聚在一起,變成群眾,都會有偏向瘋狂的傾向,因此,一群人的集體智慧一定低於其中個體的總和,委員會裡的人越多,做出明智又乾淨俐落決定的可能性越少。』

         3.在投資選股上,我已養成絕不尋求別人認同的習慣,我也絕不相信透過與很多人聊天方式,可以對自己的投資思維有太多幫助,因為,在投資決策上,一定要記得,找“同伴”永遠是多餘的! 

         總幹事讀後感想:

        看完豹兄的這一篇,只有一個感受:心有戚戚焉,我曾經擔任過兩家商業銀行的交易員與交易主管,操作金額曾經高達百億元,每天經我交易買賣與下決策的投資曾經高達交易量五百億元;也曾經在一家綜合券商同時擔任過自營部債券部與研究部的主管,所負擔的責任與盈餘壓力幾乎不下總經理;自己有幸在那九年的時間中維持常勝的紀錄,並替那家券商(從辦公室裝潢期間就進去服務,所以也沒有所謂祖產可賣)平均每年賺進EPS1塊錢,而且負責的部門都是從籌備就開始進駐,其中之苦,不是身歷其境的金融過來人無法體會,那幾年中我的老闆抽屜隨時都有一張我的離職信,日期空白以便老闆隨時可以填下去就叫我走人,金融操作人員隨時過者明天沒有工作的壓力,有人會問總幹事為何要如此辛苦,我坦白跟各位講,從事投資交易必須要具備天生的反骨,要知道反市場操作的心理,而大部分的金融資本家說穿了很多是暴發起家,如土地重劃或是一些特權特許行業暴利的獲益者,他們對於一般投資市場中的思維跟各位散戶沒有太大的不同,要知道反市場操作的難度不是在於執行,而是在於抗壓;資本家對於操作賠錢可以忍受,但是萬一別人有賺錢而自己的部屬沒賺錢,可是無法釋懷的。

        我為了爭取投資決策的自由度,只好每個月更新我的辭呈,隨時讓不爽的資本家隨時請我走人,也只有如此的反骨才能爭取到「不讓資本家插手於自己的專業」,我的長期想法是:到證券業不是要謀工作吃頭路,到金融業是要發財成大業的,若只想求穩當的收入與安逸的人生,就別來證券市場更不用到金融業去工作,看到豹兄的這一篇文章想起了過去的種種,想起了昔日那種承擔壓力的日子,忍受那些因為不同思維而所引來的種種質疑難,忍受那種因為短期績效的無法顯現而引來的種種責難,投資真的是極為孤獨的一件事情,至少自己現在不必再為資本家服務。

        抗壓能力的修為將決定一個投資者的長期勝負。如果自己是匹千里馬,那我的伯樂與貴人就是黃錦瑭先生,他是我以前所服務過的券商的總經理,14個月前就任南企(現為京城銀行)總經理,06年9月28日教師節的今天,被迫卸下了短短14個月的總經理生涯,我知道他心中有百般的不甘與無奈,但是這就是金融業,這就是資本家;

        黃總與我在9年多前認識,他當時負責籌備大眾證券與大眾投信,他對我面試了三分鐘,就決定給我這個當初不到30歲的銀行小襄理機會,立即聘用我當債券部經理,最令人佩服的是,他用一個月的時間找到了一批相當厲害的高手,如:          
       1. 呂宗耀先生:雖然…,但是他真的是個人才。 
       2. 現任合法代操業的最大操盤手..請見諒,我無法公佈姓名。 
       3. 過去四年來國內股票型基金長期績效第二名的基金經理人。
       4. 小弟我

       這些人當時從未與黃總謀面與認識,他竟然可以在這些人未成名之前就挖掘出來,可見他的識人功力真的是深不可測。 再令我佩服的一點是,他完全授權,到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推心置腹的程度,只要專業經理人能夠交出成績單。 

        真的很幸運讓我擁有如此的長官,給我歷練債券、自營、研究、承銷等四大專業領域,而且可以完全授權給我,可以讓我用不算長的四年半嘗試到所有金融人員窮極一生都無法窺得之金融全貌,他完全了解我是個交易市場的叢林戰士,所以不會用太多不必要的束縛來約束我,幾年前的對話還清晰的在我腦中,他從來不會干涉我的操作,最多只是每個月月底打個電話問我盈餘數字,當時我與那家的資本家-某位地方型政治人物處得相當的不愉快,黃總竟然會站在員工的立場替我聲援與背書,當我經常跑去打球時他也能夠容忍之;今天看到他又不得不離開耕耘一年多的園地,心中百味雜陳唏噓不已,台灣的金融業悲哀就是在此,對專業的極度不尊重與不了解,資本家從不去想想人才是金融業的根本,而不是去信任所謂明星式的名嘴或政要。

        我離開金融業後不想再回去組織的最大原因是,恐怕很難能找到如黃總這樣的伯樂,能夠讓一個不到30歲的銀行基層小主管放手一搏;說了一堆與投資無關的心情,因為當面對他說這些話可能覺得很噁心,今夜寫下這些感恩與不捨的文章,有緣他就會看到,或許以後沒有太多機會能夠見面,我只想說說對他感恩的話,並對黃錦瑭總經理說一聲: 

         這,才是金融家!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