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百分之百旅行自由 七、職場後期

 

職場上最後一個工作是在某券商擔任高級主管,這時候的我,積蓄上逐漸有餘力去支撐一年幾趟的國外+國內旅遊,不必去從事對價關係的看廠之旅,也不用象菜鳥可憐悉悉地去當出差苦行僧。

 

剛開始應聘這家公司時,我開的條件是「一年14天休假外加5天的有薪事假」,其實這還蠻符合勞基法的,在現在的標準,這早已經內化成所有職場上行之有年的法定慣例,但在當年,休假是休假,那只是勞基法上的「遙遠名詞」,如果你不長眼隨便請休假,嘿嘿,就怨不得職場的潛規則(如升遷困難或被主管老闆視為不認真工作的黑名單),而且當年還有所謂不休假獎金來鼓勵大家不要請假。

 

我很認真地告訴想要挖角我的新老闆,無論如何,我就是會把14天休假休滿,但也請老闆放心,我會盡全力地把分內的工作完成。

 

畢竟,天天在金融交易站場廝殺,心智與精神上的折損是相當龐大,沒有適度的休假,鐵打的漢子都會弱化成毫無戰力的老兵。

前面四年半相安無事,老闆也依約定給我每年14天休假讓我帶著妻兒出國度假,我也依約定交出每年好幾億的盈餘,如果如此相安無事下去,說不定我到現在還在那家券商工作呢!

 

四年半後,一件讓我感到對公司忠誠與觀感徹底毀滅的事情發生。

 

2001年9月,忙了一整年的債券市場多頭也差不多告一段落,我向公司請了五天的休假加上中秋節與周六周日,安排一趟十天的日本旅行,我計畫帶著妻兒去東京、日光、伊豆、輕井澤、草津溫泉(哈,以現在來看,旅行的安排真的很貪心,十天居然排了那麼多地方),9月11日一早踏上飛機,當天抵達東京,9月12日早上從東京搭車前往日光,就在車子快抵達中禪寺湖畔時,老闆打了通國際電話給我,要我取消休假回公司上班。

 

理由就是911事件造成金融震盪。

 

可是我所負責的股票字營業務與債券自營業務,都已經沒有部位了啊,金融震盪關我與我的部門什麼事情呢?況且如果只是情報的收集與判斷,公司有副主管啊!我也願意花昂貴的國際電話去交待所剩無多的供作業務啊!

 

但老闆不管那呢多,他所憑藉的理由是,集團其他自子公司與母銀行還擁有大量股票部位,必須緊急開集團會議來因應接下來的投資策略,但退一萬想,集團其他公司的部位關我什麼事情?我只是領證券公司的薪水獎金,甚至也不負責其他公司的操作啊!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當天中午接到電話後,立刻在中禪寺湖公車站下車,搭反方向的巴士回東京,請旅行社幫我取消接下來的所有訂房與隔天的飛機票,當天晚上帶著妻兒在成田空港附近的旅館投宿,隔天搭第一班飛機回台灣,下午三點多回公司報到。

 

回公司作什麼呢?陪著集團內的每個操盤人「楚囚自泣抱團取暖」,開了兩天的會議得到一個沒有結論的結論「繼續觀察後續變化」。

 

在日光下車的那一剎那間,我扛著行李帶著妻兒匆匆地撇見中禪寺湖一兩眼,搭著下山的巴士,百感交集地看著完全無法令人感動的風景,晚上如喪家犬地住在成田的旅館,一遍又一遍地看著神學士所挾持的飛機撞上紐約世貿大樓。

 

讀到這裡,也許你們就知道我為什麼如此迷戀著日光了。

 

 

三個月後,我毅然地遞了辭呈,離開那份平均年薪五六百萬的工作,去追求百分之百零容忍的旅行自由,我再度賭上自己的人生,看看憑自己的力量,不必依附大公司而能養活自己與家人,我帶著對前途的茫然與百分之百的自由,走出敦化南路的辦公室,頭也不回地驅車回家。

 

回家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訂機票旅館,去追求那趟殘念的日光旅行。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