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不可考證的年代,正在頒著一個頗有權威的新聞獎,搬獎的最高潮是頒給一位叫作小楚的報社總編輯,她多年來以一支犀利具正義感又帶著人文關懷的筆,把整個在這個國家荼毒多年的金融貪腐集團揭發出來,並成功地引爆這個國度的「清流革命」,將盤踞金融市場、媒體甚至政界的盤根錯節的獨裁金權給清除掉。

       小楚發表了得獎感言:
      「我要感謝一位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士….」她含著淚光說出了那一段倆人的往事。

        台北市某一條落魄的街的某一棟落魄的廠辦大樓,一些落魄的人在裡面做著落魄工作,過著落魄日子,落魄的靈魂巴著無從救贖起的落魄人生,台北市都有這樣被放棄的角落。當年小楚只是這棟大樓裡面的一家報社的菜鳥記者,跑了三年半的財經線,別說跑出什麼獨家,三年多連一篇像樣的報導和文章都寫不出來,經常是趕了一整天甚至於一整個禮拜的特稿,送到編輯那邊,不是連看都沒看就直接被刪掉,不然就是被改的亂七八糟,唯一一篇跑到一篇股市大師和女議員開房間的獨家,也被編輯拿去向股票大師勒索兼輸誠。

       有一天,小楚又被退稿,而恰好那一天,相戀多年的男友竟然被好心的狗仔同事不小心拍到一堆帶著漂亮妹妹去開房間的劈腿照片,小楚在毫無意識下慢慢地走到頂樓,這棟大樓的頂樓是17樓,旁邊剛好是一座水泥混凝土廠,說也奇怪,在這個寸土寸金的首都之市中心,竟然有一這麼一座幾十萬坪的水泥廠,讓這個大樓與這條街道增添的許多魔幻效果,小楚站在頂樓,忽然發現這座大樓的頂樓有一間不是太起眼的房子,房間門口的椅子上坐著一位正在看著書的中年男子,那位男子笑著對小楚說:

「妳很不快樂!是不是!」

小楚驚訝地上下打量這位中年男人。 

「你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如果你想要稱呼我,那就叫我奧許好了!」

「奧許?那和奧許維茲有沒有什麼關係呢?」

「不愧是台大新聞系的高材畢業生,反正這個國家與城市也和奧許維茲沒有什麼不同。」

奧許見小楚默不吭聲,便接下去說:
「妳的老闆總編輯在十年前也曾經爬上這個頂樓,當年她比妳現在還慘,不過,從她來到這個頂樓以後,她的人生就此順暢了。」

小楚聽完以後噗嗤笑了一下。
「聽起來你好像什麼神棍之類的,是不是等一下你要我喝香灰,然後說要我和你上床便可改運之類的鬼話。」

奧許上下打量小楚後說著:「聽起來很不錯呢,不過我不想要全身上下有如衰神附身毫無元氣的女人做那檔事情,不過,妳都想要自殺了,吃幾符香灰又有什麼損失呢,哈哈! 」

「小楚!今天是什麼稿子寫不出來?」

小楚狐疑地望著這位長的像書呆子但又亦正亦邪似的中年男子,奧許洞悉小楚的表情便說:
「隨便啦!你要跳樓就跳樓,反正我還沒看過失戀的女孩跳樓的模樣。」

小楚哀怨的說:「那你看過什麼樣的女人跳樓過?」

「大部份都是投資失敗,股票斷頭的,那種絕望的力量才驚人,拉都拉不住。」

「好啦!我明天要交的稿是幾篇證券公司對行情的專訪,不過,他們好像只會說一些很聳動很動聽的話,這到底為什麼呢?我總覺得哪邊怪怪的。」

奧許笑著說:「太好了,當妳願意敞開心胸不恥下問,就表示妳這位小記者還有救。」

「妳去過酒吧喝酒嗎?」小楚點點頭。

「稱職的bartender會想盡辦法讓客人喝醉,而自己卻滴酒未沾。聽懂了嗎?」

小楚一付恍然大悟的模樣,一邊猛點頭一邊回頭跑到電梯間並喊著:
「我懂了我懂了!謝謝!」

一個禮拜以後,小楚躡手躡腳地又來到頂樓,東張西望地輕聲地呼喚著:
「奧許先生!奧許先生!」

     奧許突然出現在小楚的背後,笑著說:
「我算準了妳還會再來。今天又有什麼問題呢?」奧許拿著一些飼料餵著前來頂樓覓食的一些麻雀。

「我搞不懂!搞不懂不過是公佈了幾個看起來很枯燥的總體經濟數據,那些外資這幾天為何像是逃難似地大賣特賣,而市場看起來也還算風平浪靜地似的。到底這些老外正在想些什麼呢?」

       奧許指著在地上吃著玉米粒的小鳥說:「在兩三百年前的歐洲礦坑裡,每個礦坑都須飼養小鳥,因為礦坑免不了會有毒風沼氣,小鳥如果突然死人,礦工就知道該是拔腿狂奔的時候了。若等到大量毒沼氣湧出時,連跑都沒機會了。」

小楚思考了半晌後露出了笑容:「我就知道來問你就沒錯了,我可以常常上來找你替我解盤嗎?」

奧許笑了笑:「緣份到了,就自然不過了。」

第二天,小楚到了頂樓,又遇到了奧許,開口就問:
「今天頂樓的風很大,能不能邀請我到你的房間內呢?」

「妳要到我這個中年怪叔叔的房間!」奧許故意露出色瞇瞇的表情。

「唉呀!別誤會啦!我特意買了咖啡壺和咖啡豆要來煮咖啡請你喝,當成是拜師之禮啦,你可別亂想。你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啦!」

「妳的話聽起來又實在但是又傷人。只不過,拜師的禮物就只有這幾杯咖啡嗎?」

「不然你想要什麼,奧許大師~」小楚故意把大師兩個字拖的很長。

奧許望著小楚的身材與臉孔後大嘆一聲說著:
「隨便啦!妳也不是我的菜啦!」

         小楚走進奧許的房間,走進外表不起眼的房間後才發現別有天地,原來這個房間是樓中樓的樣式,在大樓頂樓的門是這間房間的三樓,往下走還有二樓與一樓,等於是這棟大樓的15與16樓,整間屋子大部份都是書櫃,三層樓加起來的書大概有十萬本那麼多,除了書以外,其他就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傢俱,而房子的最下面樓層還多了一面電視牆,電視牆上有二十多個螢幕,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外匯債券股市原物料與種種財經數據走勢圖。
      「哇!你這裡比我們報社的工具還要齊全,乾脆我每天來你這裡寫稿上班好了。奧許大師你缺不缺鐘點女傭呢?」小楚笑著說。

        奧許把玩著咖啡的量杯並喝了一口:「好啦!我咖啡喝了,妳的拜師禮也拜了,今天妳想要問什麼問題呢?」

「有一家上市電腦公司,昨晚宣佈要併購一家歐洲的手機公司,市場全部人包括媒體都把這消息解釋成利多,到底我該怎麼看啊?」

「把東西放在天秤,在天秤還沒有靜止之前,根本看不到刻度的。就像這咖啡壺,還沒完全煮開之前根本量不出份量,這種超級併購案的重頭戲是後續冗長的談判…..」

小楚打斷奧許的話:「等一下讓我再想一想。」

奧許喝了最後一口咖啡凝視著小楚的眼眸,沒多久小楚露出了明亮的雙眸。

「想通了吧!」小楚點點頭。

「那趕快下樓趕稿,妳的總編應該正等著妳發稿吧!」

.....待續.....

本文將收錄於黃國華的第十一號書籍 "我願為妳解盤" 09/12/6商週出版社出版

即日起至各大書房與網路書店皆可(預購)購買黃國華新書《我願意為你解盤?!》!



預購<<我願意為你解盤>>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