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百分之百旅行自由 一、國小

 

當我國小的時候,寒暑假都會回到基隆的外婆家去住,想當然爾的,要鎮日陪著外公外婆對一個玩心十足的孩童是相當無趣的,於是我每三天就會坐火車到八堵去找一位我在基隆的唯一玩伴,然後再陪他坐火車到基隆,去廟口吃東西、玩小蜜蜂(民國六十幾年當時唯一的電動玩具)、看電影、逛漫畫書店….

 

       有一次,在基隆下車後,我看在對面月台的那一部列車,我突發奇想地問朋友:「我們去搭那列火車!」

 

       可能是我對於一成不變的八堵到基隆的火車與其間的景色,有點膩了吧!

     「我們搭一站就好!我知道基隆過去的下一站是四腳亭。」

 

     「只能搭一站就好了!」他被我說服。

 

       我們跳上對面月台那部銀色列車,十分鐘後開動,剛開始我們很興奮,五分鐘後開始感到不對,因為我曾經陪我母親到過四腳亭,印象中的火車速度沒這麼快,時間也沒這麼久!當時間一分一秒地渡過,我們焦急了,不曉得什麼地方弄錯了?或是搭錯車了,既然沒看到四腳亭,也沒看到八堵。

 

       我那位朋友焦急的問我:「這台車是不是會直達高雄?」

 

     「不會!因為高雄沒有這麼多山洞!」

 

     「會不會這台火車是要開到大陸!」當時對大陸兩字總是充滿了恐懼與神秘…..

 

     「我不知道…」

 

       一個半小時後火車靠站了,上面寫著「礁溪」,我們下車了。

 

       我的朋友的嚎啕大哭引來了月台台鐵阿伯的注意,知道我們迷路了,也通知了兩人的家人,五個多小時後,我帶著被打了幾巴掌的臉跟著阿公跳上從礁溪回基隆的火車。

 

       我還記得外公打罵完之後,看著手錶說著:

     「時間還早,好幾年沒來過礁溪泡溫泉,泡完溫泉再回家啦!」

 

       「都是你這個猴死小孩…」但我看到外公的臉似乎有「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愉悅,然而我就再也沒有和那位住在八堵的玩伴連絡了。

 

       至今手臂上似乎都還留著那年在礁溪的硫磺味道。

 

   第一次脫離固定生活圈、第一次自己踏上欣賞日常以外的風景、第一次作主讓自己在不同地點的移動,當年那次的火車迷途,種下了自己一輩子都無法澆熄的「旅行火種」。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