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盼落葉能歸根 
文/劉黎兒(旅日作家)


 
  台商,現在是敏感的字眼,究竟是占盡無官商便宜的紅頂商人呢?還是真的會回流的鮭魚?就算落葉歸根,台商的出身、淵源如此錯綜複雜,每個人回歸與認同非常微妙,主角最終的感想是台灣的空氣是香甜的,比起中國,比起日本,也期待這樣的感受能永遠持續下去。
 
  我跟作者未曾謀面,想像主角是作者的化身,作者所有的力量總動員,財金專家、旅遊專家、歷史民俗研究者等力量,透過至今的台灣經驗、日本經驗和中國經驗,塑造出近乎天才的的主角,細膩地描述了寬闊的空間,如出身地基隆及東京、汕頭以及江西乃至各種過境地如夏威夷等,而時間又縱貫了近百年,或許著墨較多在日治時代的生產製造及經貿,但也是當代許多官商勾結弊案或金融炒作虛實手法的解密大全。日本雖也有些跨國商場小說、紀實小說,但是本書是徹底超越那樣狹隘的分類,像是一部活生生的現代史。
 
  我自己是基隆出身,又是學歷史的,但跟作者比起來非常慚愧。外祖母光復後開過貿易行,搞過蔗糖貿易,也曾跟顏家一起開拓煤礦,但告失敗而變成一無所有,小時住處是顏家車庫改建的,或許因為不是光彩的事,母親絕少述說,我也沒從沒去面對過,但是作者卻很認真地去面對自己的出身,乃至家業的棉被行,深掘下去,原本是如此轟轟烈烈的大時代史,原來真的大江大海是在自己的家裡。
 
  主角宛如作者本人體驗豐富、生命力過人,不斷進出被認為是贏家的A級世界,但是卻愛生活在B級世界,享受B級美食,住在B級住宅裡,放棄A級女人等,這或許是因為B級世界才是real world(真實世界),A級世界裡有數不清的背叛,不問祖先就無法繼續走下去。
 
  書裡也有活在這樣分秒都在戰鬥世界的人所需要的神或鬼。或許神就是自己內心對話的對象,因為每個人隨時都不斷地在做無聲的對話,或許是思索,或許是自然湧出來的暗示,人需要有人幫忙思考,而或許那就是另一個自己,那個自己會出主意,分擔憂慮,甚至斥責自己;鬼的存在也是必要的,對有些人而言,是善鬼,對其他的人而言,或許是惡鬼。
 
  二重羽子在病榻上說:「一位農民、一畝棉田、一條泥路、一座村莊、一個希望。一位商人、一間店鋪、一條海路、一座城市、一個希望。不同的人從不同的地方來去另一個不同的地方,逃難的人、打拚的人、懷抱活下去希望的人、活不下去的人……」道出穿梭於兩岸乃至世界台商的悲歡情境,但這樣綿綿不斷的台商的悲喜劇還在持續著,並沒有真的因為小說的結束而結束,因而讀完後仍有無限感傷。台商或許還找不到能輕易遁逃且能安身立命的地方,但希望台灣最終還是他們吸氣吐氣的地方。
 
  本書雖長,但從一開始就讓人能津津有味地讀下去,無法釋手,包括財技、鬥爭、身世等懸疑成分,無奈的成熟男女間的愛情也耐人尋味。

 

 

點上面書封連結即可進入網路書店購買,凡透過這個BLOG的連結購買任何書籍,網路書店都會回饋4%的金額給我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