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敏感的故事,請容許我鎖好友,以免讓自己淪為洩漏朋友隱私之虞,三年前我加了一支高爾夫球隊,姑且稱之「八拉拉」球隊好了,其實我自己已經長期參加一支屬於自己的球隊,且近年來對於小白球的熱衷已不若當年,所以我不想再參加太多球隊,會加入「八拉拉」球隊是因為一位早年一起投資的朋友的邀約,他找我加入球隊的理由是希望我能夠和「八拉拉」球隊的隊員熟識,進而去改變球隊裡頭大部分成員的投資觀念。

 

             要不是這位朋友的熱情邀約,我實在不願意,「八拉拉」球隊的成員清一色都是中小企業的老闆或董娘,共同的喜好除了打球以外,就是投資了,舉凡股票、外匯、房地產、黃金....他們都喜歡。

 

               我為什麼不太情願加入?除了希望打球可以歸打球、投資歸投資,我實在不太喜歡在球場上討論有關於投資理財的事情(其實熟識我的朋友應該都曉得我是個根本不喜歡談論投資的人),但沒辦法,這世界上很難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投資歸投資,絕大多數的人總喜歡把所有事情都扯在一堆,這才會有那些EMBA的產生,在我的標準,EMBA就是唸書,但通常多數人可不是這樣想的。

 

              「八拉拉」球隊很奇怪,通常的球隊應該是每個月打不一樣的球場,除非是高爾夫球場自己組的球隊,正常喜歡打球的朋友應該會想要多多嘗試不同球場,享受不同的地形挑戰才對,但「八拉拉」球隊固定只選擇美麗華與林口兩座球場,從來不會想要去別座球場,從這種選擇就知道,這支球隊的成員的思想中已經產生了相當程度的「僵固性」。

 

                 一個人只要越來越老,或者是他自己的專業領域越成功,行為思考模式就會淪為僵固性,慢慢地步入一成不變的行為模式,或許這就叫老頑固,如果只是打球吃喝玩樂,陷入僵固性思考或選擇其實也無可厚非,但是如果面對多變化的領域,這種思考上的僵固性將會把人帶進毀滅而不自知。

 

                 「八拉拉」球隊的隊員得知我是所謂的投資專家後,免不了從開球第一洞一直到打完18洞之後餐敘,一直拿著投資理財的問題追著我跑,坦白說,那對我而言只是種痛苦的折磨,請讀者想像一下,當我靜下心頂著35度的大太陽,面對10呎長的推桿距離時,當我望著菓嶺上的起伏與草痕變化時,如果有人突然問我人民幣可不可以繼續加碼時,我真的很想殺人,好不容易享受菓嶺上征服的快感或被征服的快感時,為什麼要把心思放在其他雜念呢?

 

               投資理財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過比較好的生活與享受,好不容易抽出時間享受財富所帶來的樂趣當下,為什麼要放棄快樂時光而將心思放在投資的工作上頭呢?

 

                那當下我突然想起十幾年前有位財經名嘴自己對我爆料說,當他去酒店嫖妓時,正當他與酒店小姐兩個人脫得精光時,正要享受逾越道德享受肉體之歡時,那位酒店小姐突然認出他是名嘴,吵著他要報明牌,那位名嘴當下的沮喪感,我在球場上的果嶺上終於可以領略一二。

 

               既然答應朋友藉由球敘慢慢導正這球隊多數成員的投資觀念,雖然是無償,但也得盡可能地藉由交談來了解這群球員的投資心態。

 

               打了兩三回後發現,這群中小企業的老板與董娘們,他們的投資想法與作法居然絕大多數是來自於媒體,特別是電視報紙與雜誌,通常我遇到這樣的朋友,我不會一開始就指出他們的不對,而是慢慢地聽他們講話。

 

                說到講話,台灣的老板們,可是一個比一個還要會講,上從天文下到地理,從投資到理財,他們展現出一付「自己什麼都懂」的模樣,但這也難怪,這些老板們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多半是成功順利的,他們在自己的公司通常也是成天受到部屬與來往廠商的阿諛奉承,說句不客氣的話,絕大多數成供的老闆通常聽不到真話,且長期處於成功的階段,幾乎各個都是自認天下無敵,更糟糕的是,這些老闆們會認為自己什麼都懂,自己很厲害,所以才能達到今天的成就或財富地位,也許吧!在專業的小領域小天地或許是如此,只不過,就我接觸與了解的中小企業老闆,其實各個宛如鎖國的井底之蛙,對專業以外的世界可說完全是個白癡,只是沒人想要告訴他們罷了。

 

             了解這種人的背景後,或許可以了解為什麼吳宗憲會認為微博與百度是我們國家的公司,並非吳宗憲有很深的政治企圖,而是他的無知。

 

              其中有位搞沖壓的老闆知道我曾經在某金融業工作時,他好奇地問我認不認識某呂姓名嘴,我點了點頭不置可否,他繼續地口沫橫飛地說著那些媒體名嘴闢如呂姓、謝姓、劉姓、陳姓等名嘴是散戶的救星、是台灣的良心,我問他為什麼會如此認為,那位搞沖壓的老闆居然回答我:「他們的模樣很誠懇!」

 

              吃飯的時候有位董娘坐在我旁邊,她曾經在壹週刊上看過我的專欄,她對專欄低稿費嗤之以鼻,言下之意彷彿我連幾千塊錢稿費都想賺,實在是沒格局.....我不是笨蛋,當然聽出她的輕蔑,但我也習慣了,舉凡多數中小企業老闆或董娘都是如此,在他們的世界觀當中,金錢是唯一衡量工作,成就感以及文字所帶來的力量對他們而言,那簡直和酸腐老學究沒什麼兩樣。

 

            她問:「你認為人民幣會升到哪裡?」

 

               她的問題並非「會不會升值?」,而是她已經有主觀的既定觀念,人民幣一定會繼續升值,只在於升多升少而已,當時是兩年多前,人民幣已經走了五六年的多頭,市場氣氛始終圍繞在人民幣升值上頭,所以這位董娘從來不會認為人民幣會貶值。

 

                我忍不住反問她:「為什麼妳認為人民幣會繼續升值?」

 

                 當她聽到我的問題時,彷彿聽到「肚子餓為什麼要吃飯?」的白癡論述,基於修養以及社交禮貌才忍住她內心的狂笑,於是她跟我講了一大堆,反正就是當時商業週刊啦、陳文茜啦或東森財經台講的那一套,最後她對我撂下一句話:「你不懂的話可以問我!」

 

                坦白說,我根本不想問她,心想我又不是妳的理專,又沒有要從妳身上賺任何一塊錢,為什麼要花時間聽妳講廢話,但修養極好的我繼續問她:

              「外匯投資,在怎麼強勢的貨幣,平均一年升值幅度頂多3~6%,你怎麼看得上這種贏頭小利呢?

 

                  董娘嘿嘿冷笑了一番後回答我:「你大概是離開金融業太久了,虧你還當過外匯交易員,你不知道現在有TRF這個東西嗎,老弟!就算你賺飽了退休,也千萬不要和社會脫節啊!」

 

              我又多了一條「與社會脫節」的缺點了!

 

               我反問她:「TRF的風險比外匯保證金還要高上數十倍,難道妳都不擔心嗎?」

 

               我以為會點到她的痛處,沒想到她因此洋洋得意地細數自己的豐功偉業,從一個小小女作業員爬到今天董娘管轄了三百多個員工的事蹟,金融海嘯時她從不放棄堅持逢低買進松德路豪宅大賺一倍,還好沒有聽信房市空頭的鬼話....在人民幣一度看貶時她堅持加碼大賺一億台幣.....總而言之,她的人生哲學就是「要拼才會贏」。

 

               第三個月我和一位作製藥的生技公司的常董同組打球,我學乖了,我不再發任何一句言語,只是默默地聽這位六十多歲常董的高談闊論,沒想到他反問我:「明明你的專業素質與經驗就很豐富,為何要窩在網路寫那些沒人看的東西?要部要我幫你介紹幾個收視率很高的談話性節目,讓你去上,你知道,我公司的廣告量可是那幾個節目的大戶呢,我一通電話就可以安排你去電視露臉。」

 

                  我絕對相信他有這種能耐,但我婉拒了:「我認為網路才是現在與未來的言論主流...

 

              我還沒講完,他就用一種同情且不屑的口吻打斷我:「網路!網路不過是那些屁孩酸民的世界,黃兄啊!別沉迷在那個亂七八糟的世界。」

 

               不免俗地,這位常董依舊問我對人民幣的看法,不過他的問題已經不是人民幣還會升值多少,而是問我有沒有投資TRF?我謙虛地回答:「我比較怕死,那種高槓桿的商品我不敢碰!」

 

               他看著我嘆了一口氣說:「早說你別看那些網路上的酸民文章,那些看空人民幣或整天只會講人民幣風險的人,不是沒賺到錢看人眼紅的網路酸民,就是台獨意識型態分子,政府可以反對,但錢不能不賺啊!」

 

              打完球後洗完澡後的餐敘,坐在我隔壁的是位在中國作電子商務很成功、工程師起家的老闆,我想這位電子商務老闆既然是搞網路的,應該對網路不會帶著鄙視的眼光才對,我猜得沒錯,他信奉網路的力量,不像同隊幾個年紀大的球友把網路視為毒蛇猛獸,既然搞網路起家,他自然聽過也看過我的許多文章,基本上對我的許多論點也頗為認同,只是他太重視純粹數字。

 

               「總大(會這樣稱呼我可見他是我的讀友)!重視風險以及不確定因素確實很重要,可是你卻不想設計一套可以兼具投機與避險的模型,如此一來就可以在可以控制的風險下賺取一定的利潤。」

 

      既然是我的讀者,我自然就比較敢講:「可是人民幣從開放至今也不過短短的幾年,且根據我的多年經驗,匯率很難找到一套模型可以遵循,連勝率超過60%的模型都很難找得到啊.....

 

     電子商務大亨打斷我的話說:「你離開金融業太久了,現在的金融業運用大數據與駭客成長模型開發出許多低風險甚至無風險的套利,由其是人民幣的避險上,譬如**金控就和中國**公司合作開發出一套TRF的自動交易程式,只要人民幣不會在三個月內貶值超過5%,根本是完全無風險的自動套利,每個月自動會滾出一堆資本利得與利息.....

 

     很想告訴他,既然有「只要人民幣不會在三個月內貶值超過5」的前提,怎麼會沒風險呢?但基於不想潑人冷水的客套立場,我選擇閉嘴,因為我知道,面對這些思想上已經僵固的老闆或成功人士,想要改變他們的想法根本是緣木求魚,萬一人民幣被我說對了出現貶值又如何呢?相反的,他們萬一聽從我的建議,而人民幣又繼續升值,除了怪我害他們少賺到錢之外,我只能淪為他們茶餘飯後的笑柄。

     「哼!那個總幹事!」這類冷嘲熱諷的話,我可是聽多了!

 

       參加了四個月的球隊後,第五個月起我就沒出現在那個球隊的球敘比賽了,對那些中小企業老闆們而言,我也許只是偶爾萍水相逢的球友,在彼此的人生中不會產生過深的交集。

 

      一年後,人民幣開始止升反貶,一年半後,那隻成軍十幾年的球隊聽說解散了,幾個月前我遇到當時邀我參加「八拉拉」球隊的那位朋友,他無奈地告訴我,整支球隊的大部分球員,除了他以外,全數在TRF上頭陣亡,只有他全身而退。

 

      幾天前,我看到一篇報導,這兩年在TRF商品上慘賠的人,絕大多數是中小企業老闆,且青一色是50歲以上的中壯年,這群人的共同特點是:

1、奉行愛拼才會贏的哲學

2、完全偏聽,根本不想也聽不到不同看法與立場的言論

3、多數的資訊來源來自於金融業與媒體,對網路上的言論嗤之以鼻

 

     下個禮拜我自己的球隊要在關西老爺球場球敘,所幸自己的球隊全部都是單純喜歡打球的朋友,不聊投資、不聊事業,只聊三推桿、OB 或球場八卦。

 

    體育歸體育,投資歸投資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