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喜歡慣性的看多甚至習慣性的作多,我來講個在債券市場真實的故事。

        從前我在某金融集團當操盤人時,有關自己的事跡,除了沒賠過錢以外就乏善可陳;而另一位關係企業的明星級債券操盤人,他的故事就有趣很多;這位super idol一開始在A信託操盤,做多公債狂押百億(十五年前的百億算是相當有氣魄),結果讓他碰到大行情,除了A信託給了他一份大紅包外,水漲船高地升官三級到B票券公司當債券部協理,他依樣畫葫蘆地狂買兩百億公債,不過這次他可沒那麼幸運了,碰到1996-1997年的股市萬點行景,債市整整走空了一年,這位super idol碰了一鼻灰,連夜被這家B票券掃地出門;這位super idol此時痛定思痛,他從這次的教訓中得到三個結論:
      1、 企業家第一代或金融專業經理人通常是比較精明,於是他要開始耕耘那些公子哥們的金融業第二代的人脈。
      2、 操作的功力與成績除了少數內行行家知道以外,只要媒體關係打好以後,人人都是專家。
      3、 開始練習蓮花嘴,三句就要挾有一句英文,一句數據,而且這個數據最好是越神秘越好,這樣才無法檢驗,因為媒體與金融業二代空心大少喜歡這調調。一如日本社長桑喜歡藝妓

       經過一兩個月的努力,終於找到了C銀行的債券部掌門人這個位置,沒錯,他與這家銀行的第二代傳人熟到可以稱兄道弟。一年半過後,他的一百零一招:「買進並持有」與一百零二招:「要賭就賭大的」,又碰到了第二次股市上萬點時的債券崩盤,他替銀行建立的三四百億部位就讓那家銀行的年度淨利排在新銀行的末段班

       這時銀行的老大動怒了,因為集團裡的其他關係企業的債券部門都全身而退,唯有這位super idol多頭總司令慘賠近十億,空心大少的爸爸下令請這位super idol走人。

        這位super idol當下更是痛定思痛,他開始動了華人傳統的「裙帶關係」,他突然想到他的親戚中竟然有央行的高層,剛好那時金控成立,大家知道一些金控的第二代大少最喜歡收集兩類人才:
       1、 媒體寵兒
       2、 高官親屬

        於是,這位super idol又到了D金控去當債券操作的最高負責人,既然是金控,當然就要第一名,他一下就SHOW HAND近千億,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連輸兩把後,他終於賭對了,那位金控第二代給了他九位數的天價獎金,從SARS過後他選擇淡出金控第一線,退居二線的企劃與管理,很幸運的是,也躲過了許多牢獄之災,因為這位金控第二代目前正在美國與日本「養病」,說也奇怪,高爾夫球打得這麼勤人長得這麼壯,不到四十歲竟然養了一年的病還不回來。

       看到這位在債券市場的super idol後你有何感想?有為者亦若是!哇!九位數獎金!曲折精采的人生!….

      只想告訴你們,他玩的都不是自己的錢


京都御苑



宇治平等院:我的信仰就是平等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