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修士,我對你說的話還是老話,情貴明悉、業求遠博、捨即是得、忘方能旺。只不過,你想找的人、求的緣,快要出現在眼前了,只是會出現在很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到時候就只能憑自己的意念並順從自己的初衷,你的一切一切,短期間會出現很巨大的變化,還是記得業求遠博、捨即是得這八個字就對了,人生並不是一連串的選擇,而是順著自己的運命、順著自己的本性初衷走下去,老天給你這樣的命,你只有接受與不接受而已,就算你一開始不想認命不接受,會給你的還是會給你,好的壞的通通躲不過,但無論如何,眼前過了這關後大富大貴,別忘了布施善緣。

 

 

   說完小曹的事情後,精心禪師面露兇光看著王銘陽說道:「哎呀!你情關難過啊!」

 

   王銘陽心裡想的是關於工作上的難關,而禪師卻扯到情感上頭,連小曹都感到奇怪:

「我這位朋友,其他關卡過得了過不了我不敢說,但他肯定沒有情感上的問題啊?」

 

   「天機不可洩漏!天機不可洩漏!王修士,你的情感關會帶來很凶狠的血光戾氣,聽我一句話,趁現在,能滾多遠是多遠,至少可以延後你的血光之災一段期間。」 精心禪師威脅說著。

 

   王銘陽原本是個不信邪的無神論,對那些求神拜佛的愚夫愚婦向來是嗤之以鼻,但對方都已經講到這種地步,抱持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的他也只能軟化:

「有沒有什麼途徑可以化解這些,我是指譬如什麼儀式或者是花點香火錢之類的....」

 

   禪師搖搖頭大聲斥責:「哼!錢乃身外之物,我不搞那些東西,我說的話,你聽得下去就聽,聽不下去就請回。」說完後拂袖而去走進禪院用力關上大門,砰的一聲在一片死及的山林中格外響亮。

 

「哎呀!你怎麼出言不遜得罪禪師啊!」小曹抱怨著。

 

「我怎麼知道他發這麼大的脾氣,一般人聽到什麼惹上血光之災,都會和我一樣想要尋求化解啊,正常反應,你可好了,大富大貴。」聽了一堆為言聳聽的話之後,王銘陽好像忘了害怕,但心裡已經盤算著過一陣子乾脆就接受葉國強的安排去上海,上海應該夠遠了吧。

 

車子開到水壩入口。

 

「你放我在這裡下車就好了。」王銘陽有點興奮。

 

「你又要找那個女警了!看起來你還蠻認真的,關係發展到哪裡了?要不要我捐贈你一打保險套啊。」小曹捉狹起來。

 

「哎呀!就還只是普通朋友啦!你沒聽禪師說,我情關難過,而且,越是想要認真安定下來的對象,就越不能心急,真命天女和路邊野花可不一樣,遇到真命天女要小心呵護,你懂嗎?」

 

   小曹笑笑著說:「好啦!別又鬼扯什麼情聖理論了。」

 

   蔡靜儀今晚負責值班,下班時間是早上七點,雖然這時候還只是凌晨四點,但半夜的水庫派出所也實在沒什麼業務可辦,百般無聊正與瞌睡蟲搏鬥的蔡靜儀一看王銘陽,立刻笑開了:

 

「我剛好想到你,你居然就出現了。」

 

   王銘陽喜孜孜地回答:「那可真的是我的榮幸啊!怎樣!原來你也會想我囉!」一聽到蔡靜儀這句話,早就把什麼鬼神禪師的恐懼拋在腦後。

 

「你少臭美了,我只是上網研究比特幣,剛好搜尋到你寫的碩士論文,還看不到幾頁,你就出現在眼前了。」蔡靜儀答著。

 

   「這就是緣份吧?」

 

「誰跟你緣分啊!我只是想要學比特幣挖礦投資,你別誤會。」蔡靜儀或許是在值勤中,派出所內還有其他警員同事,講起話來不得不含蓄些吧,王銘陽這麼認為。

 

「只是,雖然我大致看得懂你的論文,但我還是無法憑空想像挖礦以及如何買賣比特幣,你也知道,現在一枚比特幣動不動就一萬多美金,總不能花那麼多錢去實際模擬吧?」蔡靜儀眼睛盯著王銘陽的論文不放,一付認真的模樣。

 

「這樣吧!等一下天亮下班後,你到我家,我實際打開電腦操作一次給妳看,順便讓你參觀我在家裡所佈置的比特幣挖礦的機組。」

 

   蔡靜儀遲疑一下說:「到你家?不太好吧?」她轉頭過去看著坐在派出所角落的另一個同事,確定還在睡夢中沒聽到對話後才放心地繼續問著:

「你家還有什麼其他人嗎?」

 

   王銘陽當然聽得懂這句話的用意,笑著說:「就我一個啊!我又沒老婆,現階段也沒女朋友。」

 

「可是,就我們兩個人去你家...這....」蔡靜儀猶豫不決。

 

   越是猶豫不決扭捏作態,王銘陽更是帶勁地用手指著天空回答:

「放心啦!你可是女警啊!我哪敢對妳怎麼樣,我用人格保證,我和妳就只是單純研究電腦。」蔡靜儀聽到發誓便點了點頭回了一句

「小聲點,別吵醒我的同事。」

 

   王銘陽的住所是星友建設送的三房兩廳約四十坪大的房屋,蔡靜儀一走進去不免羨慕起來:「大學老師的宿舍比我們警察宿舍好太多了!」

 

   「這不是宿舍,這是我自己的房子。」王銘陽揚揚得意地炫耀著。

 

   「看你年紀也不過才大我三歲,就買得起這麼漂亮的房子,真令人羨慕,以後當你太太的人一定很幸福。」在房內走來走去參觀的蔡靜儀讚嘆起來。

 

「哈哈!我先開電腦還有陽台上那一大堆電腦主機,先示範比特幣的挖礦與轉帳過程給妳看。」王銘陽想要保持君子風度,既然答應單純討論電腦,當然不能讓蔡靜儀失望啊。

 

   王銘陽講解了一會兒,聽到蔡靜儀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只見蔡靜儀紅著雙臉發窘地說著:「不好意思,我肚子餓了,哈哈!」

 

「哎呀!我只顧著想趕快教你這些東西,卻忘了你值了一個晚上的班,好啦!你想吃什麼我去買,你先自個兒按照我的講法,自己操作一遍。」王銘陽體貼地問著。

 

   「我要吃麥當勞。」

 

   看著和小孩一般天真無邪的模樣,就算遠一些,王銘陽還是二話不說開著車去買早餐。

 

   距離有點遠加上排隊人潮,王銘陽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才回到家,回家後發現蔡靜儀已經走了,王銘陽有些懊惱,但心想來日方長,見面的機會多的是。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