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の森」店裡的裝潢與擺設,處處透露著濃得化不開的美國南方鄉村風格,讓人有種十分頹廢與慵懶的感受,一踏進去這家店裡,會讓那些喜歡這種調性的人,立刻就會成為常客,只不過對於那些不喜歡這股瀰漫著末世低調且帶點憂傷的格調的客人們,恐怕會立刻想掉頭離開,一刻都不想留下來。 

      「哇!居然放著Buddy Bolden的絕版唱片呢!」屎蛋興奮的對著じゃくさん(jacusan)說著。
         Jacu桑是四菱金控亞洲投資部的交際科科長,也是國華金控這次派了龐大陣仗到日本取經實習,日方所派出來的總招待。 

       Jacu桑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會喜歡這家店,這家店是大阪地區幾家金控、銀行與券商的同業朋友,下班後最愛來的地方。」 

      「斯里馬謝 (日文的不好意思),我可以為各位倒酒嗎?」兩位身著日本傳統和服的女服務生笑著對強老大等人招呼著。

       「哈!兩位美女要為我們服務,真是我們的榮幸。」屎蛋操著不流利的日語,齜牙咧嘴地有點得意忘形。

       「報告強副總!我們部長可能要晚一點才會到!」Jacu桑對強老大畢恭畢敬的說著。
        日本大商社的員工,傳統上仍舊是很重視階級與職場倫理,即便日本已經經歷了近十年的泡沫經濟所苦,終生僱用制也幾乎蕩然無存,但是從Jacu桑對強老大的表情上仍然看得出這種商社傳統。而在Jacu桑對屎蛋的接待上,就看的出來是比較放得開,,可能是同屬於差不多階級的關係吧!幾個月的相處下來,竟然讓他們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哥們;強老大一邊喝著威士忌,一邊聽著他們對爵士樂與soapland的對話,也無從插進多少話題,況且在公事上也和Jacu桑沒有交集,今晚聚會的目的,主要還是在四菱金控的佐藤部長。

        強老大看著一位女侍的名牌:「明悉子」,不禁好奇的問:
      「日文中很少用到明悉這幾個漢字呢!你跟中國與佛學多少有點關係或淵源,是不是?」

        明悉子吃驚的回答:
       「你是第一個問我這件事的人呢!不瞞您說,我母親是香港人,以前我念的也是女子大學的漢語學系,也曾經到過香港去學了幾年的中文。所以,我們可以用華文來交談!」

        強老大稱奇的說:「我很少看到club的女服務員中,有這樣強的學歷呢!」

         Jacu桑接著補充著說:「明悉子以前還是富士銀行香港分社的首席交易員呢!」

        屎蛋意有所指地揶揄了Jacu桑說:「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呢!你的交際費用是不是都花在這家店裡啊!」

         明悉子聽得出屎蛋輕佻的語氣,但假裝聽不懂地繼續回答:
        「其實你們不常來我們店裡,所以有所不知,我們店的老闆娘以往曾經是現在某大金控的部長,店裡所聘請的女服務員與其他員工,大多都是從金融業轉職下來的!」

         強老大好奇的問:
       「轉職?這就令我好奇,雖然這種場合是不應該去過問彼此的身分與過往,但是因為你用明悉這兩字,就讓我十分的好奇,明悉二字通常都只有在中國的佛經內,才會出現的字眼呢!」

         明悉子望了望強老大,看得出強老大並沒有任何輕佻與鄙視的態度,接著倒了杯12年的springbank純麥威士忌後緩緩的說:

        「這裡的員工全部都是大阪地區的金融機構退職下來的,不!與其說是退職,不如說是解聘;雖說是因為日本受泡沫經濟的不良影響下,金融業難以獲利所致,不如說是從幾年前的金控公司成立後,一大堆銀行員工被金控公司先後無情的解僱所造成的。我們這裡的服務生大多來自各家銀行與券商,差不多你想得到的都有。」

        強老大納悶的問:
      「金控公司的成立不是會讓銀行與證券公司有更多樣化的業務。照道理說,裡面的員工應該是會忙到不可開交,怎麼還會有大量解僱的情況呢?」

       明悉子指著一起服務倒酒的女侍說:
      「像她原來是東京第一勸業銀行大阪難波分社的櫃員,自從2000年併入瑞穗金控後一年,就以業務重疊與整併等等理由給請了出去。」 

        明悉子幫強老大再倒一杯威士忌後繼續說:「你可能會覺得那種傳統櫃檯人員本來就是比較容易被取代;可是就以我而言,原來在日本富士銀行的外匯部門,後來因為懂得中文的緣故,便被調派到香港分社負責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業務,連續三年都是分社內業績前三名的交易員;當富士銀行併入瑞穗金控後,我還天真的認為這樣對我的業績推展有幫助,畢竟一些在香港與廣州的國際跨國企業,對於往來銀行的實力與全球排名是很重視的,以前的富士銀行畢竟無法與花旗或摩根史坦利等相比,一開始合併後,因為瑞穗金控一舉躍升為全球第一的銀行,所以我也因此爭取到像moto與中國移動等大企業的人民幣與美金swap業務。」

        強老大嘖嘖稱奇的說:「像你這種人才,應該到任何金融業都可以發揮且得心應手的才對吧!為何想離開瑞穗金控這種公司呢?」

       「誰想離開!我們日本人不比那些老外,除非有太嚴重的不愉快發生,否則是不會輕易離開本來待的好好的職位的。你大概曉得瑞穗金控是由日本東京第一勸銀與大藏省一起主導成立的,當然其人事與主導權,都不是在原來的富士銀行派系的領導階層手上;合併後沒多久,一個業務重疊的理由與一張公文,我就跟其他原來富士銀行的2000個同事一樣,一夜之間就沒有工作了。」 

        90年代以來,在經濟全球化衝擊下,為增強國際競爭力,大企業之間合併、合作風潮迭起。日本金融業中的要角日本興業銀行、第一勸業銀行和富士銀行在2000年合併成瑞穗金控。從擁有的資產來看,這三家銀行均為世界前25大銀行成員。它們合併後,總資產達12116億美元,不僅大大超過當時日本最大、世界排名老五的東京四菱銀行(資產5798億美元),還超過世界最大的德意志銀行(資產7252億美元),因此成為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銀行;三家銀行合力打造了世界金融界“巨無霸”,其明顯好處在於可以整合重複的業務,加快經營決策,提高效率。

        此外同年(2000年)日本住友與櫻花兩家銀行宣佈合併,合併後成為世界第二大銀行;短短一兩年之間,日本因為金控法的實施而促使一些金融業為合併而合併,造就了一堆金融庫斯拉的形成;當時全球的一股合併氣氛,加上台灣新政府欲擺脫網路泡沫所引起的經濟困局,也效法日本政府般的實施金控法,並用盡一切行政力量去促成台灣金控的成立與加速合併,而台灣政府當局手上最好用的籌碼就在於金檢權力與手上的官股(還包括當時所謂國安基金持股與金融重建基金)。

        強老大所任職的國華金控籌備處就是由大信銀行主導,它的主導人物就是赫赫有名的古家三姊妹:古漂亮、古漂螢及古美麗,古家為台灣一個傳統的政經世家,由地方小信合社起家,靠著古家老爸的經營手腕和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慢慢地蛻變為一家中型銀行;而古家三姊妹就是抓準了新政府,那種急於兌現金控的政見支票,與急於洗刷反商印象的焦慮感,迅速的成立金控籌備處,並立刻地與新政府交好,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覬覦「國華銀行」。

        國華銀行因為在原股東經營不善,與涉及過多掏空弊端,並在亞洲金融風暴時失當地承作了大量建築融資,終於在2000年底時因為淨值被掏空,差點引起擠兌風波;而政府的金融重建基金、存保公司為了平息金融風暴的再爆發,而不得不介入經營,加上原來政府的持股,後來卻變成不折不扣的公營行庫,而古家竟然在過去兩年來,於股市中默默的收購國華銀行的股權,一舉以12﹪的持股成為最大民股,同時政府為了兌現引進外資的政見,也決定將國華銀行持股一共38﹪當中的10﹪,準備釋股賣出給外國金融業,而由於四菱銀行一向與新政府關係良好,遂變成為釋股的第一順位候選人;而古家為了想爭取國華金控未來的主導權,除了在股市持續買進外,也暗中地收購委託書和加強與四菱的關係,持續分別進行著這兩大工作。強老大等一行人,來到日本好幾個月,就是被古家大姊派來與日本四菱銀行建立起良好的合作模式,並蒐集另一個可能的官股釋股對象-住友銀行的動態,以免押錯寶而喪失未來董事會中的主導權。 

        不到晚上九點,這家「迷霧の森」已經擠滿了下班的日本上班族,店裡正放著「Mr. Bojangles」這首爵士經典:「Mister Bojangles、Call him Mister Bojangles、Mister Bojangles come back and dance please、Come back and dance again Mr Bojangles」,店裡面的客人似乎跟一般居酒屋的客人不同,也跟一些所謂銀座式的陪酒club常客大相逕庭;三三兩兩的日本中年上班族,散在各自的座位默默的喝酒,女服務生也不像其他的club般。這裡的女侍年齡都偏高一些,妝也畫得很淡,而且也不陪客人喝酒,更也不會積極勸酒,安靜到讓人絲毫感受不到那種粉味風塵的壓力。 

        強老大細細的聽著Mr. Bojangles的音樂,想著這幾天陪伴自己的女兒、兒子與vivian等,想著剛剛明悉子說的那些話,胃腸裡頭的酒精彷彿翻滾加劇,臉上露出一些痛苦的表情。

        「強桑!人不能走回頭路,也盡量別常常回頭看喔!來到這裡的每一個客人包括我們店裡服務生,都有濃到化不開的心事,既然你對明悉兩字有興趣,要不要聊些中國的密宗給你開釋呢!」明悉子認真地望著強老大說。

       「拜託!來喝酒別談那些,我還沒有那麼深的悟啦,對了!那你被瑞穗金控解聘後為何不去其他金融業呢?」強老大打算打破沙鍋問到底,因為他對金控業的事情十分感興趣,每天在四菱金控聽到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說辭與計劃,他想聽聽真正一些聽不到的聲音。

        「以後你就慢慢知道了,何必問呢?在這裡問女人的過去與年齡都是不禮貌的喔!」明悉子用一對滿是智慧的雙眸拒絕了強老大的問話。 

       「對不起!我來遲了!這真是禮貌不周。」
         佐藤用生硬的中文向強老大致意,並向強老大作了一個九十度鞠躬的大禮後,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佐藤身高超過180公分,以那個時期(1955年出生)出生的日本人來說,可稱得上是少有的挺拔的身材,一坐下來就不多廢話的說: 

        「強副總,我們四菱銀行已經決定以一股12元,去投標貴國政府所拍賣的國華銀行股票,而且也會承諾未來金控的董事會席次比率不會超過持股比率,這是我們四菱高層剛剛才作出的最後決定,而且也已經跟你們財政部與我國大藏省,還有你的老闆古漂亮女士都已經先行通知了。」

        佐藤是一個做事一板一眼的典型上一代日本上班族,強老大在與他共事與結識的這幾個月當中,對佐藤有很深的體會,他對上級是絕對的服從,強老大來四菱的投資部見習的第三天,就親眼看他冷酷地執行上級交付下來的「資遣令」,處理起來完全不拖泥帶水也不將私人情誼放在上面,但是下班後卻能跟被資遣的同事抱頭痛哭,且喝到酩酊大醉。 

      「明悉子!能否請妳們離席幾分鐘?」佐藤擠出一點勉強且少有的笑容對明悉子等女侍們說。 

        屎蛋與Jacu桑看到佐藤繃緊了臉頰,緊張地在沙發椅上挺直了腰桿,連氣都不敢吭一聲的望著佐藤。 

        「強副總!根本沒有第二家日本銀行投標這回事,對不對?」佐藤的國字臉繃的老緊。 

        強老大望著退到吧檯邊的明悉子,看著她一身粉色的和服搭配著很隨性的鯊魚狀髮夾,臉龐雖有一絲歲月的刻痕,但一對靈性十足的鳳眼卻會令人覺得十分的舒服;那種眼神帶著一股不經意就能透悉別人的靈活,可能是因為帶有一半華人血統,強老大似乎對他特別有種好感。當音樂突然停止時,強老大才警覺的想到佐藤等人正在等著他回答,強老大將抽到滾燙的香煙,用力的熄滅後對著佐藤回答: 
       「從今晚以後大家都是國華金控的未來同事,我也應該稱呼你為佐藤副董事長;其實你也心知肚明,住友銀行在這場所謂的官股標售案裡,不過是扮演著影子的角色。坦白說,他們是曾經一度想要認真的評估這案子,後來因為他們相中了香港的某家銀行,又加上他們也想利用標購台灣官股的晃子,來抬高自己的聲勢,以方便他們能順利的收購那家香港銀行,所以在這三個月當中就合演了這齣戲,反正我們籌備處的一些人,就當作是去住友的東京總部去觀摩觀摩,也沒什麼損失嗎!」

        佐藤不知是被強老大沒弄熄的煙頭所燃燒出來的濃煙給嗆到,還是有點出乎意外的乾咳:
       「古家姊妹挖角你過來籌備金控,實在是有眼光!佩服!」

        強老大尷尬的陪笑:「佐藤副董,請你原諒我一直瞞著你的苦衷。」

        佐藤冷笑地哼了一聲、又喝了兩杯威士忌便隨即離去。 

        屎蛋鬆了一口氣對著強老大說:「我剛剛好擔心佐藤部長會翻臉生氣呢!」

        強老大:「你太嫩了,佐藤他從頭到尾根本百分之百都知情!」

        屎蛋與Jacu桑一臉訝異的呆坐著,半天說不出話來。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