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北陸旅行中關於人情、美味的二三事...

        老遠就可以看到一堆人圍著,只見他招呼客人,收錢找錢,打包裝袋,唱作俱佳,絕無冷場。國內雖可見類似場景,但要像谷家場子這般乾淨俐落,一人分飾多角卻有條不紊者實不多見。這多年火侯,就算語言不通,站在旁邊也可看的興味盎然。

「快來嚐嚐!香脆好吃的芝麻薄片唷!」
「有黑芝麻、白芝麻、花生各種口味唷!」
「這一包三百十五円!兩包算你六百円!」
「非常感謝您的照顧!多謝啦!」
「來唷!快來嚐嚐好吃的芝麻薄片唷!」



傳承四代,笑容可掬叫賣谷松芝麻薄片的歐吉桑

       小小雜貨舖上,擺著一些溫熱的瓶裝咖啡奶,遞了一百円,換一瓶溫暖的服務。歐巴桑輕輕招呼著,像是童年鄉間街角的雜貨店,溫舊夢卻在千里外。

「來,我幫你打開,不是我在說呀,這瓶蓋真的不太好開。」
「哪,打開了,慢慢喝,小心燙嘴唷。」
「喝完記得把空瓶放到桌下的空箱裡,這可是要回收的喔!」



輕聲細語一再叮嚀要把空瓶回收的歐巴桑

        上三之町附近有三條平行的老街,街邊的老房子保存的很好,黑木格,白紙窗,開著一間間各具特色的餅店酒坊、木工雕刻、味噌煎餅、剪紙花藝、陶器漆器應有盡有,散策閒逛可以消磨個大半天。當日時間不多,許多店家僅得匆匆一瞥,見到街角身著傳統服裝的人力車夫,也是順手按下快門,正想再多取幾個景的當兒,就看那車夫故作伸懶腰狀,順勢向後轉去就不給拍了。許是要保護搭車客戶專屬的拍照權益,硬是等我放下相機離去之後才肯轉回頭來。為了不讓車夫誤會本人是澳洲來的旅客,特別向他問候一句「An-Nyung-Ha-Se-Yo!」 (總按:韓文您好的羅馬拼音,緣起八十一郎為了不丟台灣人的臉,沿途裝了五天的高麗棒子,鄉親阿...這丟是愛台灣啦...)



哦!原來是韓國人在偷拍呀

       加賀屋號稱日本排名第一的溫泉旅館,除了設備裝修環境氣氛之外(浴場門外的室內挑高中庭彷彿進到卡通千與千尋的場景當中),無微不至的服務應該是其最大長處。進了大廳,就見到有些還是七老八十的內將們,鞠躬盡瘁推著一車車行李幫客人送進房門。進了房門不久,負責本樓層的內將先送上迎賓的抹茶與糕點,過了一會兒,就來招呼搭配浴衣的尺寸,並且指導穿著的方式,

「呵呵,先生,您真高呀!」拿起浴衣在身後比了一比
「這件浴衣實在是小了點,真對不起,我換件給您。」
……
「對不起,打擾了,這件請您試試看。」套上去後左看右看
「請把外套也穿上試試。」再仔細看看
「哇!袖口還是短了一點!」已經到吹毛求疵的地步
「呵呵,先生,再請您稍等一下,我再找件換給您。」
……
「這件應該可以了,相撲選手都穿的下呢!」再套了上去
「呵呵,袖子這樣夠長了!」終於滿意了
「You are very high ne!」突然冒句英文
「High?You mean very tall?」我說
「Hai!」是唄
「High?Oh!Hai,hai…」
(總按:服務我的那位內將一直說:You are very long  ne!...我露出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加賀屋的表情回答了一句:どういたしまして...那裡尬那裡尬)

        這些內將在客人抵達之後就忙個不停,客人就寢之後才能下班,又在客人起床之前上班(六點多晨浴時就在走道上打過招呼),有些歲數顯見已過退休之齡,依然夙夜匪懈日夜勤勉,應是加賀屋屹立不搖的重要支柱。在會席料理結束後,幾位女團員對資深內將的年齡發生興趣,圍著探詢她的年紀。在西方世界裡,老人認為年紀是自己越背越重的包袱,因此大多不願透露自己的年齡。華人世界則有敬老尊賢的傳統,年齡代表著經驗與智慧,老人樂於報出歲數並經常換得欽羨尊敬的目光。而在日本,到底高齡工作者對自身年紀又是什麼態度呢?豎著耳朵,仔細聽來
「請問您多大歲數呀?」女團員問道
「…」資深內將跪坐著,微笑,無語
「請問您幾歲啦?」女團員怕她沒聽清楚,又大聲問了一次
「Ah!So-Des-Ne…」資深內將微笑著,我也笑了
(總幹事日文教室So-Des-Ne就是:說的也是ne)

        出外旅遊,欣賞人情世故是一樂,吃遍山珍海味又是一樂。此行品嚐美食甚多,然納豆卻是最堪回味。經發酵過程製造的豆類食品,往往帶有特殊氣味,最明顯的該算是臭豆腐。日本的納豆,雖然沒有明顯異味,但是獨特的外觀與口感,也足已讓許多人敬而遠之了。納豆最早見於寺院僧眾的飲食清單,而納所就是寺院的廚房倉庫,從該處造出來的豆就稱作納豆。納豆入口帶有一點點苦酒味,食用時多會添加一些醬油與芥茉攪拌,拌入熱騰騰的白米飯中,更會引出獨特的香氣。日本美食甚多,納豆本不足以列入美食榜中,只因納豆起源有個悽美的傳說,每次食用,憶及此說,情之悽更致物之美也…

        甲士純一郎是興福寺能樂劇團的鼓手,某日到溪邊散步,見到一名汲水少女為了不願弄濕腳踝,一步才落,第二步緊接而起,輕盈的在細沙灘上跑跳著尋找可以方便汲水的地方。純一郎一時興起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鼓為她打拍子,那少女也不逃避,就這樣在沙灘上舞將起來。自此,純一郎一得閒就往溪邊去,與那少女擊鼓共舞,漸生情愫。由於女方家人並不贊同二人婚事,於是計畫私奔。一天晚上,少女把家中大豆蒸熟再用煮過的稻草桿包起來,準備作為路上的糧食。出得城外與純一郎會合,兩人就在夜色掩護下急急奔走他鄉。途中經過一個池塘,少女不慎失足落水,純一郎下水欲救,無奈月黑風高,幾度下水只摸到水草泥石等物。精疲力竭之後,坐在岸邊痛哭不已直至天明。純一郎此時萬念俱灰,在池邊堆了幾塊大石為記,繼續前行只想找個寺廟落髮修行。數日後,想起少女準備的大豆,打開一看見豆絲纏繞,睹物思情久久不能下嚥。

        出家之後,法號真隱,雲遊四方,浪跡天涯,而每次出行必攜納豆為糧,也因此將製法傳至各地寺廟,是為納豆之由來。多年以後,真隱法師重遊舊地到興福寺掛單,至城外找到少女當年溺水的池塘,唱佛誦唸,徘徊不去。池畔有一老翁垂釣,見法師舉止有異遂趨前探問,法師娓娓道來,多年往事猶歷歷在目,出家之後一切放下,唯有此事在心中仍有挂碍,始終不能成正佛法。今日來此誦唸祝禱,希望了卻一樁心事。老翁聽罷,只有一事不解,自幼在此池塘釣魚,深諳水性,卻從未在池塘中見過絲狀水草。言畢,忽見法師涕淚縱橫嚎啕大哭,片刻後卻又轉啼為笑,接著就抱住一塊大石,倏地往池中深處跳下,就此葬身魚腹。情深意濃,參不透世間百味;豆轉絲連,卻留下千古獨哀,正是…

       總按:聚焦在納豆的攪拌田野調察,睹物思情久久不能得到啟示,猛然掩鼻大口啖下後方探得納豆的吞咽修鍊,八十一郎參透了納豆之興奮活水,成為一代納豆宗師,也成立了八十一郎納豆團隊


恭喜發財,黃金萬兩;情深味美,不可不嚐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