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接到盼了好久的小茹的電話,也知道了她的下落,周君平高興的大喊一聲:「ya!」

        在旁邊網球場打球的女學生剛好也發了一記犀利的開球,聽到讚嘆聲後轉過來朝周君平致個意,周君平愣了一下,原來是那球員會錯意了,周君平眼神急忙往對街的那兩位跟監者一飄,發現那兩位幹員似乎也認為周君平是為了看球而歡呼。周君平恢復平靜後一想這樣也好,如果自己的神色過於異常,反而會引起跟監者的高度懷疑,說不定還會回報請求更多的人手支援,警覺性很高的周君平先關掉手機,這樣就不會被電信警察鎖定,他只要擺脫眼前這兩位跟監者就行了。

        周君平用尋常的速度沿著碧湖走著,沒多久就看到內湖線捷運,當他走進捷運站搭乘電扶梯時,赫然發現原來跟監者不只兩個,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周君平一直都沒察覺,要不是這個文德捷運站出入乘客相當稀少的話,第三位跟監者恐怕很難被查覺到,於是周君平加快速度,衝進捷運閘門,運氣很好,立刻就有車輛進站,只見那第三號跟監者由於沒有捷運電子票卡,等到他轉身去購票處買好車票時,周君平所搭的列車早已駛離捷運站,但雖然甩開的第三號跟監者,但原本那兩個跟監者由於也有捷運電子票卡,所以能夠很快地跟著周君平一前一後地進入車廂,他們很有默契地分別站在不同車廂,一個和周君平同車廂就近監視,另一個則站在不同車廂一邊遠眺一邊回報。

       經過科學園區的幾個站後車廂內乘客越來越多,所以在車廂另一頭的跟監者的視線完全被人潮擋住,周君平見狀,立刻想到利用這條內湖線特殊的設計,由於台北的捷運車廂進站後都是右側開門,所以精明的跟監者會站在右側的門邊,這樣才能迅速地跟著進出車門,否則一旦被人潮擠到車廂中央,萬一被跟監者毫無預警地下車,那就只能眼睜睜地跟丟。

        只不過,這條內湖線不一樣的是它有好幾站,當列車進站時後是左側開門,周君平早就已經將身體移到車廂左側門邊,車門一開等個五秒突然閃身奪門而出,把同車廂的那位跟監者活生生地甩掉。

        不料,站在另一個車廂的第一號跟監者由於所處位置和周君平之間視線沒有被人群擋住,所以很快地跟出車門,周君平故意裝成沒看到,還拿起手機裝作講電話狀,心想已經甩掉兩個跟監者,最後一個就好辦多了,於是周君平在同一站又搭上反方向往南港的內湖捷運,再由南港轉捷運進入台北市區,到了台北車站又轉搭另一條往新店的捷運列車。

        一直到捷運古亭站,捷運到了這站分成兩路,一條開往中和另一條開往新店,周君平決定在這裡換車轉搭另一條捷運線,此刻正值下課下班時段,車站與車廂內內都是人山人海,一路擠過人群,走進中和線的入口,周君平走下階梯,故意走反方向擠過人群來到往中和方向的月台,他看到此刻那位一路尾隨的一號跟監者,也已經在電扶梯上往他這邊過來,一號跟監者刻意不和周君平排隊在同一個車廂。

        這時候,周君平又發現另一個新的跟監者出現,他卻直接站在周君平身後的排隊隊伍當中,好不容易周君平在內湖線甩掉第二號與第三號跟監者,繞了大半個台北後就又出現了第四號跟監者。

        對於一般人而言,在人來人往的車站中要分辨誰是跟蹤者是件困難的事情,對於受過跟監訓練的周君平,這倒沒有多大困難,只要自己隨意更換排隊的月台,就可以大概猜出哪幾位是跟蹤者,一般來說在人潮洶湧中的跟監都會保持固定距離,而尋常乘客排隊等車時,並不會隨便更換隊伍,且多數正常的等車的通勤族不是將臉朝著車子開過來的方向,否則就是呆看著前方,而跟監者的目光卻始終會盯著對象看。          

        當列車進站車門尚未打開前,周君平透過車廂玻璃看著身後面的那位第四號跟監者,剛好那個人也正盯著他看,那只是短短的一剎那瞬間的眼神交會,周君平立刻就知道他也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警調人員。周君平沒想的是,這麼快的時間內,負責跟監的單位就立刻派了支援的人力,捷運在台北市區的移動速度相當快,而負責跟蹤他的單位可以在如此高速移動下,還能夠緊急派出一位支援人手,可見負責跟監的單位相當精明。

        從新的第四號跟監者的眼神讓周君平一看就知道相當訓練有術,冷靜沉穩。顯示章賢祥已經把偵辦的重兵壓在周君平這條線索上了,但這不也意味著反貪小組對於大發與博發這所謂「雙發弊案」的偵辦進度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下班時間捷運的發車相當密集,不到三分鐘就發一班車,往中和的捷運已經緩緩進站,車門開了,周君平裝成一付不在意的模樣,讓人群推著自己往車廂擠,下車的乘克從他身邊川流而過,周君平走進車廂時同時也確認了身後面第四號跟監者也走進同一車廂,兩人之間的距離大約有四五公尺,而那位第一號跟監者則是上了旁邊的車廂,由於中和捷運線的車廂是相連通的,雖然那第一號跟監者的位置是在不同車廂,其實和周君平的位置才相距不到六、七公尺,只是那位探員所處的車門,上車的乘客相當多,以致於那位跟監探員被推擠到比較遠離車門的地方。

        很快地他做了一個決定,他必須一邊讓那兩個跟監探員卸下些許心防,一邊做出讓他們來不及反應的舉動,一進車門後周君平故意站在車廂門口看著捷運路線圖,還用手指頭在捷運路線圖上數來數去,一付好像還得搭乘許多站的模樣,而這模樣的確可以讓繃緊神經的兩位跟蹤者稍微放鬆,周君平就是要跟監者鬆懈一丁點注意力。

        捷運車門要關上之前會先鳴叫三道聲響,待第三道聲響結束後兩秒鐘後才會緩緩關上車門。周君平在車門開始要緩緩關上的那一剎那間連跑帶跳地衝出車廂外的月台上,自己隨身的背包還差一點被車門卡住。

        那位和周君平同一車廂的第四號跟監者見狀也連忙想要衝出門外,但車門是機械操控的,只差那半秒鐘,就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車門外月台邊的周君平,那一剎那間,兩人幾乎是面對面,只是站在月台上的周君平對著一臉著急的跟監著眨了眨眼睛,做出很醜陋的鬼臉。

        小茹暫居的避難豪宅就在古亭站出口不遠處,周君平再三確認已經沒有跟蹤者後按了門鈴,應門的當然是那位自己朝思暮想的小茹,二話不說緊緊地抱住她。這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再讓小茹離開自己身邊了。


        總按:小茹與周君平又再一起了,可見這故事應該也快到了尾聲了,或許讀者會嘟嚷著好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應該要出場,是的,神秘女子明悉子快要再度出場了,她將帶來什麼樣的劇情發展呢...

        接下來我的創作速度會加快,從每天2200字增加到2800字,這部小說的篇幅暫定二十三萬字左右

        讀者應該發覺到我這本新的小說當中,動作與場景的戲份增加了,這是我預留未來拍成電視或電影所用的橋段
 
        許多看連載的讀者一定會發現很多前後不一的地方,那是我特意改過的,畢竟不斷地寫下來,總會發現前面有些地方處理不好,就會去改前面的東西,所以屆時出版時讀者一定會發現有些地方和連載時有所出入

       對了,這本小說依舊是交由商周出版社出版,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在十二月初,而那時候商周同時也會出版豹大的新書阿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