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的垃圾桶

 

台股之所以讓我靠邀,實在有太多值得靠邀之處。

 

上市櫃公司風光掛牌,早已經超過幾百家的公司,最後難逃重整、破產、下市或淪為雞蛋水餃股,稱為雞蛋水餃股還有點污辱雞蛋與水餃,一顆水餃或茶葉蛋,少說也5~8元,台股當中股價低於這個數字的公司比比皆是,被套牢在這類股票,已經不是用欲哭無淚可以形容了,根本就是慘絕人寰。

 

以華映公司為例,2017年全股股價的漲幅高達85%,確實很嚇人,我投資經驗三十年,還真的沒有買過這種一年漲幅超過八成的股票,不過,華映股價當年是從年初的1.28漲到2.32,不好笑!

 

今天我要講的不是雞蛋水餃股的心酸史,身為財經評論者實在不宜在陷入慘絕人寰絕境的可憐蟲身上補刀,而是要來討論重整過程。

 

當然,智商不如柯p的我,也沒有能力從法律財務或稅務的角度來切入重整,我先請讀者們想像某些畫面:

 

大型集團的上市公司陷入重整破產困境,大家可以想像,該公司的大廳或會議室內,肯定是黑影重重,穿著三件式西裝的銀行或債權人所委託的王牌律師、會計師,翻著各種文件帳冊尋找公司的財產,看看有沒有什麼土地、廠房、機器、轉投資股票、定存單...等等沒被掏空的漏網之魚。

 

金融檢查機關或高檢署派出滿臉精明幹練的檢察官,用明朝北鎮撫司所延續下來的辦案問案方式質問著公司的財務長(或任何還沒潛逃的高級主管),咦?什麼是北鎮撫司,你們只知道迴轉壽司,對吧?誰叫你們平常不讀歷史只讀韓語錄,北鎮撫司就是錦衣衛啦。

 

另外的重重黑影會出現在晚上或檯面下,修養不好的債權人與金主會請出重量級的黑道大哥找上已經潛逃的公司高層(檢警通常找不到,但黑道大哥就是找得到,因為往往黑道大哥就是金主),雙方個自喊價叫陣,甚至槍聲大作,引發黑幫火拼。

 

社會記者八卦周刊開始杜撰或爆料,公司高層早就有大房二房三房之爭,高層的情夫情婦長年掌控公司財務進行掏空,老臣無力回天(其實他們比較在意能否回春),少主磨刀霍霍準備復仇(其實是繼續開著超跑在東區把妹)。

 

政客們有些見獵心喜,有些茫茫不可終日,見獵心喜的是可以到國會去公幹官員,彷徨的是金主跳票,下次選舉經費恐會斷炊,有趣的是,見獵心喜與遑遑不可終日的政客往往是同一個人或同一批人呢!

 

公司負責人用假造的護照在海關被捕,或者逃到中國轉型成為繳稅愛國(中國)大戶隔海唱衰台灣,都是不承認九二共識才害他們公司破產。

 

各位可以發揮的想像力大概就是這些,身為小說家的我,或許可以想像出更多的畫面情節,但也不脫上述的範圍。

 

別鬧了,台灣之所以被某些人唱衰成鬼島,有時候還真是有模有樣,上述那些是屬於正常的主流的破產重整程序,有主流就有非主流,有非主流就有不入流,2018年年底便發生了一樁「不只讓人噴飯還噴垃圾」的公司重整新聞:

 

2018年年底有則新聞:

「華映停產後 連垃圾桶也封了

華映自宣布將聲請重整後,旗下2個工廠無預警停產,現在連工廠簽約的清潔公司,都擔心華映付不出錢來,從上周五開始就停止服務,沒有派清潔人員來打掃,為避免環境髒亂,華映員工只能自救,自己解決自己的環境問題,封了部分垃圾桶,減少垃圾產出。」

 

一家大集團的上市公司的重整,連垃圾桶都被人查封,沒有最扯,只有更扯,我實在想不出形容詞來表達自己對華映這家公司的「無限酸意」。

 

華映這家公司,20003月上市第一個月創下64元的記錄後,將近19個年頭下來,到了2018年年底,華映股價剩下0.48元,跌幅高達99.25%,當年用天價64元買一張華映股票所需要的手續費912元,如今賣掉持股只剩下470元,連當年的手續費都拿不回去。

 

近二十年的風光、爭議與糾葛,或許也只能封存在垃圾桶裡。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