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601.JPG  

上圖為美元對土耳其里拉的走勢圖,土拉在最近短短幾個交易日內,從4塊多土拉換1美元劇貶為7里拉換1美元,貶值幅度相當驚人,也讓國際市場陷入恐慌。

 

土拉的貶值主要是因為川普政府大幅調高土耳其銷售至美國的鋼、鋁關稅,這是美國頭一次對北約國家進行制裁,會發生這樣的結果,有政治層面的原因,也有經濟層面的原因,當然,土耳其總統艾爾段的誤判也是一項很重要的因素。雖然長久以來土耳其給人的印象是較為親近歐美,但土耳其和美國之間一直持續存在著某種程度的矛盾,例如,盤據在土耳其東部的庫德族是美國在伊拉克戰爭時的盟友,雖然美國對於其尋求獨立的訴求沒有全力相挺,但卻支持其擁有某種程度的自治,這點和土耳其的傳統立場相左。

 2018081602.JPG  

其次,中國的首艘航空母艦遼寧號,是蘇聯在二戰時期所建造的航母,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將其送給烏克蘭抵債,隨後中國以一家澳門娛樂公司用賭船的名義將其買下,當然,中國的真實意圖並沒有瞞住美國,由於這艘航母原先停放的位置是烏克蘭在黑海的船廠,要運送至中國,必然要經過土耳其所掌控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因此美國要求土耳其將其攔下,土耳其確實也擋了遼寧號的通行多年,但最後還是在2002年放其通行,這一點也和美國的政治意圖相違背。

 

 2018081603.JPG  

而土耳其和美國最近一次的政治矛盾則是與2016年土耳其所爆發的軍事政變有關,這邊先稍微講一下土耳其的歷史,現在的土耳其是凱末爾在1923年所建立,凱末爾在掌權期間大力推行所謂的「世俗主義」,簡單講,傳統伊斯蘭保守主義主張無論政治乃至生活中的一言一行都必需要以宗教為依歸,可蘭經是神聖且絕對的存在,然而當可蘭經教義和後人所作的闡述,隨著時間推移出現不何時宜的情況出現時,就必然會和現代化社會產生格格不入的情形,凱末爾的世俗化就是將政治與宗教分離,例如廢除哈理發制度、解放婦女(廢除一夫多妻、確立離婚制度)等,讓土耳其的政治與教育不受宗教制度干擾。然而在2016年,土耳其發生政變的那一年,土耳其的掌權者艾爾段是一位傳統的穆斯林,且深受保守派支持,雖然艾爾段並沒有直接否定凱末爾,但卻一直在進行去凱末爾化的小動作,並且在政策方向上背離凱末爾的世俗化方向,引發不滿。因此, 20167月,土耳其軍方以武力封鎖伊斯坦堡和首都安卡拉,意圖推翻艾爾段的政權,但這次的政變並沒有縝密計畫也過於兒戲,在極短的時間內就以失敗告終。隨後,艾爾段除了為收縮權力而將總理制改為總統制之外,也開始進行清算活動,旅居土耳其的美國人布倫森被認為參與政變而遭到囚禁,美國多次交涉放人卻始終遭到土耳其拒絕。

 

當然,其他還有很多,比如說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曾經在G20會議中建議國際債券應該以黃金計價,而不是以美元;以及土耳其向俄羅斯購買導彈防禦系統等,族繁不及備載。

 

然而我認為真正的導火線是艾爾段對美國貿易戰的誤判。貿易戰剛開打時,美國除了針對中國外,也四處向其他國家叫板,舉凡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都曾被川普點名,各國元首因為不滿而批評放話者也大有人在,一開始,美國四處開戰場的意圖確實讓人有點霧裡看花,不過隨著局勢演進,其策略也越來越清楚,美國的兵鋒所指還是中國,四處叫板只是為了把其他人叫上談判桌進行雙邊的貿易談判,隨著各國陸續與美國達成個別的貿易共識後,始終劍拔弩張的中國就遭到孤立,WTO的架構和功能也就等同被弱化了,用另一個方式來講,當中國不斷想在WTO把場子找回來的時候,美國早就跳離這個戰場了,這點從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看出端倪,川普很早就公開表示既有國際組織的遊戲規則對美國不公平,自然不會把勝負壓在這些戰場上。

 

這也是艾爾段誤判的地方,其他各國在過程中也不是沒有向川普嗆聲過,但也就是嗆聲(然後乖乖上談判桌),但是土耳其卻在今年625日正式宣布自621日起對自美進口部份產品課徵4%-70%的額外關稅,這顯然是艾爾段政府沒有正確解讀川普的意圖所做出的錯誤判斷,如果說美國真正的目標是在中國上的話,那麼在中國低頭之前,美國對於負隅頑抗的小國就沒有態度軟化的空間,否則就會被當成紙老虎,因此,川普勢必得對土耳其動刀。

 

土耳其的另一個誤判,是沒有搞清楚自己有沒有打貿易戰的本錢,首先在出口結構上,鋼鐵出口在土耳其的出口上有相當程度的重要性,相對的土耳其在對美國的貿易報復上並不足以對美國或川普政權構成太大威脅(美國出口至土耳其的金額只佔其出口總金額的0.64%)

 2018081604.JPG  

 

 

比較麻煩的是債務結構問題,說實話,土耳其政府債務佔GDP的比率只有28%,並不算高,但問題是民間債務從2011年開始一路攀升,在2016年時已經高達GDP170%,再者,土耳其的外債金額超過4,000億美元,相較之下,其外匯存底只有1,300多億美元,這一點和亞洲金融風暴時的南韓相當類似,外債金額高且外匯存底不足,一旦碰到資金大幅撤出,這個國家的央行就只有兩種選擇:不動用外匯存底維繫匯率,或者是動用外匯存底;而其最後的結果也只會有兩個:匯率大幅貶值,或者是外匯存底被抽乾後匯率一樣大幅貶值。

 2018081605.JPG 2018081606.JPG  

 

 

 

 

 

很多時候,匯率、利率和通貨膨脹率的關係,在已開發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會呈現截然不同的走勢,在已開發國家,通膨上升時,會引發市場對於升息的預期,進而可能帶動貨幣升值,但是這套模式必需建立在市場對該國貨幣有相當強烈的信心下才能成立,因此擺在新興市場國家並不適用。新興市場國家很容易陷入的一個陷阱是,資金在短時間之內大幅外流時,央行為了阻止資金外流大幅升息,以提高本國貨幣的吸引力,或者是在外匯市場進行干預(賣美金,買回本國貨幣),這兩種做法都是強力的緊縮性貨幣政策,對衰退中的經濟體而言都是很沉重的打擊,這會使得經濟進一步惡化,然後造成下一波的資金外移,型成惡性循環。

 

土耳其在某個程度上已經踏進了這樣的陷阱:

1.貨幣貶值引發輸入性通膨

 2018081607.JPG  

 

2.央行為了阻止資金外流而提高利率

 2018081608.JPG  

 

3.央行為了干預匯率而賣出美元,買進本國貨幣,造成資金收縮,銀行間拆款利率上升

 

2018081609.JPG   

 

土拉風暴之所以造成國際市場緊張的原因,並不在於土耳其這個國家在全球產業鏈上的位置有多重要,而是土拉大幅貶值會加重土耳其的債務負擔,匯率在4土拉換1美元的時候,欠1塊錢美金等於負債4塊錢土拉,而當匯率貶到7土拉換1美元的時候,一樣欠1塊錢美金,債務金額就暴增到7土拉,對積欠大幅外債的國家來說,貨幣貶值會造成債務負擔上升,最好的證明就是近期土耳其CDS的價格(也就是土耳其破產保護的保險費)大幅上升。當然,如果問題只侷限在土耳其,那土拉風暴並不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問題是高外債的土耳其一旦違約,會引發歐洲各國債權銀行的資產減損,而且土耳其的債權銀行還包含像是義大利這種還尚未完全自歐債風暴中復原的國家,因此土耳其的違約風險可能產生連鎖效應,甚至形成金融風暴,這才是市場所擔心的事情。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