擷取  

 

「三間連在一起的店面,差不多加起來是45坪,法拍價是兩千兩百萬。」

 

   「嗯,這法拍價的確是比市價還要便宜五百萬,讓別人抽個三百萬也算不吃虧。」 看過陳玫儒遞過來的資料,葉國強大約估算了一番。

 

   「吃不吃虧?我說了算,我叫你來就是要你幫我親戚解決這件事情。」

 

「同學!這種事情,應該去找仲介出面啊!如果對方是黑道,要嘛就找另一班黑道去談,不然就是直接找警察或檢察官,找我這個大學教授能幹什麼?去講財金理論嗎?哈!」

 

   「我的身分能去找黑道嗎?我的身分能夠去找警察嗎?都發局長的親戚陷入法拍糾紛,這種事情能曝光嗎?」陳玫儒明明已經無計可施,講話的口吻依舊是趾高氣揚。

  

聽到這話,葉國強的脾氣也上來了:「妳要臉,難道我葉國強就不要臉嗎?過幾天我就要被推舉為大學校長,妳怎麼可以叫大學校長去喬這種法拍糾紛呢?」

 

「校長?你幹校長還不是為了推後面的案子,你可別忘了,那些未來的案子都捏在我的手上….」陳玫儒的處事原則其實和黑道沒兩樣,不管大事小事,反正先攤牌再說。這種處事源源的另一種形容詞是「公主病」,沒辦法,上面有嚴重公主病症狀的市長,下頭自然會有公主病的局處首長。

 

 

   「不然這樣,這事情能不能緩一緩,叫那仲介拖上十天半個月,等我真除校長的位子後,我再去找法拍界的高手去幫你的遠房親戚處理。」

 

「拖點時間是無妨,但這件事情必須由你出面。」陳玫儒的姿態擺得很明顯。

 

「為什麼?」

「首先,整我親戚的仲介公司不是別人,就是星友集團旗下的星友房仲,陳董底下的人搞到自己人,能找別人出馬嗎?」

 

「這關我什麼事?你直接找陳董啊!」

 

「同學…」 陳玫儒的態度有些軟化,開始攀同學關係起來:

   「你設身處地替我想想,都發局長找上建設公司老闆,別說拜託處理糾紛喬事情,連單純見個面通個電話都會被炒成大新聞吧!如果找你這位身為教授的同學,敏感度就低很多了吧!」

 

   玫儒話鋒一轉:「況且,你也是星友集團的獨立董事,別說星友的事情跟你都無關歐!」

 

「虧妳也知道我是獨董這事情,建設公司的獨董被提名為大學校長這件事情,外面風言風語很多,這個時候我真的不能淌這個渾水,要不然真的會壞了大家的大局啊。」

 

「誰規定不能提名上市公司獨董當大學校長?你以為你幹的是台大校長這種肥缺啊?誰有閒工夫去理會星友這種後段班私立科大的校長、獨董的鳥事,學校的錢既然是陳董出的,誰當校長誰不能當校長?當然是他說了算。」

 

「還有更重要的是,那個法拍仲介以及霸佔房屋的黑道,都是你的學生。」

 

「你也教過書!我教的是EMBA又不是那種的剛斷奶不久的大學生或天真無邪的研究生,這這關我什麼事。」葉國強感到啼笑皆非:「學生在外面幹什麼關我屁事!」

 

 

陳玫儒取出從網路下載列印的宣傳單,上頭寫著:「星友專業法拍房仲,星友科大財金所、前金控總經理、日系創投專業團隊」

「連你的照片都有,網站宣傳的天花亂墜,別跟我扯不關你的事。」

 

「這些學生真他媽的什麼都敢做!」葉國強忍不住咒罵起。

 

「廢話不多說,你如果搞不定的話,星友的案子就往我這兒遞件了!」公私不分的陳玫儒說完就把一整袋資料丟到前座。

 

看情況已經無法置身事外的葉國強嘆了一口氣問著:「你的遠房親戚的底線在哪裡?」替人喬事情總得知道委託人的妥協底線。

 

「一口價!我的遠房親戚一毛錢都不付。」

 

「你…. 這簡直是強人所難!」葉國強不可置信,也無法分辨眼前這個已經幹到都發局長的老同學,到底是貪得無厭還是涉世未深?

 

「我要去中央開會了,就這麼說定了,是你志願幫忙,可沒強迫你,你直接在地下室下車吧!拜拜!」

 

 兩天後的清晨,一對男女坐在林口海邊的行動咖啡廳,那男的身材魁武挺拔一付職業運動員模樣,半裸著上身,被海水沾濕的腹部,六塊肌線條在微微晨曦下閃閃發亮,他的面貌稱得上英俊,但黝黑的膚色和有稜有角的面龐,繃著臉時又會讓人感到害怕。

 

   坐在對面的女人,身高屬於中等,雖然只是著制式上班族的套裝,剪裁合身的制服完全展露出標準的曲線,上衣有點緊繃,隱藏不住呼之欲出的胸部,但最迷人的是她的臉龐,臉型是完美的鵝蛋臉,下巴並不是那種庸俗小模所流行的尖銳線條,而是帶點圓弧型,只施薄一點不太刻意的淡妝,反而襯托出毫無人工裝扮的天然美,特別是雙眸,雖然不大,卻流露出那種讓男人無法抗拒的無助神情。

 

   桌上的咖啡與早餐根本沒有動過的痕跡,兩人看起來不像來這談情說愛,那男人刻意擺出嚴肅的神情卻無法遮掩其緊張,菸抽了一根又一根。

 

「我說王銘陽啊,你怎麼一付便秘的模樣,怎麼,昨晚沒睡好嗎?」那女人反而一派輕鬆的模樣。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