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五月左右,我在台中市西屯區的永安國小上了有關醫學與科技的課,這是一個免費的課程,原本以為有可能上課時都打瞌睡,沒想到課程從一開始就很精彩,由於我是孕婦,所以問了很多有關產前檢查的部份,主講人是一位醫檢師,他是一位在台中大醫院的主醫檢師,他最重視證據。沒有證據的東西,他一律不信。

        上課之後,大家問的問題完全和上課內容無關,但和生活有太大的關係了。我說過我是孕婦,我問了老師我在做產檢時,有好多臍帶血公司有向我說明臍帶血的好處,問我要不要存臍帶血?我也反問老師臍帶血是什麼?有必要存嗎?老師也反問我:「你知不知道什麼是臍帶血?你為何想存?」我問答:「事實上我真的不知道,但電視上廣告打好兇。」老師問大家你們對臍帶血的印象是什麼?」有人回答:「臍帶血說如何吳淑珍,當時有存臍帶血,那她的腿就能治好了。」老師:「這是錯的,如果當年吳淑珍有存存臍帶血,那她的腿一樣不能治好,如果有一天她的腿能治好,那她不用臍帶血,因為科技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用她身上的一滴血就可以了。」然後,他反問大家:「你們知道存臍帶血有公捐的銀行嗎?」結果班上沒有半個人知道。老師:「因為他沒有打廣告所以沒人捐已經倒了,但是台北有一家和平醫院可以公捐。」然後老師開始評論醫界的道德,存臍帶血有這麼重要嗎?如果這麼重要為何不要求政府出錢?難道有錢人才是人嗎?事實上存臍帶血只能救有關血液的相關疾病,而且機率很少,這也是為何只有一個例子出現在廣告上,而且其中一個是大陸人,這也是為什麼政府不願出錢的原因,沒必要。班上正好有人的親人在德國,她說:「德國也沒有存臍帶血的風氣。」

        我也順便問自費的唐氏症測驗,老師也是如此回答,因為他有做過實證,自費唐氏症測驗測出小孩有唐氏症,但結果真有唐氏症的機率,不到個位數,也就是準確度不到10%,但是嚇死一堆家長。

        前些日子,有一個久未見的朋友來家中幫我做測驗,還帶來了一個機器用手指頭要測手体好不好,結果當然是不好,接下就介紹他們的維他命一包包的,用自來水測氯氣,然後分2杯,二杯都有氯,但其中一杯用手攪一攪氯就不見了被手吸收了,另一杯的氯在維他命滴入之下漸漸沒有了,後來我打去自來水公司問,回答的女生說:「她常被問到這問題,但真的沒這回事,一定有被動手腳,她還不是每天用自來水洗澡,不要被騙了。」所以,我最後沒買。

        因為上這一堂課老師一直告訴我們:「體外的實驗,不等於體內實驗。」所以不要相信那些電視的廣告。

        上了這堂課我最大的收獲是:不要相信賣東西給你的人,就算他是你的死黨,你沒看到連動債的那些人是怎麼死的嗎?還有別相信動不動就叫你開刀的醫生,他只想賺開刀費,才不管你死活。要學會自己判斷,何為真相。

        現在公捐單位有慈濟跟生寶臍帶血銀行,想查打奇摩知識「公捐臍帶血」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