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戶、謝爾、老鼠、村上及柿本五人是國小死黨,這日深夜約好在酒吧聊天喇賽,時值年度報稅的季節,所以主題免不了圍繞有關所得及繳稅的話題。

    柿本:「好久不見,最近把你們前陣子Email給我的資料整理出來了,看一下吧。」

下一張(熱鍵:c) 

    註1:98年四人利息收入都很少,所以都不計入。98年白戶粗估股票操作沒賺沒虧只有現金股利收入;謝爾2房為自有,租給1個人及1公司,已扣除房屋稅及地價稅等必要成本費用10%;老鼠為小規模免開發票小吃店,小有名氣;村上則是上市公司精英白領族。

    註2:白戶98年現金股利收入(稅額扣抵比率16%,實際約當扣抵比率13.79%),故報稅時綜合所得總額與現金所得不一致;另股票操作沒有資本利得或損失,依規定就算有亦不列入綜所稅申報。

    謝爾2房分別租給1個人及1公司,租給公司為實報,個人部分與房客協調年度申報12萬,此為綜合所得總額與現金所得之差異一,另報稅時政府允許租金收入可申報收入之57%為所得,此為綜合所得總額與現金所得之差異二。

    老鼠為獨資免開發票小吃店,只需依政府核定的營業額而非實際的營業額計算小吃店盈餘申報綜所稅(每一季核定營業額54萬,一年216萬×6%=98年盈餘),故報稅時綜合所得總額與現金所得不一致。

    村上則是上市公司白領族,綜合所得總額與現金所得不一致主要在於免稅伙食費、勞健保、每月薪資扣繳及獎金獎品的扣繳。

    註3:四人皆以單身免稅額、各項標準扣除額及薪資扣除額計算繳退稅。


    村上:「看!不看還好,越看越火大,我乾脆也跟老鼠一樣去賣豬血湯好了,每天加班到10點,年度結算下來跟你們差不多,真不爽,我沒有謝爾一樣的富爸爸給2間房子收租金,起碼白戶教教我怎麼投資股票吧。」

    白戶:「互相分享經驗倒可以,但如果純粹想問明牌勸你死了這條心,我也是初期虧錢繳了不少學費、花了不少時間讀書研究才慢慢賺錢的喔。」

    村上:「好啦~老朋友,我是講真的啦,畢竟對我這種非研發也非銷售的冗員,老闆是不會給我太多的調薪空間的,所以才想找些外快。」

    老鼠:「我最近想在西門町開一家日式甜食店,店名請算命先生取好了叫”櫻吹雪”,看在我豬血湯賣得不錯的份上,當我的股東吧,有錢大家賺。」

    村上:「老鼠,謝謝你喔,你開幕我會去捧場,但我不懂餐飲也沒時間去參與,我可不希望我的錢不明不白就花光了,還打壞兄弟感情。」

    白戶:「豬血湯與日式甜食差太遠了吧。」

    柿本:「沒人要問問題嗎?」

    謝爾:「沒想到還退不少稅,如果那個個人房客不申報租金支出,我就可以退更多稅了,但註2那個57%是怎麼回事?

    柿本:「舉例來講你一年如果申報收了10萬元租金收入,如無特別舉證,政府就核定43%為必要成本費用(繳地價稅、房屋稅、房屋保險、維修費用等等),5.7萬是所得,即使你當年度沒有花到43%,政府還是認定5.7萬為所得而不是10萬元。

    白戶:「同樣註2那個稅額扣抵比率16%,實際約當扣抵比率13.79%是什麼意思?

    柿本:「基本上會拿到股利就是投資的公司有盈餘分配,但投資的公司已經繳過營利事業所得稅,為避免重複課稅的問題發生,會計算出一個我們拿到的股利含有多少已繳的營利事業所得稅讓我們抵個人所得稅的明細(含稅額與比例),那就是稅額扣抵比例;至於稅額扣抵比例與實際約當扣抵比率的不同,基本上只是計算基礎為股利總額與股利淨額之不同而已。

    柿本:「所以雖然你98年所得高,但剛好你投資的公司稅額扣抵比例不低,計算下來你還是退稅。

    村上:「我看來看去還是老鼠爽,賺100萬,政府只核定他賺13萬;哪像上班族一毛都躲不掉。

    老鼠:「話不能這樣說,我當初也不知道豬血湯做不做的起來,且你們又不是沒來過,只有一個小店擺三張桌子而已,誰知道後來生意做起來了,現在大多是外帶客人,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好光景能維持到何時,所以現在能撈就撈。」

    謝爾:「其實就我而言98年算不錯的了,今年反而沒有去年好,幾個星期前那個個人房客抱怨廁所壞掉,我找人去修,上星期又發生屋頂漏水的問題,後來發現是頂樓漏水,但樓上都是被銀行查封的,全部修好又花了我一筆錢,前天更是離譜,收到XX委員會掛號通知要開會,還打到我家,問我房子要賣多少?天曉得他如何查到我電話?現在聽說又是都更又是打房的,鳥事一堆。」

    柿本:「政府的制度應該可以更公平一點,例如:目前股票操作    損益並不列入綜合所得總額,有點不公平;另持平而論一般租金收入必要成本費用也不會到43%;至於小規模營業人制度還是有存在必要,但對部分知名小店家,實際營業額早已超過政府核定數甚遠,也是不公平;而在這些不公平的背後,政府課稅稅基抓得最準的就是上班族了。」

    柿本:「看看上表的現金所得,大家差不多,但政府認定的綜合所得總額卻大不相同,就很好解釋為何賺同樣數目的錢,有人繳稅有人退稅的潛在不平衡了。」

    白戶:「你講的都有理,如果證券交易所得要課稅,交易損失也要可以抵稅啊,稅制改革很難啦,郭婉容事件你忘了,也沒看賦改會對這塊有多大成效。」

    謝爾:「還有很多欠稅大戶啊,政府官員把那部份課回國庫就好了,又大快人心。」

    柿本:「我想表達的只是稅制如果過度傾斜而不公平,社會容易不和諧而已;我還沒把公司的免稅優惠跟你們做分享呢?」

    老鼠:「我聽了有點頭痛,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就把自己的生活過好就好了,其他的管它的!」

    柿本:「好吧,每次聊到這個總是無疾而終,不過至少很開心大家過去一年收穫頗豐,吃東西吧。」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