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務自由的人還有一個更棒的自由,那就是享受「遠離人群與社會脫節」的自由,對於自己不喜歡、沒興趣的事物,大可不用勉強自己從眾,如二十天來的世大運,我根本沒有興趣,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就是沒有興趣。

 

多幾面獎牌對我而言,不會添增什麼國家民族的榮譽感,少幾面獎牌對我而言,也不過就是與我毫無相關的體育界的數字增減。

 

我刻意遠離臉書、網路與新聞兩三個禮拜,因為世大運不是我的世界,別說重心,連小小的關聯性也沒有,遠離眾人的目的是讓自己能夠享受安靜的、契合自己節拍的日子。

 

財務自由意味著人際關係也自由,像我這種不太喜歡與人接觸溝通的人,不必藉由談論熱門話題來拉近與他人的關係,對於沒有興趣的領域,也不用傷腦筋去蒐集與他人談話的話題。

 

面對數字久了,幾十年了,自己似乎越來越冰冷,對於與自己無關的事物,早已沒有喜怒哀樂,沒有熱血、沒有亢奮、不會哀傷、也不會沮喪。

 

這會是精神狀況異常的前兆嗎?應該不是吧!雖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但還是很務實地活下去,只是情緒似乎與多數人脫鉤,具體來說應該是社交障礙吧!反正就是依照自己的節奏、喜愛與實際生活所需進行自己的人生步驟。

 

身為一個寫作者,我實在很不及格,因為我根本不想追求熱門話題,事實上我又不是公關業者或媒體業者,不想也不會了解什麼是熱門話題,但這對與我合作的出版商或媒體而言就很傷腦筋了,因為我所寫的東西並不符合他們的需求,也不符合這個快速網路時代的需求。內心深處實在很不喜歡這種「從眾搏版面」的文章。

 

至於什麼是「自己的節奏」?

 

舉一個自己在不久前碰到的事情為例,一個多月前,某台灣公關公司接到日本東北地區觀光協會的「宣傳案子」,要來台灣找幾個熱門旅遊部部落客作家,招待去日本東北地區旅遊,條件是寫幾篇關於日本東北地區的旅遊文章。

 

除了交通食宿免費外,每天還會給作者日薪,至於給多少?因為我沒答應,所以就沒有談到具體的金額,但根據其他公關業者的經驗,他們認為我的日薪行情,每天可以開價開到三萬元,然後每篇500~800字的文章可以索價兩萬元。

 

我婉拒了!當然我不是和錢過不去,而是這樣的作法會破壞「自己的日常節奏」,我不喜歡替別人工作,更不喜歡和別人也任何契約或雇傭關係,如果驅使我工作的人只有我自己,而不是他人,更不是金錢。

 

譬如,最近半年以來,我漸漸減少書評的發表,原因並非閱讀量變少,而是寫書評這檔事情對我來說,近一兩年來變得很傷腦筋,前面八年寫了一千篇書評,出版界根本不知道有我這麼一傻瓜,八年寫一千篇書評,後來他們似乎感受到我寫書評的影響力之後,近一年兩年,幾乎每天每周都有一堆出版社,不管熟不熟識,天天來拜託我幫他們所出版的書美言幾句,甚至開出「酬勞」條件。

 

不勝其擾的我,索性全部拒絕,但也因為這種干擾,降低了我寫書評的樂趣與動力,為什麼?因為我寫東西的節奏不願意被別人干擾。

 

財務自由如果能搭配靈魂自由,那就更美妙不過了,這並非比較低層次的「看人臉色」的問題,而是可以讓自己無須接受社會任何與自己無關的潮流,然後離群索居的獨立自主,不必去跟大家一起罵台灣棒球隊的漏接失誤,也不用裝出興趣地和別人同聲吶喊標槍擲出的驚人距離。

  

像我這樣的人,還真得很難融入主流社會。

 

也許對我而言,唯一還有點小興趣的只剩下國民黨的新聞吧!因為實在太好笑了!

 

過幾天要去北國公幹....九月中旬再見

    全站熱搜

    bonddeal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