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這個社會有一個缺點,就是不會去檢討過去,對歷史毫無記憶,對於苦痛與罪惡不想去深究,以致於始終無法獲得「良與知」的救贖,今年我去了一趟德國,驚覺於他們對於過去所犯的掏天大罪-納粹,所保持的態度是不斷地反省、不斷地提醒、不斷地告誡下一代,我們別再犯同樣錯誤。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是如此,小小的股市更是如此,股民永遠可以一再諒解那些佔據媒體放送一些蠱毒投資人並讓投資人損失不訾的分析與言論,台灣人可說是善良到了極點。

         特別是對那些所謂的股票大師。

         但股票大師所說過的話、報過的明牌,可不單單是社會正義的問題,而是會讓信任者賠掉自己辛苦所積蓄的財富。

        這位大師長久以來在多家媒體發表所謂的投資建議,投資建議中經常有個股的推薦,相信許多對他有興趣的追隨者,圖的不過是他嘴巴說出來或筆下寫出來的「明牌」。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分析師資格,據我所知是沒有,若是如此,只能欽佩他與主管機關之間的默契是如此之深,可以在公開媒體與場合講了那麼多年的個股分析,而都不會違反任何一條規定。

        那是題外話,司法的事情歸司法,或許有人說「管它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是的!我同意,如果一個分析師能夠秉持專業與善念,幫助投資人在多頭市場獲利,也幫助投資人避開投資風險,像我的好朋友郭恭克一樣,自然是好事一樁。

        然而,一如我一開始所提的,投資人是健忘的,那就讓我來幫大家檢視這位大師從去年底以來在三大媒體中所發表的財經文章中的個股投資建議。

         我的評估方法很簡單,我搜集大師所報的明牌在出刊當日的收盤價,譬如第一圖的第一例,這位大師在99年12月22日出刊的今周刊專欄推薦「政翔」,而當天政翔的收盤價是39元,如果當天用收盤價買進,一直持有到近期(100.9.23),那麼投資報酬率是多少呢?

        此外,因為這位大師的明牌經常會有重複,如他在99.12.24的財訊月刊上推薦過「聯鈞」,但緊接著他又多次在媒體上為文推薦聯鈞,如果這種情況,我只計算他第一次推薦聯鈞之後的報酬率。

        經我統計這位大師從99年12月下旬到100年8月上旬之間,單單在兩三份平面媒體上所推薦的明牌家數竟然高達119檔(這還是扣除重複推薦過的個股呢),然而到底他的績效好嗎?

        當然,今年以來大盤是走空的,或許有人會替他打抱不平,認為空頭市場操作不易,這種檢討會不會太過於嚴苛呢?

        於是我先做個簡表,將這119檔的漲跌幅分成五個等份,於是我們可以發現幾個讓人驚訝的事實:
        一、 能夠維持正報酬的只有6檔
        二、 能夠打敗大盤(今年以來指數跌了20.8%)只有34檔,只佔他推薦總檔數28%,換句話說,大師的推薦個股當中能夠賠的比大盤少的只有28%的個股。
        三、 最驚訝的是,賠30%以上的有62檔,他的明牌有一半以上今年會賠三成以上。
        四、 他的推薦明牌股價腰斬者(跌幅超過50%以上)竟然高達二十檔,佔了六分之一。


大師今年推毽個股漲跌幅分配表


圖一





圖二

         這個表中的介面、新鉅科、同致等跌幅都超過五成,而這三檔個股,今年以來大師至少都在平面媒體上推薦不下四次。

          而聯鈞的跌幅也近達35%,大師今年起碼推薦這家公司五六次以上。

         網龍、智冠等遊戲類股更是大師在今年初強推的類股,如果投資人聽信的話,損失達47~69%之間。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