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份買"不只是旅行"就有機會抽中台北大阪來回機票-詳見書本的內頁
凡透過下面連結到博客來買書(不限定"不只是旅行"這本書),博客來網站都會回饋給我4%的購書金額



12/12起在各大書局通路開始販賣

    火車什麼時候到站,已經不太記得了。兩個人靠著窗,相依而坐,隨著軌道的蜿蜒,被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宇治,一個以抹茶冰遠近馳名的小鎮,藏有別緻的世外桃源「平等院」。

    夏天的腳步愈來愈近,大太陽底下嚇跑不少細皮嫩肉的遊客。敵不過烈日中天,揀一處陰涼處歇腳,碰巧車站對面就有一家在賣宇治金時。踏進店門口,洋溢著古色古香,全木造的店舖,整齊畫一的桌椅,窗外涼風習習,隨風搖曳的綠蔭,如此婀娜多姿,不知不覺中暑氣全消,來上一碗冰,真是人生一大享受。雖然不是依山傍海,但是潺潺的宇治川,淙淙的流水聲捎來了夏天的涼意,遠看野鳥畫過天際,一聲清脆激越的鳥鳴,餘音繚繞,三日不絕。置身其中,如詩如畫,非筆墨所能形容。

    挖開綿綿的抹茶冰淇淋,淡淡的茶香撲鼻而來,橘瓣混合著碎餅乾,卡滋卡滋的酥脆口感,一種難以言喻的美味,正慢慢在味蕾上暈開。一口接著一口,冰冰涼涼,沁入心脾,哪還記得外頭的蒸溽多麼難耐。享受玩彭派的冰點,可想而知,一杯玻璃杯裝的冰所費不貲。

    繼續往前進,越過宇治橋,到河的對岸。清澈見底的河水在橋墩上濺起了水花,翠綠的水草隨著波動來回擺盪,仔細一看還有小魚在水裡悠游自在,河的生命力從微枝末節中就可以體現出來。在日本,隨便一條溪水,就算是水溝,都會有魚蝦,金黃色的陽光照射下,那種波光粼粼的美景早已不復見於我們的島上,反而在異國才能發現當初的美好。



    一條長長的甬道,直通到底就是平等院。兩旁的店鋪販賣著宇治的名產,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宇治茶,抹茶糕。剛打完牙祭的我們,想說參觀完平等院,再來細細品味當地的美食「蕎麥麵、抹茶糕」。不遠處就看到平等院的入口,付過門票,拿thru pass的優惠券,換了幾張明信片,便帶著簡介參觀去。



    平等院是關白藤原賴通於西元1052年興建。鳳凰堂是次年作為安置阿彌佗如來而建。庭院因借淨土世界為遠景,被議定為名勝古蹟的庭院,目前鳳凰堂周邊的水岸、平橋、小島等皆經整修過。院內保存許多平安時代的文化遺產,如:大和繪畫九品來迎圖、梵鐘、一對鳳凰,以上皆屬國寶。特別是作為11世紀佛像群,且唯一保存的52尊雲中供養菩薩像,雕工自然細膩,乘於雲上,有的彈奏各種樂器,有的翩翩起舞,美不勝收。



    參觀鳳凰堂按時間分人次進入,外加被扒第二層皮(¥300),雖然有導遊介紹,除非對日文略通一二,不然也是白搭。照簡介上說的,鳳凰堂仿極樂淨土的宮殿建成,由中堂、左右翼廊、尾廊組成,絕世而獨立。堂內匯集了平安時代淨土宗最傑出的珍品,包括代表平安時代造佛師定朝所雕刻,現存唯一一座本尊阿彌佗佛如來坐像,以及52尊雲中供養菩薩像(現有26尊在鳳翔館展出)、繪有9幅阿彌佗來迎圖的壁扉畫。鳳凰堂內不准拍照攝影,能夠親臨古物的浩瀚,算是值回票價。

    拍下佯裝敲鐘的畫面,我們就走出平等院,準備尋找下一頓飽餐。對宇治金時念念不忘的我,又找了一家賣冰的簡餐店,一樣是依著河畔而建,店內裝潢給人一種跟家裡一樣的舒適感。想當然爾,價格又要飆上一倍,吃掉了¥2120。不時以自拍為樂的我,這次更大膽了,看見身旁有人點一樣的抹茶糕,見機不可失,想要拍下抹茶粉散開在口中的滿足感,把身旁的妹妹嚇得有點花容失色,雖然有事先告知,想要拍下瞬間的畫面,但並不是很成功。阿喵想要再去附近逛逛,留下點了一大堆來不及吃完的我,慢慢享受這難得的一刻,真的是飽食終日無所事事。不巧又遇到剛剛在鳳翔館遇到的兩個中東人,似乎不知該怎麼點餐的他們,在我的雞婆下,滿足了口腹之欲。隨後搭車前往清水寺時,又在車站內遇到他們兩個,開始喜歡裝熟的我揮揮手向他們打招呼,在車廂內又你一句我一句,打屁聊天。通常會調侃自己英文很破,聽不太懂,總是會得到不少關愛的眼神,安慰我說:「至少敢講,已經很不錯了。」阿喵想說幫我們合拍一張留念,想不到弟弟也起意要幫我們跟他哥拍一張,原來國民外交也可以這麼建立起來。

    只不過結束清水寺的行程,驅車前往祇園吃飯的時候,隨便找人哈啦的下場就沒這麼好過了。很不識趣地搭上一個埃及的老阿伯,不光是寒喧打招呼被當空氣,還因為一句「where do you come from?」傻傻地聽不懂「Egypt」,當場被挖苦說:「不知道在哪裡吧?」聽了好氣又好笑,真的是什麼人都有,這時候還要幽默的說:「yep, I am so stupid.」或者回將一軍「your country is too small to know.」

    晚上回到大阪時,利用一點時間到附近的商圈逛逛,之前跟阿喵提過一家量販店「唐吉柯德道頓崛店」,裡面五金百貨應有盡有,趁著Thru pass還沒失效就衝了。世事難預料,在店內購物,又發生了一段插曲。

    話說這趟到日本來,受到很多日本人的幫助,但是最困擾我的還是語言的問題,每次我和日本人溝通都要比手畫腳,耗很多時間,但這一次我們意外地迅速達成共識。本要¥2480的刮鬍刀,因為電腦設定問題,賣我¥2980,想說算了,又看到阿喵遲遲沒下來,索性跟店員抱怨,還是那一句「sulimase, can I speak English?」比收據上的標價,「on the 4th floor, (手指比四) it’s two four eight zero.」奇蹟似地,他懂了,馬上幫我查明。再一次見識到日本人的厲害。


最後重打了收據


暮鼓晨鐘















沁入心脾  (通園)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