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從早上九點上班開始,市政府都發局的氣氛,連前來洽公的民眾都能感到一股低氣壓,只不過都發局上上下下早就習慣如此,自從換了新局長陳玫儒上台,整個部門都得依著她的情雨不定的心情辦事,但實際上抱怨者其實並不多,多半抱著看熱鬧嗑八卦的心態,所謂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局長這種來來去去的政務官,在衙門混久的公務員自有一套隨機應變的生存哲學,苦的只是那些必須時時刻刻面對局長的派遣人員與替代役男。

 

   按照常理,一大早的陳玫儒應該很開心才對,才進辦公室就接到胞弟的來電,差點因為貪便宜而捲入的法拍屋糾紛,那群法拍蟑螂已經被葉國強順利地擺平,除了不必付任何一毛錢在搬遷費或補償費,而且對方還願意在24小時內無條件交屋搬走,也願意去法院公證處註銷原有租約。

 

「大姊!你找的那個葉老師真的是很給力,那群黑道流氓法拍蟑螂,三兩下就被他治得死死…..」在電話另一頭的陳玫儒胞弟興高采烈地喜孜孜大笑著。

 

   陳玫儒越聽越感到煩悶,根本懶得聽自己的弟弟如此吹捧著葉國強,索性直接掛掉電話以圖個耳根清靜,心神有點不寧的她整個跌坐在辦公桌前看著 「局長 陳玫儒」的名牌,腦中浮現出數不清的「為什麼?」

 

   那群法拍蟑螂雖然行徑可惡,畢竟他們完全站穩在法律的界線裡頭,萬一把事情鬧大或告上法院,陳玫儒根本毫無勝算可言,更何況要對方吐出已經快要到手的百萬利益。

 

   她委託葉國強去辦這件事情本來就有點強人所難,預料葉國強大概沒有辦法擺平這件事情,如果今天早上他親自登門謝罪,早已盤算好用什麼語言去羞辱他了,但怎麼想也沒想到,整件宛如燙手山竽的法拍糾紛居然擺平了。

  

   為什麼她又再一次輸給葉國強?連現在坐的穩穩的局長位子,也是葉國強透過市長的金主幹掉前任局長才把位子騰出來給她,為什麼權位的取得與利益的維護,最後都得靠葉國強出面?這個傢伙當年在校成績明明爛得要命,可以說是靠作弊與向老師求情才勉強畢業。這個傢伙明明就是一路靠女人吃軟飯才能往上爬啊,更氣人的是,這個連在大學教書的資格都沒有的傢伙,居然即將真除當大學校長,她花了二十年的光陰別說大學校長,連系主任的位子都沾不上邊。

 

   陳玫儒根本無法說服自己處處都不如葉國強這個事實。

 

   正當腦袋瓜兒填滿著對葉國強的妒恨之際,葉國強居然就打電話來了。

 

   陳玫儒先讓自己深呼吸了幾下,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流露出一丁點的妒恨、高興等情緒後才按下通話鍵。

 

  

「陳局長,我老葉啦!」

「有什麼事嗎?」陳玫儒發出冷漠的聲音。

「相信你弟弟應該把事情都告訴你了吧?」

「怎樣?你該不會連這種小事情也來邀功討人情吧?」故意說出這種違心之論,陳玫儒不由得連自己也討厭起來。

 

「小事?哈!也對啦!處理這類的事情,對我來說還真得只是小事一樁!不過,對別人來說就不只是小事囉!」葉國強故意這樣講。

 

「是不是要我頒張模範市民的獎狀給你呢?」陳玫儒也只能裝出一派輕鬆以掩蓋自己的複雜情緒。

 

「不敢當,有件事情呢!算我求你啦!….」葉國強停頓下來等著對方回話。

 

   聽到葉國強口中吐出「求你」兩字,戰敗的羞恥感才稍微降低的陳玫儒接著問下去:

「什麼事情?」

 

   葉國強請託的事情是關星友科大校長的遴選會議,按照大學自治的相關法規,教育部或相關單位不能介入大學校長的遴選,而是組一個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來票選校長,除了校董、各院院長、前任校長外,還必須有兩席傑出校友,以及兩席學生代表會的會長(大學部與研究所各一人)

 

   由於校董陳星佑乃學校的唯一出資金主,幾個學院的院長為了經費與職位著想,屬於鐵票,另外兩席所謂傑出校友,雖然各個都是上市櫃公司的老闆或高級主管,但實際上都是和星友建設集團有著密切的業務往來關係,更是鐵票中的鐵票,至於學生會的會長,大學部那個傢伙,二一退學的通知書和獎學金的核發通知書緊緊地被陳星佑捏在手上,除非腦筋燒壞,否則不可能因為跑票而面臨遭到二一退學的命運,況且只要票開得出來,一筆不小的獎學金立刻到手。

 

   最麻煩的就是研究所的學生會會長那一票,星友科大研究所學生會長叫做范綱峰,以前大學就是念星友科大的前身華江科大,當時就已經是大學部的學生會會長,大學畢業幾年後回母校唸EMBA,熱中公共事務參與的范綱峰,又再度競選並當選學生會會長,從葉國強擔任校長的傳言傳出之後,不知道是正義感作祟還是吃錯什麼藥,范綱峰一直在校園內外提出對指導教授葉國強的各種質疑。

 

   其中最犀利的質疑就是,擔任星友建設獨立董事的葉國強,怎麼可以由星友建設董事長陳星佑提名為星友科大的校長候選人呢?除了違背利益迴避的民主程序外,居然還搞同額競選!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