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的一個寒冷的冬天,在台灣北方國境的一個海邊村落,飛來了一群近百隻的「丹頂鶴」,這群鶴就停留在一大片含鹽量極高的廢耕水稻田,丹頂鶴原本是寒帶的候鳥,冬天時會從西伯利亞與北海道一帶往南飛,飛到比較溫暖的地方過冬,但是,飛到如此南邊的台灣,恐怕也是相當罕見,沒多久,消息傳開,這個小村落擠滿著台灣各地來的「賞鶴團」,連中國那邊都組了好幾團的「鶴之踩線團」,一時之間,整個村落的家家戶戶不是開起了民宿,不然就是開著小餐廳,一個冬天下來,竟然替該村落上上下下帶來幾千萬的生意。

       不過,由於丹頂鶴是屬於候鳥型的保育鳥類,冬天過後一定會返回北方的祖國-日本或俄羅斯,所以,村子裡的人心知肚明,知道丹頂鶴所帶來的利益頂多也就是這一個冬天而已,所以沒有人會把自己的民宿或小餐館的規模擴大,沒想到的是,冬天過了夏天來了,由於天氣異常還是什麼未知的因素使然,這批近百隻的鶴竟然沒打算飛回去,而村子裡的人與鄉公所腦筋動得很快,他們開始用人工餵食的方式提供這一群鶴一些牠們愛吃的小昆蟲,神奇的是,到了夏天卻意外地發現又多了幾十隻從北方飛來的丹頂鶴,到了秋天,更驚喜的發現這些丹頂鶴在此築巢下蛋了,於是來這裡欣賞丹頂鶴的旅客越來越多,當地政府還推出了各種觀光專案,如「丹頂鶴祭」、「鶴!準備好了!」等等活動,當然這個村子村民所開的民宿與餐廳可說是天天客滿,訂房已經滿到第二年的春節以後。

        有一個股票有上市的五星級飯店嗅到了這個商機,於是找上了日本最有名的「加鶴屋」旅館集團合作,打算收購這個村莊當中的最後一塊大空地,這塊空地恰好在村子的尾巴,東側可以遠眺太平洋,西側可以眺望整群丹頂鶴群聚,可說是這個村落裡最好也最工整的一塊地,既然是上市公司加上日本第一的旅館集團,一出手就是用天價買了那塊地,這塊地是屬於這個村子的祭祀公會,於是整個村子上上下下,上自躺在醫院裡的老翁,下自襁褓中剛出生的小嬰兒,連早已移民他國的遠房宗親,每人少則一兩百萬,多則上千萬的賣地款項入手。

        那年中秋,整個村子一片喜氣,上下感念祖先留下這塊寶地以及這群寶貴的嬌客-丹頂賀。

        在這家上市公司還沒宣佈將在這個村落,與日本頂級溫泉業者合作興建華人世界最高級的溫泉villa,該飯店的股價就從七八十元漲到兩百元,而消息正式宣佈後不到一個月又從兩百元漲到三百多元,更令人驚訝的是,這群丹頂鶴到了第二年的夏天,還是停留在這個海邊的村落濕地上,連續停留已達一年半以上,連鳥類學家都宣佈丹頂鶴正是成為台灣的國鳥,並提出許多研究報告,證明這個國境極北的村落濕地是全世界最適合丹頂鶴棲息的地方,政府並派出考察隊遠赴丹頂鶴的原生棲息地-北海道去考察人工培育的技術,當地政府不斷地推出各種相關的旅遊政策。

        連對岸的國台辦都把丹頂鶴的觀賞行程列為台灣三大景點之一,其他兩個是日月潭與阿里山,消息一出,這家「加鶴屋」飯店的股價一飛沖天,飆漲到五百五十元,並被許多「中國概念」基金列為長期持有的標的,更妙的是,這群丹頂鶴竟然很配合地又下了上百顆蛋,而這個下蛋的消息被一個埋伏在水稻田好幾個禮拜的投信基金經理人得知,並寫了一篇投資報告,就在這篇投資報告曝光後幾天內,「加鶴屋」飯店的股價連飆四根漲停板,股價直逼七百元大關,而這篇丹頂鶴半夜下蛋的研究報告也讓這位基金經理人身價暴漲,連美國前三大投資銀行都開出年薪千萬外加股票選擇權的條件要進行挖角。

        轉眼間,一堆股票大師投資專家前仆後繼地上媒體大談「鳥經」,金融業的投資部門紛紛增聘生物系所的畢業生以擴充投資團隊,而幾本已經絕版多年的「鳥書」又被書商重新再版,銷售直逼哈利波特。

        不過,在如此風光的背後也是有相對的代價,加鶴屋飯店的購地案,由於整個過程太過於急就章,於是漏蓋了一個共同地主的章,而這位地主長年沒有和家鄉維持聯繫,所以一時情急之下,村長與鄉長就盜刻了印章,並且透過加鶴屋飯店買通地政機關,將這位地主從權狀中除名,而這部份的款項就由地政官員鄉長與村長平分得之,沒多久這位地主發現了他的地竟然被他人盜賣,且賣地金額也被他人盜領,一氣之下就按鈴控告,只是沒想到,鄉長與村長反過來也控告他,三天後,這位地主就被「無限期羈押」;當然,站在村民與股民的最大利益,這種會起來鬧事的頭痛人物當然是關起來比較好,只能說這是歷史共業吧。

        這個地主的兒子就不是像他老爸那麼好搞了,他一邊不動聲色地觀察這群丹頂鶴,另一方面他默默地在股價六百元以上「加鶴屋」飯店放空了一百多張融券,等一切準備就緒後,他在一個比較沒有生意的日子的半夜,算好逃亡路線後溜進了這個村子並潛進這一大片濕原,當然這個濕原除了丹頂鶴以外,也有許多投信公司的研究員夜宿於此,藉真正的田野調查以觀查鶴蛋的孵化情形,以便取得第一手資料;地主的兒子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長串鞭炮,對著丹頂鶴群聚地燃放,一時間炮聲隆隆,轟隆作響,不到半個小時,幾百隻的丹頂鶴終於飛走了。

       當天股市一開盤就受此利空影響,股王「加鶴屋」飯店跌停鎖死,幾天後仍不見那群丹頂鶴的蹤影,股王「加鶴屋」飯店連跌十七根停板,高檔套牢的散戶紛紛被融資斷頭,就在放炮事件後的二十天,盤中傳出丹頂鶴已經飛回村中的濕地的消息,大單搶短買盤擁進打開跌停急拉漲停,法人盤中爭相奔走通告,不到早上十一點就組成了由十大金控八大投信五大外資所組成的「參訪團」,浩浩蕩蕩地從台北出發,只是好景不常,到了現場才發現不過是幾頭路過的「白鷺絲」與麻雀,心情沉重的法人們眼見大勢已去,竟然興起聯手惡性炒作的念頭,與隨行媒體配合「加鶴屋」飯店公司派與政府一起發佈假新聞試圖撐起搖搖欲墜的股價。

        當散戶看見晚間新聞,法人政府公司派相繼出面信心喊話,安心地睡上一覺後發現第二天一早出刊的「愚」週刊大暴內幕:
      「丹頂鶴只是某些畸形鵝!」
      「動物專家門一一出國躲避」
      「據台大蛋蛋博士表示鶴蛋只是進口的天鵝蛋」
      「日本旅館集團澄清從未和「加鶴屋」飯店簽定任何合作協定」
      「加鶴屋飯店董事長表示公司從未涉及任何股市交易」

        從此股王的股價就一路崩跌到起漲點以下,彷彿如南科一夢般地,這段不堪的過往就被眾人選擇集體遺忘,媒體、書籍都不再提起,那個小村落又恢復寧靜,只是許多村民借錢去蓋餐廳停車場和生產丹頂鶴紀念館,背了龐大的負債,村長與鄉長因背信起訴,不過,應驗了「一審重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的司法定律,年底的縣長與立委選舉雙雙當選,加鶴屋飯店的老董個人因炒作股王賺了一大票後,出了一本歌頌自己的自傳說起年少的刻苦,自己靠賣冰棒起家,出版後被某位看不順眼的檢察官起訴,那位埋伏在水稻田好幾個禮拜的投信基金經理人,目前任職於一生物科技創投公司,聽說要把「混」蛋的那套功夫搬到臍帶血上頭來。

        那位地主年輕人成功地改頭換面,低調地轉型成一位默默無聞的文學作家,可憐的是他的地主老爸,只要縣長一天不下台他就沒有出獄的一天。

        那些在股價幾百塊錢相信鳥話的小散戶呢?一直到今天,在台灣極北國境的鄉間騎著單車仰望著天空發呆的人,多多少少都是當年的受害者。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