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群馬縣上信越國立公園的万座溫泉只有三種氣候:豪雪、豪大雪與超級豪大雪,雪對於咱們台灣人,就像住在中國新疆或美國的明尼蘇達州的人面對大海一般,我們很難想像當有一天早上,老婆小孩把還在睡夢中與台大十三姬瞎混的我挖醒來,告訴我說:「我們有個主意,咱們開車七個小時去海邊,脫掉衣服,在海灘坐上兩天一夜。」

    更難想像小孩會歡呼地大叫:「太好玩了,我們的頭髮會沾上沙子,鞋子會進沙子,三明治會夾著濕熱的海沙,嘴唇與齒縫也會殘留還沒吞下去的細沙,第二天中午,我們會和海灘其它幾萬個旅客同時出發,路上塞滿了汽車,與其中的幾千個人在同一個休息站吃著沾滿著不辣的芥末與酸到掉牙齒的番茄醬的各種油炸食品,半夜過了十二點才會到家。」

   咱們台灣人一定無法認同上述的行程,但對於住在高加索山區或剛果盆地的朋友,他們或許只能從高加索版的「不只是旅行」或剛果文的「人生遊記」上去過過乾癮。

    又來了,網路作家特別是我這種寫不紅的半調子作家總是會尖酸刻薄地說人長短,其實我每年看到雪的那一刻,著實和剛果盆地來到台灣海邊旅遊的朋友沒有兩樣,他們會對天長嘆地嘶叫著:「海…海….海…」,然後穿起他們一生可能穿不到幾次的泳裝與蛙鏡在海邊擺著各式各樣剛果傳統勇士出征的姿勢。

   只不過…

    2011年1月下旬万座溫泉的那場豪大雪真得太大了,在還沒說出行程故事原委之前,我先承認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錯,錯在我在這趟旅程中曾經不小心扯了一個謊,話說我帶著一團34人入宿万座溫泉的「日進館」,這是一間中型的旅館,在台灣的知名度或許只和太麻里鄉鄉民代表會主席差不多
   (誰曉得太麻里鄉鄉代會的主席叫作李英華,太麻里鄉代會因前主席程正俊轉任鄉長,日前改選,現年35歲的女鄉代李英華以4比1的票數擊敗其他3名候選人,成為歷屆來最年輕的主席。)

日進館的老闆在第二天我們即將要離去前,透過翻譯想要和我認識,他很好奇的是,以日進館這麼一家處於群馬新潟與長野交界處的荒山野嶺的中小型旅館,為什麼會跑出來一團如此龐大的台灣旅行團前來訂房與住宿?特別是當他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陰謀、不!我的決定時,他更是驚訝,為了滿足他的好奇與講些場面話讓他快樂並順便促進台日民間交流,我騙他說,日進館在台灣已經相當有名,我們這一團的團友都是看到有日進館的住宿安排才想要報名本旅行團,他聽得如癡如醉,只聽到他喊著「紅豆泥!紅豆泥!」

原來對日本人灌迷湯後,他們會招待我們吃紅豆泥,只是他的員工似乎沒有聽到老闆的吩咐,遲遲沒有端上紅豆泥給我們吃,這或許是這段旅程有關這家日進館的小小遺憾吧!不過,話講回來,臨時要他們準備三十四人份的紅豆泥,的確也是強人所難,為了台日民間交流,其實大家別把紅豆泥放在心上。

    從小到大,不論是師長父母、大嬸婆、三舅公還是洗車行老闆,他們都苦口婆心地勸戒著我們不要說謊,只是到了豪雪區,只要想到紅豆泥,卻把這些老人言通通拋掉,說了謊之後立即遭到報應。

    載著三十四個人上山的那部遊覽車「結冰」了,更要命的是,結冰的部位叫做「油箱」,不知道是抗凍劑忘了添加還是年久失修,油箱結冰意味著股票下市…別玩了,不過,為了卸責起見,我特別去看了一下遊覽車的製造商,不得了了!原來是韓國現代,看起來我的說謊已經不是唯一的因素了,或許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韓國人的陰謀,故意生產「油箱容易結冰」的大客車來讓我身敗名裂,想到這裡,不禁地讓人懷疑這會不是今周刊與呂大師串通韓國車廠來陷我於不義呢?算了吧!我都放下了,為何他們還放不下啊。

   這段旅程的精華就從結冰的油箱開始….


1809128409.jpg   
某低調男子漢在零下十一度的晚上的露天雪地溫泉裸身泡湯

1809128410.jpg   
雪大到必須出動這些重機來鏟雪

1809128414.jpg   
就是這部韓國車結冰

1809128415.jpg   
雪地上的兔子,我不知道這些是野生的還是旅館養的,總之,既然拍照者叫作鳳梨,姑且稱這幾隻兔子叫做鳳梨白雪兔與鳳梨黑雪兔(聽起來有點像某台菜:鳳梨百斬雞)

1809128416.jpg   
"雪特"別大


1809128417.jpg  
你們猜猜這是哪裡...這是在公車站牌拍的

 

1549560022.jpg  
日進館老闆...就是那位大喊紅豆泥的日本歐吉桑

1549560024.jpg

1549560025.jpg  
在這種溫泉泡湯夠爽吧

1549560023.jpg
我不是在泡湯就是正在泡湯的路上..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